刚刚更新: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最强上门女婿〕〔重生之豪门导演〕〔地球最强修仙〕〔穹顶之上〕〔岩忍者日志〕〔农门娘子有点彪〕〔天才纨绔〕〔一眼定情:冷少甜〕〔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本宫玩转高科技〕〔七等分的未来〕〔我能看见状态栏〕〔无敌小刁民〕〔南安〕〔将来有座城〕〔大佬又要崩坏了〕〔帝临鸿蒙〕〔劈天斩神〕〔娱乐之中年危机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武魂谭 第一卷 姓甚名谁 第五章
    我没有想到狄语思也会来。

    “你什么意思,赵煜,你为什么带她来?”

    赵煜撇了撇嘴:“我想叫她来?她非要来而已,或许是担心你,你高兴吗,郭迁。”

    “废话少说,让狄语思走,我们打。”

    “郭迁,你们就非得弄到这个地步吗!我该怎么办,我以后怎么见人,怎么生活,你们自说自话,谁考虑过我了。”狄语思喊着喊着就哭了,不像一般的小女生,只是流下两行清泪,就此沉默,幽怨地看着我。

    拜托不要这样看我,我受不了啊。

    “放心,我留他不死。”赵煜咧开嘴,邪性地笑着,背后浮现一个黑色的大门,萦绕阴气。

    “抱歉,我郭迁不这么想,你和我总得了结!”廉颇从我背后的府门中跃出,金刀搠地,威势如虎。

    对面站出来一个白色盔铠的将军,手执巨剑,盔下是一副死鱼一般的,干涸的充满死气的眼睛。他每踏出一步,就扩散出一股戾气,接收到这份戾气的人,耳畔如同响起无数亡魂的咆哮,嘶哑的声音,重叠,交织,周而复始,无息无止。

    “稳住心神,主上,你现在面对这种等级的戾武将还有些困难。我廉颇倒无所谓,他活着的时候,起码在战场上总是这样的。白起呃。”廉颇闭着眼睛,回想起了往事。

    两军对垒的时候,在长平的城墙上,廉颇忘不了那个男人的眼睛,干涸的湖水,死的鱼,渴望着胜利,也渴望着他人的性命。每一个回来的士兵,都说着同样的话,那家伙,是死神。没错,我的耳畔的声音夹杂着一些无助的呼喊,来自那些在战斗时就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意志的士兵们。

    怎么可能赢。他们说。

    廉将军啊。他们伸出手在喊。

    我看看廉颇,他的眉毛锁死,面部的棱角越发的分明,额上的青筋微微抽动着,他的颚部肌肉也在颤动,很大的力量。他也听到了,更可怕的是他也看到了。两千年,还不足以忘怀,不论是士兵的还是他自己的痛苦。

    “主上,把你爱的女人拉开。”廉颇睁开眼睛,利隼似的目光飞出,隼的双爪要刺穿白起的肩膊。白起和他对上眼,那对枯竭的眼睛一下子饱满起来,布满血丝,迸发光彩是飞回的一只天鸮。

    “呃啊——”廉颇狂吼着上前,拖刀裂地,金花飞溅。

    白起冷笑着,抽出剑来向上一挑,剑刃猛烈地碰撞刀身,金石之音炸裂,把廉颇击退五米远。廉颇顺势蹬地再起,长刀奋力横扫而出一个半周,画出金色的月亮,大气都要被割裂,风声骤响,不待白起站稳,又在原地掀起旋风来,脚作锥心令地面崩坏。我从未见过廉颇拿出这样的实力,从前他都是面对列武将,不论何种类型,皆是三五下便可击败,恐怕眼前的白起是自他败给王翦以来所遇见的最强之敌吧,甚至比王翦更强。

    廉颇的气魄很厉害,一时压制住了白起,漫天都是金色的光火,飞溅着,无比灿烂。我极怕二人战斗时伤到语思,拣个空子去拉她,赵煜又与我想到了一处。我拽住狄语思的左手,他就拉住右手,一齐骂着:“给老子滚开。”中间夹着狄语思,她仍在流泪,眼睛哭红了,哭肿了,哭到我心里的痛处去了。我不能扯她,迟疑之间便脱了手,向后坐倒在地,看着她被赵煜拉过去。我伸着手,目将裂,却无法站起,此时一切都像是慢动作,赵煜拉着她离开,她仅仅是幽幽地、悲悯地看了我一眼,就不再回首。廉颇白起打到了我们中间,灰白色的金色的铭文,阴气之火,橘色的刀剑碰撞的火星······我探探颈子,却看不见狄语思,满眼都是光火,光火,这该死的光火。

    “我要赢,廉颇。”我郭迁缓缓地站起,捏住了自己的下巴,狠狠地扣住了自己的颚,“让我赢啊,廉颇。”

    “必效吾主!”廉颇怒吼着,策刀而上,三连回身,一回一劈,力道大到震坏了周围的墙垣。显然这样是很消耗体力的,白起的动作依旧灵活,很少正面去接廉颇的刀,但他从不畏惧这刀。同为阵鬼将,力量又能相差几何?待至廉颇稍稍的停顿,白起终于出击,巨大的灰白剑刃穿心一刺,走如剑鱼,刺破大气的声音粗糙喧嚣无比,甚至可以用肉眼看到被分开的气流的痕迹。

    “你急躁了啊,白起。”廉颇苦笑着,在剑尖刺破腹甲的时候猛地提刀,一只手强将刀举起,单臂发力砍中了白起的颈口,刀刃没入了白起的肩膀与颈子的中间,“你听得到亡魂的声音么?”廉颇颤颤巍巍地说出这些字,右臂再一次发力,切开了白起的半边身子,裂口直至中肋。当然,白起同样是鱼死网破,整把剑七尺剑身包括他的手,已经穿越了廉颇的腹与后背。刚刚打出漫天光火的二位将军,此时都涂满了污血,那乌黑的魂血,若是落到地上,便作黑烟,随后不见。

    “两千年时间,你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白起笑着,松开了手,但是手仍穿在廉颇的背后。

    “或许两千年前我就该和你鱼死网破,总不至于让赵括白白葬送了四十万大军。如果是我的话,即使输了,也能让你们偃旗息鼓吧。”

    “秦,可不止我一位将军。”

    “赵国也一样。不过我的死敌是你就是了。”

    “咳·······”白起的眼睛恢复了神采,那种干涸之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释然、一种洒脱的将军气质,我所感受到的戾气也消弭了。

    不久之后白起已经整个地化作黑烟,升腾了片刻便完全消失,仿佛他不曾来过,更不曾战斗过,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廉颇身上的伤口。那把剑同样灰飞烟灭了,廉颇身上留了一个大口子,垂暮的他跪在地上,沉沉地喘息着,手里还握着他的长柄刀。我绕到他的面前,刚好能伸出手摸到他的脸,怜惜地摩挲着他灰白的一圈胡须,摩挲他的鬓角:“颇,辛苦了。”

    他笑了,巨大的手攥住我的手,微微地颔首:“让我回到将军府,这会为主上的身体带来很大的负荷,并且要持续很久,月缺到月圆,颇将重新屹立在主上面前。”

    “好。”我撑开将军府的门户,重新将他吸纳回来。他很虚弱,已经不能主动跳进来,需要我燃烧阴气吸起他。

    “再也不会这样狼狈,再也不会这样狼狈,再也不会······”

    赵煜仿佛预见了白起的失败,他和狄语思早已不见了踪影。我默默地注视着地上还在升腾的黑烟,那是廉颇洒落的血。

    “颇?”我叫他,他不应。

    “颇?”我静静地听。

    集中精神是可以听见廉颇的微弱的呼吸声的,他隐匿于我的血脉中,战斗的负荷大量转移给我,这损伤,我将代替他修复一部分,而他仍会很累。

    廉颇睡着了,我很想站在榻前看他一眼,但是不能,只好携着那份痛苦挪动步子,尽量轻一些,可不要惊扰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女主逍遥记〕〔我有一支判官笔〕〔献祭诸天〕〔这只妖怪不太冷〕〔直播之极限巨星〕〔追星少女易星辰〕〔尚书令夫人脾气有〕〔我是全科医生〕〔都市之最强战神〕〔今天抱上死对头大〕〔软,化,物〕〔我嫁给了前夫他四〕〔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我在怪异大世界〕〔女主她以武服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