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天才纨绔〕〔一眼定情:冷少甜〕〔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本宫玩转高科技〕〔七等分的未来〕〔我能看见状态栏〕〔无敌小刁民〕〔南安〕〔将来有座城〕〔大佬又要崩坏了〕〔帝临鸿蒙〕〔劈天斩神〕〔娱乐之中年危机〕〔重生在90年代〕〔装甲武神〕〔我被你降服〕〔反派老公在线养参〕〔妖孽龙皇在都市〕〔无敌从神级选择开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武魂谭 第一卷 姓甚名谁 第十一章
    塔吊发出巨大的吱嘎声,高耸的影子当空摇晃起来。隐约间我看到了那只臂上站着一个影子。同廉颇一样,那个影子身上缭绕着微茫的光火。

    “主上。”廉颇大吼着,一只胳膊迅速地挟起我,蹬地跃出。几乎是同时,那塔吊臂上的影子发力从上头蹿下,划破了大气。我能够感受到那刀锋,冰冷的,在廉颇带我跳出之前,于我的喉咙一旁探过的刀锋。刀锋裹挟着恶意是无需置疑的,令我疑怪的是扑面而来的贪婪的气息。仿佛是什么大型的兽在奇袭他最渴求的猎物。

    那个影子击到地面上的震动竟然震折了塔吊。他怪笑着,喉咙里发出一声咕噜的声响,随机踹了那巨大的柱子,令它向我这里倒下。

    “那可不会是范老师的武将。”

    “当然,他就是刚才那股阴气的主人。”廉颇低沉了声音,提起长刀。盔铠上燃起了久违的符火,我喜欢的温暖的金色。廉颇刚刚赞叹过的塔吊此刻变成了自己的敌人,重新抗起我跳开是来不及的,只好把它斩破。

    “做得到吗!”我大叫。

    廉颇没有回答我,他捏着刀柄的手忽然抖了起来,抖动开始轻微,在一个瞬间就变得剧烈,并且传到了他的全身。我没想到过他会怕。“当然,无法做到。”廉颇回过神,一把拉过我将我紧紧地抱在怀中,“别动。别动啊。”他微微俯下身子,以一个近似直角的形状将我罩在身下,我拼了命要推开他,可是做不到。

    塔吊落下了。或者说落在廉颇的背上。

    那对大如铜铃的刚毅的眼眸微微地阖起,阖起时周遭崩塌着无数钢架。有一条钢筋横贯了我的大腿,它穿过廉颇的腹部将我钉在了地上。该死,是上次白起在他身上留下伤口的地方。廉颇的黑血顺着这条钢筋流下遇到了我的血,我的血是热的,而他的血当然是冷的,比大地,比星空,比那个影子的刀锋还要冷。本来魂血一旦触到大地或是接触到实在的东西就会化作黑烟升起,随后不见,可是这一次没有。是否是我的血液束缚住了廉颇的血,令它无法回到虚无中去呢。

    “咳······”

    “廉颇。”我在这个直角的庇护下仅仅被贯穿了左腿,而廉颇的背上还扛着能吊起一吨重物的巨兽。

    “喝······”

    “啊呀呀,啊呀呀呀,迁儿哥,这不是你么,你叫我找的好苦啊。”

    李涛不知从哪里摸了出来,我被钉在地上看不到他,只能推断他正站在掩埋着我和廉颇的废墟之上,同那个影子一起。

    “我不是说,要十点十分,在校门口见你吗。”李涛说着猛地跺脚,让堆积着的无数钢架铁块又一次崩塌,相互挤压着碰击着我和罩着我的直角的人形。

    “迁儿哥,你不会痛的吗?我知道你被钢筋扎穿了吧,是这一根吗?”声音来到了我的正上方,李涛用手指敲打着粗大的钢筋,发出当当的响声,“叫一声啊,像平常那样威风的。”

    他应该是用力掰那钢筋,磨我被扯碎的肌肉组织以及神经。我今天出奇的镇定,并不叫,在大脑爆裂一样的痛苦在肺部疯狂地扩张中我哑了喉头。我若是叫出来,不太过愧对廉颇了吗。

    “煜哥特地赠我武魂,还给我找了几个帮手,为的就是你这副惨状啊。郭迁,别狂妄了,说白了就是,你算老几啊。就算你现在被廉颇救下,你们还能战斗吗,还能面对我的武魂吗?”

    李涛这样说着,近处又传来了脚步声,有人的,有鬼将的,恐怕就来自于今天下午见到的那两个人了。

    “见到西湖老师了吗?”我咬咬牙挤出几个字来。

    “范西湖?管闲事的那家伙?早就解决了,不然你以为刚刚我都在干什么?”

    “靠!你他妈的。”我大喊,“李涛,我郭迁不会放过你,你该死了。”

    “你能怎么样?二位哥哥,他能怎么样啊?”被李涛称为哥哥的两个人轻笑两声,其中一个人开口道:“李涛,任务完成的差不多了,可这次多牵连了一个魂主,还是县协会的,事情做得不好,你还是想想怎么跟王爷交代。”

    “啥?那我的钱呢?”李涛。

    “有你的命就不错了。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你能借我们的力量闹一闹,就够了吧。”

    “行吧,起码我也有了武魂,以后不再跟别人当小弟了。”

    我想起老郭说的话。赵煜到了外省投奔了某个知名武王,这次恐怕就是赵煜央那边的人回来报复我的。我本来不在乎他这一手,只恨连累了西湖老师。

    “主上,三名列武将,或许可以打得赢。”廉颇低语,“忍忍,我拔出钢筋来。”

    “啊——”利利索索地圆径几公分的钢条就被拔了出来,廉颇是先折断了它,然后拔出,另外的一半还留在廉颇腹上。李涛只道我是忍不住了苦叫,却未料见廉颇绝地起势,顶翻塔吊残块站了起来。李涛与那几人都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叫一两声“妈呀”,从废墟上滚了下去。廉颇站起后猛地拔出插在腹上的钢筋,然后一把捞起我和长刀,爬到空旷些的地方去。

    “咳······咳·······

    “咳······

    “呜哇······”

    方才力拔山河的老将忽然失了气力,一膝跪倒,大口地吐着污血。那乌黑的魂血落到地上,便化作黑烟,随后不见。

    “廉颇,你走吧,李涛要的是我的命。你留在这里若是被掳去该怎么办。”我说。

    “二千年前,赵王的使者也是这对我说的。”廉颇,“他说廉颇你走吧,如果输了,一世的英明就这样完了——所有人都知道赵国不会赢,所以大王将希望寄托给了赵括。赵括确实是名将,他的反击虽然全败却也重创了秦国——赵括才是英雄,我廉颇就是老了。”

    “但是你没有错,廉颇,你的坚守战略实现不了,可事实是你是······”

    “不!咳······我错了,我应该做赵括所做的事情,是我应该去做。我当时已经没有那种出城一决的心力。可笑!咳咳······我就应该死在长平,而不是后悔到现在,后悔自己选择了长久计。明知那结局,却在期许别的诸侯,却在要求国家源源不断的士兵和粮食,明明知道自己应该打开城门,和白起······呜哇······”廉颇不住地吐血,但是他抹了抹被浸黑的嘴唇,还没有说完,“我愧对赵括令他受天下口舌,我愧对赵王亏空了他的国力,我愧对被坑杀的四十万兄弟,所以,主上,我今天不可能再愧对你。”

    “好,廉颇,如今我就是你的王,你要听我的令。”我几乎要流下泪来,我就是要流下泪来。

    “廉颇在!”迟暮的英雄尽力站直身子,借助长刀拄地而立,破碎的铭文的光芒无节律的闪耀起来,凄美的像一只残了翅膀的枯叶蝴蝶。

    “开城,进军。”我说。

    “开城,进军。”廉颇说。

    二千年前有这么一位将军,为了大计,没有打开他的城门,被君王换下;二千年后有这么一位将军,仅仅是为了一个少年的敬意,就敞开了一切的城府,愿为快战至死。

    人们常将星空比作幕布,这话得理,因为在这静谧的美丽之下,在这缓缓拉开的幕布背后,仍旧是,一部大剧的伊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女主逍遥记〕〔我有一支判官笔〕〔献祭诸天〕〔这只妖怪不太冷〕〔直播之极限巨星〕〔追星少女易星辰〕〔尚书令夫人脾气有〕〔我是全科医生〕〔都市之最强战神〕〔今天抱上死对头大〕〔我嫁给了前夫他四〕〔软,化,物〕〔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我在怪异大世界〕〔女主她以武服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