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娱乐之中年危机〕〔重生在90年代〕〔装甲武神〕〔我被你降服〕〔反派老公在线养参〕〔妖孽龙皇在都市〕〔无敌从神级选择开〕〔穿书后我成了国宝〕〔轮回乐园〕〔重启全盛时代〕〔名门暖婚:霸道总〕〔丑女厨娘异界追梦〕〔重生之商界大亨〕〔重生世纪之交〕〔重生之好命〕〔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回档少年时〕〔远方寻梦〕〔蚀骨宠婚:早安,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武魂谭 第一卷 姓甚名谁 第十二章
    “不好意思,我现在失血有些多,随时可能休克,廉颇也一样随时可能灰飞烟灭。你讲这些没有用的都是浪费时间。所以,赶紧动手吧,谁输谁赢,这可不一定,咳······”

    “人想死最好成全。”

    他该是对面的头目,做一个手势,三名武将提刀向前。廉颇反而闭上了眼睛,在尽力调节着呼吸。他们鬼将与我们常人不同,所赖呼吸者天地阴阳二气,尤以阴气为主。这会儿功夫勉强够他借由阴气封住伤口。

    “廉颇啊。”当中一名身披银铠,手提朴刀的武将嘀咕道。

    他们都是听过廉颇的,加之我的廉颇为阵级,强于他们任何一个,一时间他们各不敢作首发。李涛又局促地挠了挠肋间,看着三人的头目。

    “你们三个,速战速决。他已经垂死了。”

    三武将得令,分开步子,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一个径来,将廉颇围在当中。他们看到廉颇猛然睁开的眼睛,竟然倒退了一步。眸中并无燃烧的阴气光火,单单就是靠那股子烈性,那眼神儿和他自家的刀一样锋利。这只是开始,廉颇的铠甲固然破碎,铭文半数尚可辩明,其中才缭绕起廉颇的阴气,随着逐渐炽烈的心意,微微地升起火光,在燃烧。只是任谁都看得出廉颇这盏灯,油将尽,灯将枯。持刀的几名将军一齐作势,他们的符火都是青白色的,剧烈地升腾翻滚着,火星火苗倒飞窜起,白得煞人。

    “嚯!”之前欲刺我的那将率先跳起,在空中翻个滚儿,就一颗大火球样砸了下来,探出一角刀锋。廉颇本也想大喝一声,咕噜了一下该被血痰封了喉咙,无奈直接举刀回应。当时疾快,半空中的火球才停止翻转,霜刃被廉颇金刀拨开,后方的人已把刃口抵过来。廉颇借着拨开行刺将的反冲半躺身子,眼盯薄如纸片的钢刀划过鼻尖。左侧的一人那里的攻击却是决计躲不过,切在颇腿上一道十公分的口子。

    “郭迁,玩儿完了。”李涛的眼珠子即刻转了半圈,得意至极。

    “廉颇。”我自语。

    廉颇的一只腿受伤,站不稳当,无法维持刚才躲避的姿势,当即摔在地上。眼见得行刺将的刀又送到颈子前,钢刀将的纸片一样的刀亦迎面而来,廉颇使肘子撑地翻身,另一只手紧捏着刀,在两片刀间立了起来,但他挪动不得。同从前一样,廉颇现在毫无办法,只得倚仗自己力气大,胡乱地劈砍几刀,令三将军退开几步,且打且说。

    “主上。”廉颇晃晃身子,侧舞大刀,重重地拄刀于地,直将地面击坏,崩起些许工地上的水泥地块,“主上。”

    “主上。”廉颇重复着,一面喘着粗气,那形状仿佛弥留之人希望与亲人赠别言。他又想说的话,也觉得刚刚已说得差不多,终于没有说出什么。

    “主上。”

    “廉颇。”

    我逐渐朦胧了的双眼再也看不清楚了。现在我只希望廉颇能过来,俯身将他的独有的温柔送给我,我好想他像爷爷一样,能摩挲我的脸,那样我可以在他的怀里安心睡去,就此长眠,不生遗愿,不作悔梦,不再牵绊。可是我说不出来,也不想说这样的话,觉得前世他没有战死沙场,今生应当许他一个机会。人一世证己遂愿的机会不常有,两世也一样。错过即无有。看着四名将军缠斗的身影,我忽发奇想,自己死后,能否也做一名武魂?兴许是不能。

    “······”

    炸裂漫天的符火,光火光火光火,阴气在缭绕在燃烧在缭绕在燃烧,美丽,静谧,是夜空是最后一点安宁,安宁的念想,意识逐渐迷离,迷离,梦幻,幻觉,数着数着,人数不再对,仿佛是五个,是六个。廉颇,还有两个像他一样高大的影子,在同李涛那边三名将军厮杀着······

    “郭迁,清醒些。”

    “啊,你,能听到我们讲话么?”

    大腿处传来剧痛,我知道那是剧痛但是在脑皮层它形成的感觉较为微弱。有什么人在说话,并且在用布条一样的东西缠勒我的大腿,本应该是剧痛但是在脑皮层它形成的感觉较为微弱。

    “给他用什么?肾上腺素?不,阳气吧,一支阳气。”那个声音说。随后一个签字笔般粗的柱状的物体埋入了我搅烂了的大腿中,凉凉的像是冰,融化了以后释放的东西很温暖,让我想起了浴室的蒸汽,让我的幻觉迷离到了小时候去过的浴室,那时候,热水微微烫红白肤,正是这样的感觉。

    “不够,把剩下都拿来。再配一支阴气调和。我一定要让这个小子活过来。”

    现在我分辨出声音的源,正是我的老班郭东山,旁一个人,只知道不是范老师范西湖。

    “廉颇。”

    大约四五只柱状物化入了我的体内,末一支是阴凉的。我的眼睛一下子清明过来,看清楚扶着我的胳膊来自东山老师,勒着我的大腿的人是一名三十出头的文员模样的人。大腿处传来剧痛,本应该是剧痛,现在就是剧痛,在脑皮层它究竟引起了多强烈的电位变化?

    “呃啊······”痛感之下是我的生命跃动的感觉,暖意由大腿伤口处扩散至全身,汇聚至心脏,温暖了六腑。

    “有人在和廉颇并肩作战。”我咬着牙,抗衡着痛感,扬起头努力地望向廉颇。他的周遭人好多。一位器宇轩昂,绰重枪、挂长弓的将军战得正勇,显示出列将阵将所不能及的力量与气魄。

    “那是?”我扭头问老郭,老郭的额上涔涔的汗珠,他并不回答我,只是反常的温和。

    “你好,郭迁,我是县魂主协会会长王晨,那是我的鬼将,良·李陵。”文员模样的人说。

    我再次望去,被称为李陵的鬼将正意气风发,张功搭箭,射出一支阴气凝成的利矢,追讨对方最后一名武将也就是李涛的武将。箭尾划过夜空拖着长长的金黄色的绸带光芒,雅而不失其劲,箭头没入了行刺将的背,穿过了他的胸膛。行刺将挣扎了一下便整个地崩解,便作黑烟,随后不见,也消逝了金箭的光泽。

    “陵有幸同廉将军并力为战,实属快事。”

    李陵回头对廉颇作揖,廉颇苦笑一声,掷刀相与拱手,登时便倒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女主逍遥记〕〔我有一支判官笔〕〔献祭诸天〕〔这只妖怪不太冷〕〔直播之极限巨星〕〔追星少女易星辰〕〔尚书令夫人脾气有〕〔我是全科医生〕〔都市之最强战神〕〔今天抱上死对头大〕〔我嫁给了前夫他四〕〔软,化,物〕〔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我在怪异大世界〕〔女主她以武服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