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最强上门女婿〕〔重生之豪门导演〕〔地球最强修仙〕〔穹顶之上〕〔岩忍者日志〕〔农门娘子有点彪〕〔天才纨绔〕〔一眼定情:冷少甜〕〔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本宫玩转高科技〕〔七等分的未来〕〔我能看见状态栏〕〔无敌小刁民〕〔南安〕〔将来有座城〕〔大佬又要崩坏了〕〔帝临鸿蒙〕〔劈天斩神〕〔娱乐之中年危机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武魂谭 第一卷 姓甚名谁 第十四章
    我和廉颇当真是融为了一体,自打他苏醒,我的精神也越发地饱满起来,不多久便能下地走路了。范老师见我已经好转,也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去坚持授课。县协会的会长王晨也过来看过我两次,首先他就提出我可以加入县魂主协会,一方面保护自己,另一方面也可以壮大县协会的力量。

    “现在很多不法分子也成为了魂主,必须要借助我们调查员的力量才能制服他们。可是郭迁你也看到了,”王晨,“我们县协会只有八名调查员,大家都只有一两名列级武魂,最高只有我的良级李陵。而你的阵级廉颇已经构成了强大的战斗力!”

    县里协会的情况我已经通过范老师了解了大概,无论是经费还是战力都相当的匮乏。我真的萌生过加入协会的念头,因为我感激他们————那夜若是没有协会的搭救,我与廉颇必然已经一个化骨一个为烟,何谓今生缘分,都将不见。但同时我也明白,加入魂主协会就意味着要持续挑战盘踞各地的强大的武王,不止自我的生命,一切和我有关的人事都将随我卷入这股浩荡的洪流,我不确定自己能否守护这一切。

    “你的老师也不同意这件事。我明白,你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心智和见识还不够。所以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加入协会当一名通讯员,仍然维持学生的身份,在你成年之后再转为调查员。”他有点自说自话了。一会儿功夫他就将他所描绘的县协会的未来和这个时代的光明前途详细讲演了一遍,包括我个人会得到怎样的培养,获取怎样的资源。无论他说的多么天花乱坠,我仍然面如磐石,不为所动。

    “会长。”我说,“难道你们加入协会,也是为了这些东西吗?”

    刚刚还上扬着的眉毛立刻锁紧了,王晨什么也没说,扶了扶已经滑落一半的眼镜,起身就要走。

    我以为他生气了,于是赶在他踏出病房的时候说:“不好意思啊会长,我不是刁难······”

    他的脚在空中定了定,随后重重踏出,干净利索地将身子送了出去。门关上了,交流也被夹断。我知道同时出去的还有宿栖在他体内的李陵,他也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不知道他是否会后悔救下了这个不懂回报的半大小子?“廉颇,我该怎么做。”我呼唤道。

    “主上。”那个温厚的声音立刻响起,“莫问旁人。”

    出院后的生活大致如旧,因为保密协议,我只能对别人说是李涛勾结社会闲散人员抢劫钱财,我们双方在争执过程中破坏了工地设施,导致塔吊摔下,双方均被砸伤。另外,在事件中没有出现赵煜和语思的名字,也隐去了我的信息,由此就能看出协会对各个武王势力的忌惮。

    我还记得我与赵煜决斗的那天,二月和风初上,柳梢才富春意。到今天已经梧桐烂漫,绕花蜂蝶绮。还是在那棵树下,我又一次看到了含羞而立的影子,那影子向我招招手,可我选择不过去。

    “郭迁。”我听这声音就像化开几日的小河。

    “郭迁。”我听这声音就像樱花瓣落到肩头。

    “郭迁。”我听这声音就像半天晴半天微雨。

    语思仍然对我存有芥蒂,我知道,她这回叫我恐怕要说一些决别的话至少是各自理清关系减少瓜葛。我知道自打赵煜走的那一天起,她眼中就只剩下那一道完美的影子。其实我早就明白我不该是我该不是。

    “郭迁。”我听这声音就像烟轻舞在我身边。

    我睁开眼睛发现她真的已经走了过来,我看出她憔悴了许多,发丝不说不整齐,但显然最近没有打理过。她说,我要去中城,保重。我还有点儿恍惚,就这么说了一句,好。她笑了笑,有点局促地转身走开了。她从那颗树那儿来,又向着那棵树走去。

    那树让人慕。

    “主上。你愿意跪倒在她阶前吗?”

    “我愿意······等等你是说,你是说阶前。”

    “是。”廉颇说,“帝王的阶前。”

    我不由得再次望向语思,也觉得她的步履她的身影,带着一种奇异的温柔。

    “郭迁,晚上放学你等等,跟我来。”

    东山老师的粗粝的大手按上我的肩头,打破了这一唯美的画面。他出现的如此之快让我疑心他在暗处窥见了这段影片的前后。而我回头时他也已经走开,留给我一个坚实的背影。又是一个背影。凡是和武魂有关的一切,都只留给我一个影子。本来真实的人,那些就在我生活中和我无比贴近的人们,此刻全都到了某段距离的另一端去,反倒没有我额中宿栖的魂灵来的真实。

    “主上,你还记得我们刚到一起的时候么?”

    “记得,那时候我为你许下了承诺。在某一天找到一缕蔺相如的武魂,好让你们能弥补前世的相见恨晚,好让将相和的故事在这个世代也轰轰烈烈地上演。”

    “颇想请主上再许下一个承诺。”

    “说吧。”我知道廉颇肯定窥见了我的心思,感受到我强烈的情绪波动后说出了这些话,“你要求的我一定能做。”

    “变强。”他说得声音洪武,斩钉截铁,“要么成为一方武王,要么就成为全国魂主协会特级调查员,变得无比强大。因为守护所爱之人所惜之物就一定需要力量。否则保全的唯一办法就是距离。就是距离!如果你保护不了,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距离一点点变大,就只能看着一道道背影逐渐远去。就只能遗憾。”说到遗憾的时候,廉颇的语势下去了,听着似乎有点哽咽,“你知道的主上,我遇见你之前漂泊了很多年。在我们武魂时代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曾经有另一名主公。他就是如此······”

    “你的意思是。”我瞪大了眼睛。

    “当他失去的太多之后他选择了放弃。我被放逐了,或者说,出于好意地被拉开了距离。”

    是的,我遇见廉颇的时候他已经磨砺己身成为了阵级武将,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漂泊了多年。

    “我明白了,廉颇。”我喃喃道,“洪流已经到来,我不会跳出去也不会沉默,我只会站在潮头,成为洪流之首。

    “廉颇,你愿意等我实现承诺,你愿意为我效命鞍前?”

    “虽死犹荣。”

    顶上几片白云飘了过去,日头露出来,和煦的阳光洒落,突然之间仿佛万物都得了某种契机,开始生长并让我听见了它们生长的声音。我听这声音就像是语思的一声保重,被一万次重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女主逍遥记〕〔我有一支判官笔〕〔献祭诸天〕〔这只妖怪不太冷〕〔直播之极限巨星〕〔追星少女易星辰〕〔尚书令夫人脾气有〕〔我是全科医生〕〔都市之最强战神〕〔今天抱上死对头大〕〔软,化,物〕〔我嫁给了前夫他四〕〔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我在怪异大世界〕〔女主她以武服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