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甜婚:给总裁〕〔倾墨染夜云〕〔福满农门〕〔万灵苍穹〕〔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美人娇悍〕〔少夫人每天都在闹〕〔少年他曾勇敢过〕〔万界画师〕〔我的1982〕〔开局一条小渔船〕〔狂婿〕〔邪王的废柴毒妃〕〔林间谷雨〕〔一眼定情:冷少甜〕〔物咏集〕〔一剑破道〕〔一品容华〕〔那年花开正鲜〕〔都市透视医尊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武魂谭 第一卷 姓甚名谁 第十九章
    那来护儿隋朝名将,谁人不知。再看大鬓角,一脸的满足与得意:“我麾下来护儿神级。你不知道,我是大东武王林天手下第一魂侯唐尧。我让你看看来护儿,就为了告诉你不要再抵抗,这样廉颇赵云都能留下来。”

    “不可能。”我有气无力地质问道,“你们上来就是为了捉走子龙。”

    唐尧冷哼一声,说:“本来我们得到可靠情报,确实是来收服赵云的,因为还有一位魂侯麾下有阵级赵云武魂,他希望能得到这里的一个。”相同的武魂融合在一起,就可以打破桎梏,进一步提升等级,这对他们来说,的确是个很充分的理由。

    “但是郡主交代我们给个面子,我也不打算难为你,本来我也没有功夫帮那姓徐的。我可以做主的就是——你跟着我,我把廉颇和赵云都放了,还归你,怎么样?”

    听见他这么说,那六七名武将都向后猛跳,与廉颇子龙拉开了距离,暂时收手,但还是紧密地包围着二人。我的心真的震颤了一下,亲眼看见一名神将,这份震撼足以击破我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和骄傲。廉颇和子龙各自举着兵器,定住了身形,似乎在等着我的回答。

    月色溶溶,夜已经走入最深,天穹似乎张大了许多尺,空洞无比。唯一盛烈的,是来护儿的盔甲熠熠地闪着光,那七名武将,亦皆燃着各色的明亮的符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如何撕裂他们用阴气符火织成的网络。我出不去,廉颇出不去,子龙也出不去。

    “我看你和郡主关系也不一般,得到武王的赏识,对你这样的男人也不是多难的事。我反正觉得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唐尧脸部的肌肉机械地抽动着,毫无感情地制造着言语,“我尚无心杀你。”

    好一个,我尚无心杀你。

    我笑道:“来护儿乃隋朝名将贤臣,刚才却做出了那么粗鲁的举动,我看是你唐尧器量不够,还收服不了神将。”

    “你来评价我,毫无意义。”他的肌肉机械地拧出一个笑,“事到如今你激我也没有用。选择早就摆好了。”

    “所以看到这里我就明白了。即使当上了魂主,不能够让自己的武将心悦诚服也是毫无意义毫无意思的。所以我不能弯这个腰,对吧,廉颇,我不能让你受了侮辱。”

    “好!”唐尧大叫着鼓掌,“各位都别动,让来护儿去!”

    一众魂主武魂听了,都恭恭敬敬地散开,为这位神将让开了道路。廉颇和子龙对视一眼,默契地举起了刀枪。廉颇偷瞄了我一眼,眼神很没有底气。我记得他说过,武魂之间可以感觉到对方阴气的质与量,由此一眼便知双方的实力差距。唐尧为主显然不能发挥一名神将的真正力量,然而对他们来说,阵级的廉颇与列级的子龙,弱小无异蝼蚁。

    来护儿敛起方才的倨傲,瞑目片刻,再睁眼时,满目的精光漫射出去,接连天地,烧灼四野,锋利如刀。这一刻我们才见识到神将的伟大。唐尧似乎不死心,对来护儿说:“崇善,叫他们看一看你的武相!”

    来护儿点点头,钢枪撼地,在大地上扩散起红墨水般颜色的阴气涟漪。来护儿褐色的皮肤表层浮现出奇异的纹路,那纹路一条一条逐渐爬遍了他的全身,由内向外迸发出黑红的光芒,仿佛有股巨大的能量要透过皮肉整个地爆裂开来!来护儿的眼睛愈发灿烂明耀,随着他的动作,留下黑红色的一抹残影。此时的来护儿,全身透露着萦绕着迸发着美丽又邪魅的光芒,如涟漪般一层层不断地扩散着阴气,神圣而恐怖,神魔只在一念。我听见大气被撕裂的声音,眼睛不待眨,就见到黑红的魔神到了廉颇子龙之间,左手扼住廉颇的喉咙,右手捏紧了子龙的面门,二将皆动不得。在场所有人,甚至唐尧本身,也都倒吸一口冷气,长久地屏住了呼吸。

    “郭迁,你跟着我跟着林家,也有机会成为这样。”唐尧说着,冷汗涔涔地流,“凭我和郡主的面子,可以直接去岳城的拍卖会买一个廉颇给你,让你的廉颇直接突破为良级。”

    “廉颇。”我的心绞痛如疾。

    “郭迁,你好好的,跟我回去,我看你和林婕郡主关系不一般,就算想退出,以后也有的是机会。你知道我家王爷仁义,这事说得。”唐尧弯腰扶起我的半身,附耳道。

    “廉颇。”我的心狂乱如织。

    “现在我们的损失也不小,我觉得把你带回去是最好的选择。”

    “廉颇······廉颇······”

    “郭迁!”

    “你放开我。”我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一把推开唐尧,噌地一下真站了起来,几步就冲到了三将的跟前。

    来护儿捉着二将转过身,面对着我,那泉涌一般的眼眸望着我,无限的光芒投下来。如果光是粒子,那每一粒粒子都在诉说着绝望,如梵音魔咒;如果光是波动,则这美丽的光带,正是那绝望的乐谱,乃恶魔手书!我怒睁双眼,伸出手,欲要锁死他的喉咙。

    当然这一切都是徒劳,来护儿张开口,就有一道黑红色的光柱迸发而出,这光柱竟有实体,哨棒一样击中我的胸口。我只感到喉头一卡心口一紧,便坠地几乎晕厥。廉颇扳着来护儿的手松开了一只,无力地向我伸了伸。

    “主上。”

    难道真是绝语?

    “廉颇。”

    也许真是绝语。

    我向他伸出手,希望能够再次触碰到那冰冷粗糙的指尖,可是我不能。

    来护儿周遭的阴气发生了异变,聚合升腾,在半空中绽放出无数的或小或大的莲花。仿佛要给两位将军,准备一场美丽些的葬礼。也许葬礼的主角包括一个我。

    我听见莲花爆碎,飘落无数的花瓣;还听见唐尧的一声叹息,其他几名魂主的唏嘘或嘲讽;还有某种东西,划破了空气······

    划破了空气。

    “呃啊。”来护儿低吼一声,紧接着是轰隆一声巨大物体倒塌的声音,唐尧等人慌乱的喧嚣。

    “可恶。”倒下的似乎是来护儿,他低吼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差点死掉。”

    我睁开了双眼,看见廉颇和子龙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另一旁,唐尧等人搀扶着来护儿,来护儿的手中握着一支金色的巨大箭矢,箭矢滴着乌黑的鬼血,似乎就是在他胸口的大洞里带出来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唐尧带着哭腔,语气就像一个为了孩子焦头烂额的母亲。

    “我不知道。”

    来护儿受了较重的伤,不过他以阴气封住了伤口,立刻就回到将军府中休息。只剩下面面相觑的一众魂主和等级较低的武魂。唐尧拾起那箭矢,放到鼻前嗅了嗅,眉头当时紧。他看看我,又看看地上的廉颇子龙,无奈地叹息。

    夜色变得淡了,天上的星辰也倦了,一颗一颗隐没下去。我满是疑惑,疑惑唐尧等人沉重地离去的背影,当然,更多的是庆幸。虽不知该感谢谁,总归是这金箭的主人帮助了我。这样的恩情,早晚得报吧。我依次张开将军府,将廉颇与子龙都吸了回去。一切妥当后,我静静地躺好,抱住那支神秘梦幻的金箭,当时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女主逍遥记〕〔献祭诸天〕〔我有一支判官笔〕〔直播之极限巨星〕〔尚书令夫人脾气有〕〔追星少女易星辰〕〔这只妖怪不太冷〕〔都市之最强战神〕〔我是全科医生〕〔今天抱上死对头大〕〔软,化,物〕〔我嫁给了前夫他四〕〔我被你降服〕〔重回八零之珠光宝〕〔千帆过尽水悠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