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娱乐之中年危机〕〔重生在90年代〕〔装甲武神〕〔我被你降服〕〔反派老公在线养参〕〔妖孽龙皇在都市〕〔无敌从神级选择开〕〔穿书后我成了国宝〕〔轮回乐园〕〔重启全盛时代〕〔名门暖婚:霸道总〕〔丑女厨娘异界追梦〕〔重生之商界大亨〕〔重生世纪之交〕〔重生之好命〕〔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回档少年时〕〔远方寻梦〕〔蚀骨宠婚:早安,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武魂谭 第一卷 姓甚名谁 第二十四章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我和廉颇的交流。先是东侧的楼梯处响起凌乱的哒哒声,随后就可看到五六个身着黑色制服的男性调查员冲了出来,当中有一个就是会长。会长转头看向我,说:“郭迁,我们立刻要出任务,你现在已经是通讯员,从东侧楼梯上去,找到通讯室参与战斗指挥!”

    “我不知道怎么做!”

    “去了就知道,这边有设备和我们领口处的微型对讲机联网,你负责传递信息。”说着他揪起领口给我看,但是脚下步子不停,“今天的频道是三,备用频道是五。”

    我目送一群人匆匆走出,接着按照指示跑上了二楼。第一个就是会长办公室,门还开着,桌上的资料散乱地摆放着。我迟疑了一下,鬼使神差地关上了门。旁边就是指挥室,里头正坐着宫雨。她取下耳机问我干什么,我说会长的命令,让我来指挥作战,没想到这话让她很不舒服。

    “怎么,会长真想让你一个孩子取代老娘的位置?用这种手段,装模作样的。”

    “你说话要经过考虑。”我说,“会长的确不是个多精明的男人,但是他和你不一样,他是为了协会为了清县。”

    “去你的吧。”宫雨狠狠地摔下耳机,给我一个“别管闲事”的眼神,扬长离去。

    “你要走?”我几乎在吼。

    “老娘不干了。”

    “县协会有你这样的东西。”我再也克制不住,指着宫雨尖瘦冷酷的鼻梁,“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男人,都是一样的狗东西。”

    我的阴气爆发迸出体表,在脚下扩散蔓延,爬如藤蔓,没过了宫雨的脚。这是我根据来护儿的武相领悟到的招式。作为拥有两名武魂的魂主,我的阴气总量一定是比她多的,应该能起到威吓的作用。果然,宫雨开始慌了,似乎以为我要动真格的,不自觉地向后退,踩到了门框,竟然紧张地一跳,仿佛真被我的阴气抓住了脚。

    “你不敢杀人的。”

    “我当然不杀人,我还想救人。现在会长和一众调查员都在前线,等着我们的通信!”我咆哮道,“你给我乖乖坐回去,戴上耳机,立刻调试装置!”

    宫雨抽噎起来,算是服了软,可是被地上翻滚腾跃的阴气吓住,不敢向前迈步。我散去阴气,语气缓和下来:“宫雨,靠你了。”

    她这才战战兢兢地走回座位,弯腰捡起地上的耳机,随后开始拨弄面前的电脑来。我接着问联系上会长了没,她尝试着呼叫了几下,而后摇摇头道:“不清楚怎么了,可能······可能耳机摔坏了。”

    “我······行吧,必须用耳机?”

    “嗯,通讯有加密,不允许非配套设备接入使用。直接外放更不可能······”宫雨憋红了脸,“我马上去地下拿备用的,不会耽误的!”说完宫雨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我无奈地叹口气,坐到了她的位子上,看见电脑屏幕上显示着清县街道网与几个绿色的光点,估计是会长他们。键盘的旁边有一个本子,似乎记载着一些代码。

    “我看宫雨可以放心了,廉颇。”我说,“会长打一开始就想让我当一线参战的调查员——他该知道我搞不懂这些东西。”正说着话,宫雨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一手拎着一个耳机:“我戴一个,你戴一个吧。你战斗经验丰富,你来和会长直接交流,我负责程序给你们保证通话。”

    原来宫雨也不是一点也不上心,对于性命攸关的事情,她怕是不敢再造次。我让宫雨坐下,自己则站在一旁注视着显示屏,等待着会长的声音。

    “啊,是郭迁啊。”会长带着几分宽慰,“我还以为协会出了什么变故,这么晚才接上。”

    “没事会长,设备临时出故障,宫雨去拿了新的。现在是我们在后台。”我看到宫雨给我一个感激的表情。

    “我们即将到达小杨庄,可靠情报这边有魂商进行交易。一会儿王盛和与赵家豪会与我们汇合,完成包抄。他们二人使用黄色和蓝色标记。”

    双方交火之前,这边就没有事情做了,只是确认了王赵二人的位置,手工更新了标记。赵家豪就是刚才出去的大肚腩,王盛和的声音听起来是个老人,估计有六十岁。

    “宫雨,你不用担心,我看不懂那些代码。会长一定是想让我当调查员,我不会抢你饭碗的。”我说。

    “啊,你看了······代码?”

    “反正我也看不懂。”

    “啊,这样。”

    “你说会长装模作样的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刁难协会会员?”我一面将自己静音一面说。

    “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对我们的要求太高了。明明知道我们大多是兼职来做这个。”宫雨终于放松了一些,“为了安定,对抗武王势力的确是很伟大很光荣的事情。可是我们这些小角色又能干什么。开局抓了一手烂牌,怎么打,都是输。”

    她的比喻就手法来说,是不错的,但是意思却过分的消极。

    “听好了,宫雨。抓烂牌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上这牌桌。一代又一代的人,坐到了那些武王的对面。烂牌,我也要打得漂亮,也要让他难受。就是一代一代的人不停地坐到他们的对面,输了无数次,也总会有哪一天抓到手好的牌,把他们给打翻。”

    “你怎么这么确信,难道你去过中城,你知道全国的协会?别开玩笑了,你才多大,根本不了解武王的可怕。”

    武王的可怕。的确可怕,连一个较为平庸的林天手下的魂侯唐尧,都拥有神级武将,武王的力量可见一斑。但是可怕又如何?一代又一代的魂主,天赋异禀如我的爷爷,资质低劣如我的父亲,平平无奇如一个我,都坐上了牌桌。好牌烂牌,我郭家的男人都打过,天下的魂主当然也都打过。这场浩大的武魂战争还将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出定数,但我始终坚信拥有传承的一方,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总会有一个男人再次站上了百朝万代的顶点,笑傲四方、睥睨天下王侯!然而鹿死谁手,一切或未可量。

    “你的眼睛······”宫雨惊惶地说。

    我转头看向她,看到她的眼睛上反映着腥红的微光。

    “怎么了?”

    宫雨没有说话,而是打开抽屉拿出一面小方镜来,颤颤巍巍地捧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女主逍遥记〕〔我有一支判官笔〕〔献祭诸天〕〔这只妖怪不太冷〕〔直播之极限巨星〕〔追星少女易星辰〕〔尚书令夫人脾气有〕〔我是全科医生〕〔都市之最强战神〕〔今天抱上死对头大〕〔我嫁给了前夫他四〕〔软,化,物〕〔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我在怪异大世界〕〔女主她以武服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