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我的奇幻道具〕〔重生之活在电影里〕〔笑傲仙缘〕〔影帝今天做人了吗〕〔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最强上门女婿〕〔重生之豪门导演〕〔地球最强修仙〕〔穹顶之上〕〔岩忍者日志〕〔农门娘子有点彪〕〔天才纨绔〕〔一眼定情:冷少甜〕〔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本宫玩转高科技〕〔七等分的未来〕〔我能看见状态栏〕〔无敌小刁民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武魂谭 第一卷 姓甚名谁 第三十章
    当我走出别墅时,廉颇子龙才开口说话。二人的伤势大致稳定住了,分担给我的负荷也有所减轻。廉颇说:“主上,刚刚你的心里是产生过动摇的。我不知道你会把这动摇归结于内心的变化还是简单的仁心不忍。在我的眼光中,林婕是个非常不错非常合适的姑娘。主上要否定这桩婚事,提出的理由是立场不同,可是主上的内心确实的动摇了。”

    “我不知道,廉颇,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动摇。我只是觉得林婕这样的命运太悲惨了。真难想象武王们被权利与名望冲昏了头脑,真舍得做这样的事。我当时想天下武王多了,林天大可以再找一个武王和他联姻,把林婕嫁给某个威震一方的武王的儿子或是直接许配给某个年轻的武王。他物色的第一个对象是我,我拒绝了这没什么——我担心他会逐渐失去耐性,此后再有类似的事情,他不会和任何人谈妥。他放过我只是因为他刚刚开始盘算这件事,他自己本就不够坚定。”

    “主上不必解释。我的意思是,既然我都能察觉到,那林天必定也察觉的到。这才是他爽快地放走主上的真正原因啊。”

    “没错。”子龙接话道,“林天的势力迁至本县时间不长,的确没有和协会发生冲突,但那也仅限于我们还没有和他们正式宣战。主上不要忘了,天选帝子狄语思刚刚被发现身份,他就迁移本部势力至此,作为一个有雄心的武王他的意思还不明了吗?”

    “子龙说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说,“他们对协会下手是早晚的事。现在他们和刘鸿坚的摩擦逐渐升温升级,现在摧毁他们是最容易的。我们回到协会,召集一切战斗力,自己筹划这件事。”

    行进间,我们三人的交谈还未结束,却见阿超突然出现,冷冷地横在我们面前。他不停地摩挲着胡茬凌乱的下巴,眼睛眯成一道缝,似乎窥见了我们的心思。

    “郭迁你出来这么快,怕是没谈妥。”认真起来的阿超一扫颓唐之气,眼睛生光,锋利如刀。

    “不用你管。林天贵为武王,他要我走,我当然走得。”我也不客气。

    “当你出来时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你是县协会的人,我警告你不要打什么歪主意。我们是大东武王,是大东的主人!我们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谁也赶不走我们。”

    看来阿超还遵循着协会与林家暂不对立的游戏规则,并没有当场对我发难,但这份警告也不是说说而已。阿超的本事不高,但对林天可谓忠心耿耿,大概他就是因此才受到林天唐尧的青睐。

    “大东武王······”回想起林天的手段,我只能嗤之以鼻,“成为武帝必须要纯粹的强大,牺牲别人的甚至是亲人的幸福,做这种事折他的气运!你觉得呢?”

    “你等着看吧,郭迁。”阿超猛瞪起双眼,“总有一天两江武王成无府也会拜倒在王爷的跟前!就算是王不复也不行,全国协会也奈何不了王爷!”

    “两江武王么?我记得就算是我的爷爷,也不曾击败过他。”我与阿超擦身而过,当我与他的耳朵平行时,我平静地说,“不过我大概可以等着看。”

    “等着吧。”

    我渐行渐远,走出大概五百米,我回头望了一眼那可爱而可怖的红顶的房屋。即使在这个距离,它看起来也一样的恢弘大气。二楼的阳台立着一名拥有盛世美颜的男子,和一个比他稍矮小些,但实际上十分高挑美丽的姑娘。隐约间我看到男人的背后浮现出三四个高大并富有尊威的影子,我看不清楚,但我能够感受到由那个阳台扩散出来的无边的高傲。他们每一个,都有着前夜来护儿一样的气魄,凡俗不侵。相比之下,我的身形就有些孤单与渺小,现在还不足以与他们相提并论,哪怕是与他们的一只手,都不够。

    “廉颇,子龙,有一天为我攻破这样的城楼。”

    “当然。”廉颇心领神会。工地一战之前,我就曾经问过廉颇,问他能否为我攻下现代的美丽的高大的城池,那时候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希冀——这份希冀保存到今天,我们觉悟出它过分的理想,但也必定能够实现。

    当此时,站在美丽的楼宇的阳台上的男人笑了,他背后的某一个影子突然凝聚实了,向前迈出一步,当即将玄铁色的长弓拉满,且令阴气结成一支利箭,正对准一里外的我。这距离对神将太短,对他们来说,还未能借着利箭划破空气的清脆鸣声好好消遣一番,敌人的心口便被箭穿过这件事,属实的无趣。

    男人笑着,抱起了胳膊,似乎在说:郭迁你要怎么解。

    廉颇和子龙请求出战,挡住这一箭,我没有应允。我知道我们三个都没有本事接住这样一箭,也没有机会脱身,所以无论选择谁,对我都是死局我选不起我不想后悔我不想遗憾我不想对不起。

    “主上,颇非抗命不可!”廉颇爆发阴气燃着符火,在我的体内掀起了巨大的能量波动。他话音刚落,我便如置身火海,精神受到千度火焰的炮烙。我的意志一旦松懈,就为廉颇一脚踹开将军府提供了可能。那道紫金色的大门扭曲着坍缩着但是不可阻挡地浮现起来。门中关着高温火焰和金色的雄狮,狮王不停地咆哮,一脚一脚地学着来护儿踹击着大门。他不惜把我震得内脏出血,也要从里头闯出来,替我接那箭:“主上,就算这只是林天的又一次考验,我也必须这样选。什么都不做只靠主上一个人逞强决计过不得这关!”

    “你也是······在逞强而已······”我顶着痛苦拼命击中意志,非要关死这大门。

    “还是由我来!”子龙大喝一声,随即我的背后又升腾阴气,撑起一道蓝黑色的挂满冰棱的门户,里头同样拘束着一头不安分的巨兽,“见龙卸甲,就是我的武魂!”

    真是,一个个的,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都不从君命!都是我的武将都是我的将为什么就不能听我的呢!

    我站直了仰天长啸,自身的阴气也燃至了极点,还有阳气,阳气也尽数离脉而行,汇于体表,翻滚起灿烂的火焰。

    都给我回去!

    砰地一声,紫金色的大门瞬间崩塌坍缩散成一团阴气没入我的脊背。

    轰地一声,蓝黑色的大门顷刻冻结封阻华为一股阴气渗入我的肌肤。

    我若死于此处,二位将军可自行离去,然而秉持大义,肝胆相照,绝对马虎不得!

    而非死则复生。

    玄黑的利箭撕裂大气飞袭而来,高速旋转,走如苍狼。当它穿过我的左肋边缘时,我才捕捉到它的光影。那一瞬间我看到黑色的阴气随着它洞穿了我的肋骨,似乎还有一点腥红的光火划过。劫后余生的震惊完全压制住骨裂的痛苦,我被这箭冲倒在地,一面捂着整个破碎的左肋边缘,一面大口地喘气。廉颇和子龙也一样的震惊,难道一名神将会在这种状态下射偏?距离只有一里,作为目标的我也没有动过。我觉得林天不会是心慈手软的人只是考验我什么的,他的神将也绝无可能特意为我放水。

    “好郭迁,你这个金龟婿,我林天招定了!”

    耳边无端响起林天狂喜的声音,他应该是利用阴气传音至此。

    “你们一家三代,皆是帝王之资。你们讲的大义还不完善,但是能把它践行到这种地步,足够征服国中了。我现在亲自去接你好么?”

    我想既然他说话我能听见,那么我发出的任何声音也能传入他的耳朵吧。我放出廉颇子龙,让他们搀着我,慢慢地站起来。

    “林天,要真如你说的······我若是加入你,不正和我的大义······矛盾了吗······哈哈哈我们走。

    “廉颇子龙,我们走。”

    这次我再不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女主逍遥记〕〔我有一支判官笔〕〔献祭诸天〕〔这只妖怪不太冷〕〔直播之极限巨星〕〔追星少女易星辰〕〔尚书令夫人脾气有〕〔我是全科医生〕〔都市之最强战神〕〔今天抱上死对头大〕〔软,化,物〕〔我嫁给了前夫他四〕〔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我在怪异大世界〕〔女主她以武服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