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灵殿〕〔我有一截金手指〕〔无限童年系统〕〔汴京异闻录〕〔开天录〕〔我是万古主宰〕〔帝道为王〕〔道兄又造孽了〕〔火影之重建漩涡〕〔日娱假偶像〕〔我被困在同一天五〕〔重生大富翁〕〔三界淘宝店〕〔隐婚夏影帝后甜哭〕〔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快穿之极品大丫鬟〕〔穿进剧本被打脸〕〔我有一口仙气〕〔南方知我意〕〔快穿反派boss太难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查抄云梦
    当萧初云从雅园居里跑出来时,直面看到了万玉现在不远处,于是抹了抹眼泪,连做了几个深呼吸,便走了过去。

    “万将军,在等我吗?”萧初云甚是平静的说道。

    万玉点了点头,目光微低,说道:“生路通往云梦楼!”

    这些萧初云基本上都已经料到了,就在刚才,让她不怀疑云梦楼都困难,可若是随意包围搜查,也是要落人话柄的,此事只有先行知会二皇子墨玄华。

    折腾了一晚上,墨玄华也精神的很,并未睡下,而是待在书房之内,静静地写王羲之的《兰亭序》,一笔一划都临摹的非常到位,尤其是王羲之最为出名的之字,他也是写的入木三分,颇有几分味道。

    万玉将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解释了一遍,只瞧着墨玄华沉默了片刻,便一边书写一边说道:“锦云县主真的以为虎清背后与他人相助?”

    萧初云顿了顿,随即说道:“不信!不过也猜的**不离十!”

    “是吗?不妨说说!”

    “波月教!”

    墨玄华忽然停下了笔,悬在半空中,一滴墨掉落在纸上,溅出了一团墨花,然后慢慢晕染开来。

    下一刻,将笔放下,随手将这纸撤了下去,换了一张干净纯洁的纸张,又复提笔舔了舔墨,重新写着《兰亭序》。

    “有何凭据?”墨玄华一边写一边问道。

    “无凭无据!直觉!”话音落,微微低头斟酌片刻,开口道:“两件事,第一,彻查云梦楼;第二,开山!”

    后面两个字着实吓到了墨玄华,这也让他异常惊讶和不解,随即停下了笔,坐了下来,看着萧初云说道:“为何要开山?”

    “岸陵一年少雨,导致此地常年干旱,而岸陵城外的那座山,也就是极乐楼的藏身之地,那里异常潮湿,若是没有水源,是不会有这种情况的!”

    “那县主怎知我会不会答应?”

    萧初云这时顿了顿,脑海中飞速闪过各种理由,可无一不是被一个个否决的。正当她楞在那。一筹莫展之时,忽然有人敲了两下门。

    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殷云祁从外面走了进来了,站在萧初云身边,刚刚作揖行礼,墨玄华便说道:“有何事吗?”

    殷云祁看了萧初云一眼,挑了挑眉,甚是轻松的说着:“我的小娘子进来许久,不用想,一定是二皇子问的太刁钻。所以,我进来给她解围的。”

    墨玄华嘴角浅笑,一边写一边说道:“她要开山引水,你能替她解吗?”

    “能啊!岸陵之地的确干旱的异常,多点水也不错,再说二皇子来一趟岸陵,便解决了此地的干旱水源问题,这对于您来说可是有益无害的,何乐不为呢!”

    “好,明日清晨锦云县主便带人去开山吧!”

    殷云祁三言两语便让墨玄华脱口答应了下来,这也让她有些无奈,若是殷云祁在晚点到,这个理由她也是能说得出来的,这么好的机会,居然硬生生的被抢走了!

    三人从书房出来后,都是不言不语,只有殷云祁问了万玉在云梦楼的部署问题,他才说已经派人暗中盯着云梦楼,只待墨玄华一声令下,便可查抄云梦楼。

    而萧初云此时心心念念着石春芳,生怕她会落到虎清里,也更怕虎

    清或者他人对石春芳下毒手,不亲眼看到她,终归是不放心。

    走了一路,萧初云忽然意识到身边少了一个人,不禁有些嫌弃的问着身旁这个人:“哎!冰儿呢?她怎么不见了?”

    殷云祁用余光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往前走着,没走几步萧初云便有些耐不住性子,瞬间变了一个嘴脸,好声好气的说着:“殷云祁,冰儿去哪了?你一定知道,你就告诉我吧!”

    “你说呢?想不出来了吗?”殷云祁甚是简单的说着。

    “难不成……万掌柜口中丢失多年的女儿,就是冰儿?”萧初云思虑片刻,才敢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出口。

    不过,也是,父亲没了,总要尽一尽孝道的,虽然自小被拐卖,但血缘中的亲情,是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磨灭的。

    当萧初云踏出落英别苑之时,回过头看了一眼殷云祁,见他没有回去的意思,随即停下了脚步,抬手做着往回哄的架势,很不想搭理他的说道:“这么多人呢!我不会有事的!你老还是快回去吧!要是让你娘知道,手受伤了还跟着我四处晃荡,我怕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没有跟着你啊!我是跟着万将军,省的有些人说什么帅啊,酷什么的,我得看着他点!”殷云祁嘴角一抹浅笑的说着。

    殷云祁跟在萧初云后面,默默地走着,这一路上他不禁的冒出一个念头,这几日是不是对她太过分了?

    看着萧初云远去的背影,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看着手上被划伤的刀口,心下有些不自主的怀疑,这么为她打算,到底是好还是坏?是不是真的无错呢?

    从她的眼睛里,殷云祁看到了一股不服输的气势,在这气势之中夹带了很多的柔情与善良,明知道萧家灭门惨案背后势力巨大,也敢于凭借一己之力与波月教相较量,为了江越,次次拒绝殷家这庞大的势力和财力,也当真是有些与众不同。

    若是常人,即便是要报家族仇恨,是绝对不会放过殷云祁这个得天独厚的好帮手,而她却丝毫不在乎。

    可反念之,谁又能知道萧初云这不是欲情故纵呢?以她这几日破案的聪慧程度,让殷云祁不得不考虑到这一点。

    “小娘子,你的身上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殷云祁看着她的背影不禁的感叹,一个马上十五岁的小姑娘,心思缜密的居然有些出乎意料,原本是想让冰儿帮一帮她,却没想到冰儿根本就出什么力,这可一点也不像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心思。

    等到殷云祁晃晃悠悠的走近云梦楼的时候,只看到这里的所有人都被抓了起来了,而万玉和萧初云则直接去了云梦楼后院。

    这次殷云祁并没有打算要跟过去,而是直接走到老鸨面前,随即低声问道:“钟窈琴是不是你们的主子?”

    “大爷,您弄错了,我们是本本分分的生意啊!钟窈琴前些日子就被赎出去了!”老鸨一副冤窦娥的模样。

    殷云祁眼神一冷,嘴角微微一勾有些嘲讽的说着:“我可是钱祖宗,你在我面前说假话,是不是有点太可笑了!”

    话音落,语气又冷了些,很不友好的说着:“他们下手可不会有轻重,你可得想好了!”

    不过片刻,老鸨立即点头犹如捣蒜一样,口中还连忙说道:“是!是!可这她做的事儿和我们没关系啊!一切都是她来了,我们才变了的,明面上

    我是这里的妈妈,实际上我们都得听她的。”

    顿了顿,又复说到:“她的手段可厉害着呢!就那么随手一指,从人身边走一圈,人就能在顷刻间没了气息,我们这里的人谁都不敢惹她,一切都是听她吩咐的,和我们没关系啊!”

    殷云祁思虑片刻,又复开口道:“那我问你,极乐楼同道云梦楼的机关暗道,是从何时开始建造的?”

    老鸨低头想了想,犹如抓住一根稻草一般,满心的只希望说出一切可以为自己挣得一线希望。

    “差不多是三年前,有人给了我们一大笔钱,一整箱的金子,只说要从我们这儿挖一个地道,可我们谁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也就答应了。至于钟窈琴是一年前来的,从那以后都是听她的,她的事真的和我们没区别啊!”

    “好了!我知道了!”

    殷云祁转身和一旁的虎豹骑打了一声招呼便走向云梦楼,这迈出去的每一步,都如同一个警钟一样,在不停的敲打着他。

    三年前!极乐楼从三年前便已经开始了,波月教费劲波折不会只为了一个销金窟吧?还是他们早就计划这件事?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用了三年的时光,在这个时候抛出来,难不成就为了给萧初云创造声势?

    走到后院一个不起眼的房间外,虎豹骑整整齐齐的守在那里,这时的萧初云已经扶着石春芳走了出了来,身后还有被羁押的白皎栎。

    石春芳看到殷云祁,顿时想起来那天有什么重要事情告诉她们,立即停住了脚步,拉着萧初云的手,急忙说道:“小云,虎清和钟窈琴是认识的,那天我本来是想告诉你,可我找你们不到,没想到就抓到这了!”

    萧初云甚是暖心的笑了笑,捏了捏石春芳的脸颊,语气和缓的说道:“这个我已经猜到了,现在你只要给我回去,安安心心的陪着我就好!”

    顿了顿,旋即又道:“对了,你可知是谁把你劫到这里的吗?”

    石春芳低头想了想,可依旧是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那天遇到南云逝之后的事便是一点也想不起来,可南云逝也不像坏人啊!

    “想不起来,只是感觉走着走着就不记得了,不过云梦楼的人倒是没怎么伤害我,时时一壶水,日日一碗参汤的。”顿了顿,又复说到:“小云,你让这些人放了她们吧!她们如果真的是大奸大恶之人,又怎么会这么待我,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帝少溺宠小甜妻〕〔重生之神级豪婿〕〔仙途遗祸〕〔这个反派boss不好〕〔从艺术家开始〕〔重生之网络争霸〕〔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爱与时光终年不变〕〔这个女配有毒〕〔猫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