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手玄医〕〔重生九零小军嫂〕〔凡人崛起之斩仙〕〔都市至尊奶爸〕〔农女福妃名动天下〕〔你不是笔直笔直的〕〔清泉剑神〕〔我有任务系统〕〔神祈大陆〕〔农门美食小娇妻〕〔王妃她每天都想被〕〔神级上门女婿〕〔都市狂兵〕〔东方幸运星〕〔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之我真的无敌〕〔快穿之温润男神〕〔米奈希尔之力〕〔世有弦月〕〔旧事惊心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请安
    善杉一夜都没有睡好,睡得太早,又梦多纷杂,夜里醒来好多次,昏昏沉沉的坐一会儿,又睡过去,如此反复多次才算是捱到天亮。

    “夫人。”胭脂风风火火的跑进来,“昨夜我遇着盘彦了!”

    素祺微顿,斥道:“还想去老夫人房里学规矩吗?没点大丫鬟的样!”

    胭脂吐了吐舌头,急切道:“听我说……昨夜就想同您说了,但是见您睡了,我就……总之,老爷昨夜是在书房过夜的。”

    “真的?”素祺看向善杉,也松了口气,“就说老爷向来不食言,既然说了就会做到的。”

    “假不了!”胭脂道,“盘彦说话做事代表的都是老爷的意思,他既然这么说了,肯定就没差了。”

    话是这么说,但宋熙这个人,新婚夜会不留老爷?

    素祺虽然心有疑虑,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善杉。

    她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握着簪子的手指微微泛白,声音干哑:“是不是真的,去看看就知道了。”

    宋熙不是个留不住他的人,她有的是本事。就算盘岳青不想给她面子,也得给她背后的人面子。

    所以善杉走在去书房的路上时,并没有报什么希望。

    可毕竟还是心存希望的,否则就不会动身往书房来了。

    盘彦一开门就看见了自家夫人,下意识心头一突,昨夜……说好来书房的老爷,压根没来。他都差点以为是老爷路上怎么了,正打算去祥韵苑好好问问。

    “夫……夫人?您怎么来了?”盘彦贴着门出来,又贴着门关上,“老爷忘了东西,我正打算去给他送……今日上朝前要见一个人,约了好些时日了,今日才给面子……”

    善杉看着他:“宵禁还没解,约这么早?”

    “……可不,谋士嘛,都有点怪脾气……”盘彦打哈哈。

    “他没在吧?昨晚,他压根没有来书房吧?”善杉自嘲的笑了笑,抬头看向盘彦时眼里有一瞬间似乎带着杀气,“回答。”

    盘彦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大寒冬里几乎要汗流浃背了。

    “你这人倒是说话啊!”胭脂跺了跺脚,“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难道老爷还故意让你骗我们不成?这事有什么好骗的?”

    是没什么好骗的,转头祥韵苑的人就会戳破这个谎话。

    盘彦低着头道:“老爷原本说了是要在书房过一宿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夜……没来。”

    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情理之中。

    哪有新婚之夜不理新娘子的?且还是从小一起长大,恩师的女儿。

    情理之中……

    善杉笑了声,将眼角的湿润逼了回去,哑声道:“罢了。回吧。”

    “夫人……”盘彦欲言又止,“老爷不是轻诺的人,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善杉没有回头,倒是胭脂瞪了盘彦好几眼,气呼呼的被素祺拖着走了。

    从书房回来之后,柿竹园的气氛就很压抑,来来往往的丫鬟能放轻动作就放轻动作,丝毫不敢弄出什么动静来。

    “夫人,宋姨娘来请安了。”素祺道,“老爷一早就出门了,似乎真有约人。”

    胭脂不满的嘟囔道:“约不约人有什么关系,昨夜骗人的不还是他。”

    “胭脂!”素祺瞪了胭脂一眼,榆木脑袋!哪壶不开提哪壶。

    倒是善杉现在已经没有太大的情绪了,拍了拍素祺道:“行了,去前厅吧。”

    一路直行百步有余,拐过缠绕着枯黄藤蔓的圆拱门,步入梅花点点的庭前,积雪已经清扫过,只余一层纯洁新雪。门口已经有丫鬟守着,一一对善杉行礼后各自退去一边,走入厅中,素祺替善杉摘下兜帽,善杉缓步上前,在主座落座,这时才看向一边站着迎她的宋熙。看惯了散披着头发,一身月白色走天下从不改的她,现在突然看到她盘好发髻,端端正正的穿着水粉色衣裳,竟然一时间不太适应。她以往不会穿利落的衣裳,都是几乎拖地的襦裙,今天倒是没有盖过鞋面。

    “姐姐安好,给姐姐请安了。”宋熙站起来朝着善杉行礼,笑语嫣然,“听说今日下午的庙会姐姐打算去?”

    善杉不太想计较她语句中的毛病,只嗯了声道:“你等会儿同我一道去给母亲请安。”

    “好。”宋熙依然在笑,还在提庙会的事,“我兄长今日下午也会去庙会,不知姐姐遇不遇他?想来会遇吧,毕竟这几年的庙会,你们都会遇。说起来也是真巧。”

    善杉撩起眼皮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她的语气没什么问题,似乎真的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在好奇庙会的事情,但她背对着众人只面对善杉的表情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有时候善杉很奇怪,同样一张脸,宋舒白眼中只有清澈温柔,而宋熙的眼中却能涵括那么多复杂的东西。

    “宋姨娘,记住你的身份。”善杉并不想在新妇过门的第一天就和她起冲突,传出去未免显得她太斤斤计较,“口呼‘姐姐’没有尊称,便算作你亲近我的心意吧,没有自己的代称也算作是你年纪小没经验,但再而三的提及外男,暗示些肮脏的勾当,可不是一个规矩的——妾——室——该说的话。”

    “妾室”二字善杉故意加重了音,果不其然戳到了宋熙的痛处,善杉满意的欣赏着宋熙变脸,又看着她生硬的扯唇,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强压住气恼和屈辱赔礼道歉:“夫人赎罪,妾……莽撞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既然知道为妾耻辱,为何还要请旨为妾?难道之前她不知道自己得经历这些吗?

    善杉懒得再想,反正宋熙这个人从小到大都不可理喻,她站起来道:“母亲这几日在研习佛法,不喜被打扰,我们尽早请完安免得母亲等久。”

    “夫人说的是。”宋熙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脸上不见丝毫愤懑、屈辱,反倒又笑盈盈的。

    平生第一次,善杉有些反感别人笑了,还不如和李丕似的不见半点笑颜,但至少真实。

    行到老夫人的院子前时,龙婆婆远远的就迎了过来,朝善杉行了个礼,笑道:“刚还说夫人您今日怎么这么晚来,老夫人都念了好几回了。”

    “母亲等久了吧?”善杉被簇拥着在茶案前坐下,对正煮茶的盘老夫人笑道,“今日母亲怎么煮起茶来了?”

    “突然想起来你送过我这么一套茶具,放在库房里落灰也可惜,冬日得闲,就拿出来摆弄摆弄。”盘老夫人像是没有看到对自己行礼请安的宋熙一般,倒了杯新煮的茶给善杉,面色温柔,“平日里也不必总来我院里请安,现在掌家的是你,凡事自己拿捏便罢了。”

    善杉应了:“母亲想见我们这些小辈的时候,就差人去院里传一声,再大的事总没有母亲重要。”

    “喝杯茶就散了吧。”盘老夫人像是终于看到了跪在一边的宋熙,也倒了杯茶递给她,“紫砂杯不多,你将就用红陶杯吧。”

    宋熙捏紧手中的粗粝陶杯,从牙缝里挤出了个“是”字,从小到大,她从没有喝过陶杯里的茶。

    这个杯子还不算是太差的陶杯,但依然有股陶土的味道,重的几乎要盖过上好龙井的茶香味。

    各自出了老夫人的院子,宋熙勉强维持着笑脸请辞了。

    善杉三人走出一段路之后,胭脂拍手笑道:“刚刚宋姨娘那脸色可真是好看!要我说啊,老夫人向着夫人呢。”

    “老夫人自然是要向着夫人的,毕竟玩物和主母可不是能相提并论的。”素祺看了眼善杉,“下午的庙会还去吗?宋熙说的其实有道理,我们每年庙会似乎都会同宋公子遇上。其实不太合乎礼仪。”

    “不也年年会和李丕遇上吗?还有太尉那个嫡次子宋子树。”善杉想起这两个人就头疼,“要不是已经成了盘家传统,我才不想逛什么庙会,还不如去打猎。”

    素祺无奈的笑了笑:“偶尔一年不去,大抵不算什么的。”

    “不好。”善杉摇头道,“这几日我本就名声不好,要是再不去庙会让他们看看我没被休,话本子都指不定要写成什么样了。”

    一年一度的年末庙会有辞旧迎新的寓意,赶在年前走一遭,捐些香火许个愿,是每个大唐人的习惯,约定俗成。即便有些人不太信佛,但也会参与进来,图个热闹好玩,因为这一天的佛陀山满山都是喜庆的红纸、红丝带,还有香线的味道从山顶庙宇一直飘扬往下,袅袅青烟从子时起,到第二日子时才灭,天际麻灰时,就会有人徒步上山点香了。

    一天下来,山道上尽是络绎不绝的人流。

    善杉也在这些信徒的队伍中,但她不算是信徒,她只是来散散心的。

    走到半山腰果然就遇上宋舒白和宋子树了。

    “哟,这不是我们盘夫人吗?这几日过得应该是精彩极了吧?”宋子树没等善杉拔腿走掉,嘲讽的声音就已经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富豪从西班牙开始〕〔重生之桃源修真〕〔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舞女苏雪〕〔完美老公养成日记〕〔我把三个小舅子逼〕〔江山一瞥〕〔小哥哥,说好的不〕〔豪门强宠:湛少,〕〔怀抱你想念你〕〔穿书后成了小保姆〕〔贺山红〕〔巨星从校园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