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上千亿星辰〕〔天赐良缘之追夫记〕〔梅若雪〕〔如意络〕〔关山纪年〕〔重生八零甜如蜜〕〔悲催村女重生记〕〔天命神魔之战〕〔逆神封魔录〕〔五零俏军嫂养成记〕〔无上道境〕〔吾有一颗成帝心〕〔我在末世当大神〕〔我也不想当女配〕〔我师兄太弱了〕〔纵横无边〕〔叱咤终只二三人〕〔我被小强咬了一口〕〔斗罗大陆IV终极斗〕〔重生荒界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上家法
    “我可是太傅的嫡女!是和你们夫人同品阶的郡主!你们敢!”宋熙被寥寥无几的丫鬟护着,背靠着门喊道,“佟善杉!你个无父无母的煞星!你敢打我!我表姑姑可是太后!”

    “别什么?”善杉微微偏头问素祺,只有眼神落在宋熙身上,格外的冷,“刚刚她太吵,没听清你说什么。”

    素祺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只是叫您别自己动手,我下手有分寸,还是我来吧。”

    “晚了,胭脂已经上手了。”善杉丝毫不动的坐在主座,用下巴指了指宋熙的方向,“你去拦着点,别让胭脂真的弄死她了,毕竟还是个谁谁家的宝贝疙瘩。”

    宋熙毕竟是文人家庭长大,身边的丫鬟也都是不会武的,不像胭脂,是跟着善杉在兵器库里长起来的,一身力气普通的男子都未必比得过,除了没个分寸之外什么都好,这不,一巴掌下去,宋熙的脸立马就肿了起来,反倒吓了胭脂一跳。

    被素祺拨开的时候,胭脂委屈的道:“我这不也没想到她这么不经打嘛……”

    再等胭脂趁乱踹了宋熙几脚,人就二话不说晕过去了。

    撸好袖子还没开始打人的素祺看向了胭脂。

    “天地良心,我没下重手,就气不过想再出下气。”胭脂无辜的眨着真诚的大眼睛。

    善杉就笑了起来:“别跟干柳活(说相声)似的,行了,等我们一走她就立马醒了……”

    话音还没落,门外砸门的声音和盘老夫人的声音接连响起:“佟善杉!给我开门!”

    “哟,竟然还有报信的?”善杉面上的笑又平了下去,从主座上站起来道,“气也出了,开门吧。”

    “可是……”胭脂担忧的道,“万一老夫人……”

    没什么万一,是肯定要被骂了。

    盘老夫人一进门,看到昏死在地上的宋熙,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指着不知悔改的善杉哆嗦半天,才怒然道:“一家主母!你身为一家主母!天塌下来的大事你也不能自乱阵脚!可你看看你现在干的?这是一个主母做得出来的事吗?善妒、乱家,哪一条不足够休妻!”

    善杉没什么表情:“儿媳知错。”

    就差再接上一句“且不改”了。

    “谁动的手?”盘老夫人看了眼宋熙脸上的印子,差点厥过去,勉强站稳,吸了口气问道,“我问谁动的手!”

    胭脂跪下道:“禀老夫人,是我。”

    “就知道又是你!”盘老夫人怒道,“将军府上上下下难道就没有一个懂规矩的吗?不劝着主子做的错事,还敢助纣为虐!”

    “老夫人息怒,是宋姨娘犯错在先,我家夫人只是惩戒罢了。”素祺与胭脂一同跪下,“擅自将家法改成掌掴,是我们不对。”

    “倒是有个聪明的。”盘老夫人气道,“既然这么聪明,还懂偷梁换柱,怎么不在一开始拦着你家主子?”

    地下倒着的人此时悠悠转醒,一边低泣一边求饶:“夫人,夫人别打妾了,妾不该让小厮去门口迎您,妾这就去给您做糕点……您别打了……”

    胭脂怒目,就要从地上爬起来再去补几脚,硬是被素祺拉住了。

    “老夫人恕罪!我家夫人耳根子软,今日在庙里听人嘴碎,窝了火,一回来又遇上宋姨娘的小厮不知礼数,说我家夫人不容人,本只是想将人送回来让宋姨娘管好人,但我们俩气不过同宋姨娘起了口角,还动了手……望老夫人责罚。”素祺死死捏着胭脂的手腕,带着她请罪。

    盘老夫人赞许的看了素祺一眼,松了口气道:“如此说来,罪过在你们俩——龙婆婆,带她们下去领罚,这样的丫头未免太不懂规矩了!”

    “娘,是我叫他们打的。”善杉拦住上前的婆子,就站在素祺二人旁边,平静的道,“打她的原因也不是什么小厮,就是因为她该打。”

    听听这话!是一家主母该说的吗?倒像是什么市井流氓说的!盘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道:“你眼里有谁是不该打的?丞相李丕你都想打,你说你还有谁不想打?”

    “您不问原因就说她不该打,您眼里是不是就我无理取闹,其他人都有规有矩?”

    “夫人!”素祺反应再快都没能阻止善杉呛声。

    盘老夫人也上了火:“是!至少宋熙没有动不动带着人又是锁门又是扣人!说到现在你还是不愿意认错,行,今日我就好好管管你!来人——”

    “老夫人,事情得从昨日说起,老夫人……”素祺跪行几步,正要解释,被善杉阻止了。

    对视一眼后,素祺张了张嘴,也说不出口了,昨日之事不管成没成,总归是羞于启齿的,尤其是现在谁都没有证据。

    “愣着干什么?上祠堂请家法!”盘老夫人怒道。

    盘彦连忙退到一边,给龙婆婆让道。

    屋子里的人除了祥韵苑的都动了起来,去祠堂的去祠堂,准备家法的准备家法,反倒是善杉几人站在一边格外闲。宋熙此时早就被人扶了起来,她拍了拍膝盖上的灰,顶着那张肿成猪头的脸走过来,猫哭耗子的道:“夫人委屈了,都怪妾不知好歹,怕您寒气入骨,差人给您送了碗热汤。”

    善杉平静的看向她,今日的事从头到尾本就是她理亏,而且气也出了,没什么委屈的,唯一委屈的就是老夫人的态度而已,但也没什么大不了。

    这么想着,看宋熙都觉得看得更透彻一些了,善杉疑惑道:“你怎么这么高兴?脸不痛吗?”

    宋熙嘴角的笑一顿,面无表情的道:“夫人有心关怀我,还不如关怀一下自己,您等会儿比我痛多了。”

    善杉挑眉,想了想点头道:“也是。”

    正说着,来人传话:“夫人,请上祠堂。”

    善杉叹了口气,苦大仇深般的往祠堂走去。

    倒是还没见识过家法的宋熙格外的兴奋,就算是脸肿的不像样子也要蒙着面纱跟在后面,说是不忍心善杉被罚,身为妹妹过意不去云云,即便善杉几次说她去了会后悔,也依然不为所动,非去不可。

    既然这样善杉就懒得和宋熙多嘴了。

    但越走宋熙就越觉得不对劲,不是去祠堂吗?怎么这个祠堂的花花草草比她院子里种的还好?还有这廊下的灯,烛火强盛就算了,灯罩上还画着花草,不仅不像是祠堂反倒像是什么休闲之所。

    抱着疑问走进祠堂,宋熙更觉得不对劲了,祠堂内灯火通明,炭火烧的正旺,一进门便可见悬吊着的金桐莲花灯,灯下便是盘家祖祖辈辈的灵牌之位,香案前放着供奉品,再往前是两个蒲团,比寻常蒲团要厚实很多,表面还是类似于狐皮之类的动物皮毛,看着便格外柔软,与香案烛火相隔三四步的地方用竹帘隔开摆了一张低矮的长桌,从门口看不清里面,只朦朦胧胧的可见老夫人等人坐在里面等着。

    “还不进来?”盘老夫人道。

    善杉磨磨蹭蹭的走进去,不情不愿的、十分自觉的在长桌前跪下,宋熙这时候才看到这里也摆着与外间一般无二的几个蒲团。

    “行了,上家法。”

    宋熙忽略掉那些不合理的地方,握紧了手帕等着家法上来,一边抑制住嘴角的上扬一边想,盘岳青还要点一日祈福灯才会回来,就算是他再护着你,也救不了你!

    还没高兴多久,只见龙婆婆捧着不足十寸的托盘上来,凝神一看,托盘上摆着纸墨笔砚数件,没等宋熙反应过来,就听见善杉哀嚎道:“娘,我错了还不行吗?怎么不仅罚跪还要抄书啊?”

    严肃刻板且铁面无私的盘老夫人怒道:“罚跪都是家常便饭了,现在你是不怕罚跪的了,再不加点你还得了?上房揭瓦都敢了!”

    宋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这一顿揍挨了就是白挨了!盘老夫人竟然是个雷声大雨点小的!佟善杉揍自己这一顿所谓的家法就是抄书!难怪她有恃无恐,没有证据也敢上门打人!

    宋熙被气得差点一口气厥过去。

    其实善杉也没想到这次盘老夫人会这么做,盘家的家法当然不是什么跪祠堂抄书这么简单的事情,但是家法一般是在校场挨得,若是上祠堂那就是抄抄书的小事。所以盘老夫人一说上祠堂,善杉这边就安静下来,什么都不争辩了。

    不过见宋熙那么高兴,善杉想了想她脸上那一下是有点重,也就善解人意的没有解释,本是想让她多高兴几天,谁知道她非要跟来,这不,只能高兴一会儿。

    不过这家法对宋熙·来说虽然是不痛不痒的有意偏袒,但对于善杉来说却是真的头疼。

    抄一会儿书就玩一会儿的善杉扔下笔,第一百零八次喊累:“非得抄这么多吗,这都一天准备过去了。”

    素祺一边磨墨一边哄她:“晚间就能休息了,明日再抄一些,就能出祠堂了。”

    都是些什么人间疾苦啊。

    善杉叹了口气,趴在案几上不说话。

    还不如去校场挨几鞭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富豪从西班牙开始〕〔重生之桃源修真〕〔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舞女苏雪〕〔完美老公养成日记〕〔我把三个小舅子逼〕〔江山一瞥〕〔小哥哥,说好的不〕〔豪门强宠:湛少,〕〔怀抱你想念你〕〔穿书后成了小保姆〕〔贺山红〕〔巨星从校园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