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农女去种田〕〔强婚:千亿总裁来〕〔超品修仙小农民〕〔我的无限怪兽分身〕〔重生娇妻撩夫记〕〔腹黑娇妻宠不停〕〔诸天之主〕〔悲催村女重生记〕〔差一步苟到最后〕〔遮天魔尊〕〔不败元神〕〔御仙龙帝〕〔九界武皇〕〔我为天帝召唤群雄〕〔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校园全能王牌少女〕〔影帝他婚后总在崩〕〔重生之嫡出凤女〕〔我太难了寒哥哥好〕〔任女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缘
    想来五溪闻名大唐,自然还是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第二日一夜无梦的醒来时,善杉近日来的疲乏一扫而尽,眼神清亮,就是看着山间叽叽喳喳的雀鸟,都可爱了许多。

    “可是家里的香线有问题?”精神好了之后,善杉开始有心思琢磨这件事,“以前的香炉是谁负责点香?”

    素祺道:“以前都是外间的丫头芙蓉来点,但是芙蓉上月嫁了,之后是丹红在点……”

    “香线能有什么问题?”胭脂疑惑的问,“不过一根香,难道真能那么邪乎?”

    初唐时,不少皇子就是被这毫不起眼的香线要了命。善杉垂下眼眸思索起来,但这法子昂贵极了,所以一般只流传在宫里。尤其是近年来,香市难寻就罢了,连香主也销声匿迹,能找到的都是五溪大师这样的出家人,或是普通市面香料。若是没点能耐根本找不到愿意弄这阴损东西的香主。

    “如果真是这样,莫非又是宋姨娘?”素祺皱眉道,“她怎么晓得这么多阴损的招数?尤其是用香料做手脚,以前闻所未闻。”

    善杉叹了口气:“未必是她,毕竟除了让我虚弱点之外,宋熙也没有讨着任何好处,再说了,若是青羊在,还能说是为了支开我,让他俩培养感情。可现在青羊远在大漠,支不支开我不都一样吗?”

    即便是这么说,善杉也想不到还有谁会对她费这么大心思,就算有,也没有人能和宋熙一样在宫里有后盾,得以知道这些东西。

    可宋熙费这么大周章是要做什么?就为了让她离开盘家?

    那然后呢?

    她的心思根本猜不到,善杉也懒得在她身上花费心思,等午时的钟声敲响后,便带着胭脂去点平安灯了。

    人们总喜欢用自己最早到或是破坏了自己的习惯来做某件事来说明自己的诚心。

    于是午后时分,点灯的人就特别少,凌晨或是午夜才是人流量最大的。

    善杉不太喜欢这样的约定俗成,除非必须遵循之外,从不这么做。

    “点三盏。”善杉对僧侣行了佛礼,接过平安灯虔诚的提笔写上祈愿,一边准备将巴掌大的平安灯挂上灯池,一边听身边刚来祈福的人对僧侣说话,他说他要一盏最大的福灯,灯上要画有地藏菩萨。

    僧侣取灯的间隙里,有人同他闲话,问他是不是有了心仪的姑娘,地藏菩萨是出了名的格外喜爱女子。

    “替我姐姐点的。”那人道。

    “如今长安繁盛着呢,且令姐身份尊贵,自然能一世长安。”

    男子却道:“世间本就对女子苛刻,即便是长安也如此,更何况,长安未必长安。只愿我阿姐永远平顺如意,不沾尘世苦痛。”

    善杉扭头去看,这人正是昨日在石子路上遇到过的男子,今日他换了身衣裳,胸前绣着繁盛牡丹,其间夹杂着金光闪闪的线,雍容华贵极了。

    原来不是什么江湖浪子或是山头匪首,而是长安城中非富即贵的世家子。

    他察觉到善杉的视线,转头同善杉对视,一双鹰眼侵略性十足,甚至带着痞气。若不是善杉听到了他说的话,估计永远想不到眼前这个人其实心底柔软。

    “夫人,三盏灯皆挂好了。”

    善杉点头,随胭脂的搀扶站起来,对僧侣告辞,往外走去。

    目送善杉走出去之后,李耀问道:“那女子是盘岳青的夫人?”

    身旁随从模样的男子道:“回禀殿下,此人就是盘佟氏。”

    “她挂的灯在哪?”李耀问僧侣。

    “施主不妨找找,若有缘自然可见,若无缘,也无需强求。”僧侣念了句佛号,垂着眸道。

    随从怒道:“你好大胆子!我们殿下让你……”

    “有点意思。”李耀笑了笑,真背着手找了起来,“难怪我那皇兄就喜欢听李丕神神叨叨的说话。”

    转了一圈之后,李耀在一处角落停下,伸手拨弄着并列的三盏小灯,中间一盏灯上写着“长安人士盘岳青,字青羊”,左边的灯写着“长安妇盘常氏”,那右边的灯应该就是她的了。

    李耀看去,灯上却无人士,只写着“长安盘府”。

    “她只点了三盏灯?”

    僧侣道:“是。”

    李耀站在灯前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原以为她昨日只是说着玩……”

    不过还真可惜,这盏灯亮不了多久。李耀摘了盘岳青那盏灯,正要扔了,却突然窥见背面的笔墨痕迹,扭转过来一看,原来还有一行小字:小小信女愿以万千香火祈愿此灯之主一世长安,无苦闷,无憾事——长安女佟善杉敬上。

    “施主,你要的祈福灯取来了。”

    李耀嗯了声,面无表情的将灯纸撕下,只留了字句一面,剩下的灯身丢弃在地面,被金线云纹足靴踩了个粉碎,蜡烛挣扎着想留住灯火,只落得七零八落的碎一地。

    “她的字写得倒是不错。”李耀对僧侣道,“取一盏小灯来。本王带走。”

    僧侣依言办了,递灯时道:“施主何必强求,原该只一面之缘,如今您不仅毁了原物,还要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据为己有……到头来,只苦施主罢了。”

    “他迟早会毁,本王只是舍不得这好字随他毁去罢了。”李耀心情不错,含笑看了僧侣一眼,“小师父倒是真敢说,不怕本王杀了你?”

    “施主年年为姐姐祈福,从未间断过,如此赤诚,岂会是那般人?”

    李耀笑,眼中却无甚笑意:“但求多年赤诚,真能换阿姐一世长安。”

    提笔在祈福灯上写完人士时,李耀迟疑片刻,在灯后写上:小小信徒愿以万千香火祈愿此灯之主一世长安,无苦闷,无憾事——停顿片刻,李耀又添上了“无怨怼”三字,这才继续写“长安人士李耀敬上”。

    僧侣接过灯挂上灯池时,目光触及灯纸,见此微微一顿,却没有说什么,目送几人离去后,他才叹了口气,闭眼默念佛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重生之桃源修真〕〔富豪从西班牙开始〕〔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完美老公养成日记〕〔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小哥哥,说好的不〕〔豪门强宠:湛少,〕〔怀抱你想念你〕〔江山一瞥〕〔都市全能医皇〕〔逆武通天〕〔电子厂里开始的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