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阿猫阿狗也天才(真的是阿猫阿狗)

时间:2020-06-30作者:叒木臀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给何爸号了脉,风清扬忍不住哆嗦起来。 /又一个天生筋脉宽厚之人!又一个练武天才!何家你是要干嘛,用得着这么这么我这老头子么?!“我也是练武天才?我真的是练武奇才?!”何爸听了哈哈大笑,“那我也能跟电……那啥,也能使用轻功,飞檐走壁了!”“想啥呢!”何妈见何爸咋咋唬唬的,出言“训斥”道,“有客人呢,能不能安分点儿!一点儿武功都没学,想什么飞檐走壁,我看你跑兩步就喘还差不多!”说完,也将自己的胳膊伸到风清扬面前道,“让风先生见笑了……要不您再帮我看看?”听到何妈还让自己号脉,忍不住又是一哆嗦,只感觉这辈子的哆嗦都用在这了,就怕后面再哆嗦,胯下就怕兜不住了~“咳咳……也好,也好吧。”风清扬心想,何炳鸿、何父、何老太君,这三人都有血缘关系,那还真有可能是祖传的筋脉宽大,而何母是嫁来人,总不能也是天才……吧?颤巍巍的伸出手,切到脉搏处,内力缓缓运转,刚探索两个呼吸,就见风清扬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急匆匆的撤了内力。“呼~”深呼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平稳下来,声音努力想平静,可还是忍不住有些不自然道,“阖家无异尔!”“啊?”何妈总归是老师,虽然仅仅是小学老师,还是教数学的,到这句话还是听懂了,“那我也是练武天才了?”转头面向何爸道,“你看你那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谁还不是个天才……”谁还不是个天才?!风清扬听着直想跳起来给何爸一脑瓜崩,天才是这么好出的么,啊?!都是百年难遇的资质啊,以往只要出一个,各大门派都会抢着收,甚至大打出手都在所不惜……可自己眼前现在就摆着四个,你敢信?反正风清扬吓得不轻。听说何家上下都是大善人,也许真是这样,是老天对何家的奖赏吧……“那还用疏通筋脉吗?”何炳鸿问道。风清扬端起面前的茶杯,喝口茶水压压惊,说道,“不用,直接练习内功就好,只是第一次最好是让人指点着,将运功路线和相关穴位记清楚就行。”如果这都要疏通筋脉的话,像自己自己这等人就不用妄想练习功夫了!风清扬如是想道。“还请太师叔帮忙。”何炳鸿抱拳道。“嗯,你来指点运功路线,我在一旁坐镇即可。”“是!”何炳鸿应了一声,起身就要先教奶奶。“那,那那……我们能学么?”何爸小声问道。风清扬未做多想,只是略一沉吟便开口应下,“今天能遇见四位绝世天才,这是天意如此,总不能见璞玉临前而弃之不琢,实非我愿。这样炳鸿,华山的功夫都可传于你何家,但也仅限于你何家之内,除此之外不可轻传!”“是,太师叔!”一听自己的爸妈奶奶都可以学华山的功夫,何炳鸿欢天喜地的答应下来。看着高兴的何炳鸿,风清扬心中冥冥中有种预感,也许这也是自己来何家的意义吧,有种预感,要么华山的功夫要在何家手里威震江湖,要么要依靠何家传承下去……何炳鸿细心的给奶奶讲接着什么穴位开始,流转到什么地方是第二步,然后又是怎么走……如此十分钟,奶奶一下子根本记不下这么多穴位,反而一开始说的都忘记叫啥穴了。“哎呀,你非逮说叫啥穴位,你刚(只)和俺说说从哪转到哪不就行兰!”奶奶被一个个的穴位名称搞得晕头转向的,忍不住埋怨道。“对啊!”何炳鸿一拍自己的大脑门,奶奶学功夫无非是自己练着玩儿的,又不用去教别人,只要会用就好了。于是何炳鸿改变策略,只教导奶奶怎么流转,什么地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只说了四遍,带着奶奶运转了一遍,奶奶便轻松记下了!!“成了!”帮着奶奶运转一遍后,奶奶便可自己拿度呼吸,很是适应。何爸看着早已经眼馋的不行,急忙道,“快来教教我!”“好!”何炳鸿应了一下,转头问道,“太师叔,没什么错误吧?”风清扬点头捋须,“很好,没有错误。”就在何炳鸿要教导急不可耐的何爸时,奶奶的小猫突然跑了进来,脚下的肉垫儿让它跑起来一点儿声音也没有,直到奶奶抱起小猫。“哎哟哟,俺那小祖宗,你这是含着啥啊?!”众人听见奶奶的话,都下意识的看向小猫。只见小猫跳到桌子上,嘴巴一松,一个黄色的纸包啪嗒掉桌子上,完了还用小爪子拍了拍,张嘴柔柔的叫唤一声,“喵~”“这是啥?”何爸被打断也不恼,既然被打断了一会儿再学就是,不过这黄色纸包是啥?何爸伸手拿过来打开一角,露出里面白色的粉末。“这是……盐?”何爸不确定道,伸手想要闽一点尝尝。“不可……”风清扬刚出言劝阻,只见一道细小的残影闪过,何爸手中的纸包已经不见了。再看时,却发现小猫叼着纸包出现在桌子的另一端,放下口中的东西,冲着何爸摇头叫唤,“喵喵~”“不让我尝……这东西有毒?”何爸看这样子,也是猜测。动物的敏感程度比人要高得多,也许是小猫感觉到这东西有危险,所以才不让何爸品尝。而风清扬却被小猫刚才的速度惊呆了,这还是猫吗?何家的人变态也就罢了,怎么连猫也这样,就这速度,妥妥的一流高手!!!这个何家真是、真是……心中真是了半天,还是没找到合适的词语形容,只是感慨,何家要是也养狗的话,也是不平凡吧!想及此,就看见一只硕大的满脸沙皮的狗头从何炳鸿身后探出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下巴垫在炳鸿的大腿上,舒服的呼噜噜起来。风清扬顿时觉得一紧,不知为何,突然有股尿意涌来……“这是什么东西啊?”何妈拿过纸包,端详了许久也没看出门道。何炳鸿刚才听到风太师叔喊话,想到风太师叔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见识肯定广泛,便开口问道,“太师叔,您可是认识此物?”风清扬接过纸包,轻轻搓了一点放在鼻下喂喂嗅闻,一会儿点了点头,仿佛是确定了一般,拍拍手将粉末弄干净说道,“这是迷药!”“迷药?蒙汗药?”何炳鸿诧异道,“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哪儿来的?”“对啊,家里怎么会有这东西?”何爸也一脸愣愣。“也许我知道了怎么回事。”众人闻言齐抬头,正瞧见风清扬一脸郑重沉思!

    w&lt;/p&gt;</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