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雏鹰论剑定华山

时间:2020-06-30作者:叒木臀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除夕过后,这天气也变得晴朗居多,不再像面前,时不时的刮风下雪。今日初六,天蒙蒙亮,何炳鸿已经起床穿戴整齐。下了楼,从北面的沿街门出来,打一声呼啸,只见一道黑影突然划破薄暮,速度简直跟弩箭一样迅速。看着射向自己的“暗器”,何炳鸿一点儿也没有慌张,甚至连躲避的意思也没有。待黑影靠近何炳鸿,一个转折,仿佛有灵性一般,绕着炳鸿身体转了一圈,缓缓减速才看清,原来是何家的小麻雀!扑楞楞!一双透明的跟红水晶一样的小脚丫,抓在何炳鸿伸出的手指头上,咕噜噜的转动着脑袋,一会儿看看左边一会儿看看天。“好了,咱们开始今天的锻炼吧。”何炳鸿轻轻一举手,小麻雀振翅飞翔,“啾啾啾”的叫唤着,意思是让何炳鸿赶紧的。清晨锻炼,从跑步开始。稍微活动一下身体,何炳鸿开始慢跑。此时华阴县整个的还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中,虽然天已经开始放晴,但城内建筑繁多复杂,倒是还很昏暗。街道上稀稀拉拉的人,不是准备开店营业,就是准备抢先好地方准备摆摊的人。一路慢跑出了刚刚打开的城门,何炳鸿的速度开始提升起来。“啾啾啾!”小鸟一直在前方领路,不管何炳鸿如何加速,仿佛始终追不上小鸟。待跑了小半个时辰,华阴县城早已经被甩在身后不见踪影,此时何炳鸿正处在华阴县通往外界的官道上。一扭身子,何炳鸿往路边的山坡上跑去,没一会儿就已经深入林地中。“就这儿吧!”看这里已经是山岭之中,树木茂盛错综复杂,正是练习轻功的好地方。“准备好了吗,我要来啦!”何炳鸿对着空中喊道。“啾啾啾~”“嘿,看给你傲娇的,可别让我这次逮到你,我可是比昨天厉害多了,我可是又想到了一些技巧,一定能更灵活!”“啾啾~”何炳鸿凝神待发,大喝一声,“俺来也!”内里运起,身影瞬间激射而出,右脚蹬地处隐隐有焦糊的黑色物质残留,仿佛被电过一样。过快的速度竟留下一点残影,正要抓住小鸟的手已然伸出。不过小鸟反应和速度也都不慢,何炳鸿速度快,小麻雀却更胜一筹。总是临被摸到前一秒“险险”逃离,在树木枝丫间来回穿梭,何炳鸿紧随其后,不时的腾空翻转,脚踩树干枝叶,身体犹如幽灵,在树林中时隐时现。为了捉住小鸟,何炳鸿在快速追赶中,不时的将武功招式使出来,频频变换,倒是练武更加顺畅。半个时辰过去,何炳鸿还是没能捉住小鸟,此时气喘吁吁的他已经停下来慢慢走着,“怎么、怎么还追不上你,这不、不科学啊……”“啾啾啾!”傲娇的小麻雀才不去深究速度问题,只要你撵不上自己就ok啦。一人一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慢慢的往华阴县走去。此时天已大亮,路上偶尔也有行人马车走过,往华阴而去的希望赶个早集,背华阴而去的也是赶早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快要走到城门时,身后突然传来马蹄的声音,何炳鸿赶紧往旁边让路。转身看去,一人一骑风尘仆仆的向着华阴县城门奔来。“咦?”骑马之人奇怪一声,并没有从何炳鸿让出的路过去,而是一把勒住缰绳,奔马“肆屡屡”仰头嘶鸣几声,扑腾了两下,便稳稳的停在何炳鸿身边。“老三?”听到喊声,何炳鸿这才正眼打量来人,那人端坐马上,马匹扬蹄也不见掀动分毫,一身劲装有些皱吧,很显然这一路奔波时间不短,头上斗笠裹着帽子一样的瓜布,连嘴巴一块捂住,听声音嗡里嗡气的。那人见何炳鸿没认出来,干脆伸手取下缠住脑袋的裹布,这才让何炳鸿眼睛一亮,笑喊一声,“大师哥?!”没错,来人正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何炳鸿对于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遇见大师哥真的是惊喜加奇怪,于是上前帮大师哥牵住马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啊大师哥?看你这样子,急着去哪儿啊?”令狐冲哈哈一笑,一个翻身下了马,任由何炳鸿牵着,两人慢慢的向着华阴县城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今年的五岳剑派比试定在咱华山,我这不是要去送信吗,一大早就上路了,不然没法给其他门派留出足够的时间来咱这。”“哦……给其他门派留出赶路的时间……”何炳鸿嘟囔一声,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问道,“什么?五岳剑派比试?华山论剑?!什么时候?”对于何炳鸿突然瞪眼,令狐冲吓一跳,“你一惊一乍干啥?不是华山论剑……哎,怪我没说清楚,这个五岳剑派比试,仅仅是咱这些年轻弟子们之间的一个交流的机会,可不是像争夺五岳盟主那样。”我就说嘛……何炳鸿稍稍放了心,看来记忆并没有出错,在左冷禅当了五岳盟主之后,这笑傲江湖世界可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华山论剑呢,直到岳不群成女装大佬后才又是一个轮回。两人边走边说,回到了西楼之后,何炳鸿也知道了这次的师门任务:先是劳德诺被岳不群安排去嵩山派送信,也不知道这是有意还是无意,再就是令狐冲手持其他三门派的信件,先是来华阴县,带着何炳鸿一块儿去送完这三个门派的信件。“泰山派、衡山派、恒山派,这三个门派我们一起过去吗?”“泰山派在山东泰安,衡山派位于湖南衡阳,恒山派是佛门一支也位于山西大同。要是咱俩一块儿走,时间甚是紧迫,这样,你之前没怎么在江湖中有动过,那你就去恒山派吧,路途近一些,权当江湖历练。我就去泰山、衡山两派,先向东再往南,也还算顺路,如何?”何炳鸿自是事无不可,反正都没去过,去哪儿都一样。不过看得出来,大师哥很照顾自己。不说恒山派是距离最近的,而且作为五岳剑派里唯一一个以女性为主的门派,总是让人更容易接受一些。而且听说泰山派的天门道长,虽然嫉恶如仇、刚正不阿,是个当之不愧正大光明的正人君子,不过就是脾气爆了那么一丢丢,就一丢丢……不过一提到天门道长,就连令狐冲都头疼的直咧嘴。很快到了客栈,让小二大牛牵了马,何炳鸿就拉着令狐冲进了小楼,一进门就大喊道,“妈,我大师哥来了!”何妈从里屋出来,身上系着围裙,手里正托着一瓷碟,“哎,冲儿来啦,快来快来,正好炳鸿他奶奶蒸了枣糕,赶紧趁热乎尝尝……”

    w&lt;/p&gt;</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