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一零八章 武馆名西楼

时间:2020-06-30作者:叒木臀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吃过饭没事儿,何妈陪着奶奶遛弯儿,出了院门顺着门前的街道随意溜达着,这里是住宅区,并没有几间商铺。

    过了两个路口后一转弯,眼前居然出现了一所学校,何妈上来兴趣凑前一看,正门口挂着一块木质竖牌匾,白底黑字——北洋大学!

    “这个寒有学校噢”奶奶隔着老远就看清了学校名称。

    “是啊,北洋大学,听说民国时期已经有很多著名学校了,没想到现在见到一所。”何妈看了看,也想着进去瞅瞅,看看这时候的大学跟现代的有什么区别。

    不过现在就先算了,毕竟是来陪婆婆遛弯儿的,而且人家也不一定让进,还是后面有机会再说吧。

    从北洋大学再次出发,往东南走,没多久就进了闹市,这里不仅有各种商铺饭店,更是有天津各个政府部门分布。

    军统站就设立在这里,只不过稍微偏闹市边缘,场地够大,三座排列整齐的楼房,围着一大块空闲场地,里面停着这时候的车。

    这就是余则成潜伏的地方,也是国民党天津处各种情报的聚集地。

    何妈跟奶奶也没停,直接转弯遛着回了家。

    这时军统站二楼一扇窗户,仿佛被风刮过,轻轻的“哐铛”一声,摇晃了两下便关上了。

    “报告!”

    “进来!”屋里的陆桥山正和余则成在说笑,“怎么了”

    “处长,刚才我们的人看到何家夫人和老妇人了。”

    “看见何家夫人”陆桥山随口问道,笑着对余则成道,“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在哪儿看到的”余则成也是一边点头附和,一边笑着问了一句。

    “就是刚才,小孙在咱二楼窗户看见的,发现何夫人跟她婆婆在遛弯儿。”那人说着,有些不太敢开口的说道,“这……条例上说只要敏感人物出现,就上报,而且这里是咱的地盘,属于马队长防务……”

    还没说完,就见陆桥山已经耷拉下了笑脸,面色很是难看道,“什么敏感人物!还马队长,你怎么不直接报告给站长!

    何家是特殊人物,不要用那对待敌人的眼光来看,这是咱站长反复强调的,你怎么听的!

    还马奎马奎……这里是天津站,若有情报一定是咱情报科先甄别,不要随便告诉任何人,包括站里的!万一有个……泄露了情报,何家的安全出问题,你全家老小一起算上都付不起责任!”78首发

    “哎行了行了,消消火……”余则成在一旁打圆场,摆摆手让手下先出去。见关好了门,余则成才开口,“怎么了这是,陆老哥,这么大火气难道是……”

    陆桥山摆摆手,端起水杯狠狠一倒,发现没水,又猛的盖上杯子盖,“彭”的放到桌子上。

    “我就跟你直说了兄弟,马奎,他实在是猖狂啊,总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啊~也不看看他什么时候来的,一直觉得站长老大他老二!

    你也知道,咱站里缺个副站长……”

    “哦,明白了,马队长有想法”余则成点头道。

    “可不是,你说说他够资格吗,啊!我可是跟着一直从头干到打跑鬼子,哦,他这么一插手,还想好事儿都占了去!”

    余则成给陆桥山水杯里蓄了水,重新坐下说道,“这您放心,站里上下可都看着呢,谁付出的多、谁有资格,心里都明白。”

    陆桥山听着这话,心里舒坦了,笑容也重新绽放,听这话的意思,余则成不仅是认为自己最有资格,而且他也不争……毕竟,站里有资格当副站长的,也就他们三个人。

    “还是余主任识大体、有见地!”

    “哎!”余则成有些“不好意思”的一摆手,“再说了,站长不也在看着的吗,有他老人家在,放心,肯定错不了。”

    “那倒是……”陆桥山此时心情大好。

    “对了,你说何家人出现在这……不会是有什么事儿吧,毕竟站长可是让我多跑两趟何家的,我还刚从那回来”余则成佯装随意的问道。

    “嗨,能有什么事儿,我有消息的,何家这俩女的,有一习惯,就是饭后遛弯儿,今天估计是溜达这儿了,没事儿!”

    “哦,是这样……”余则成“了然”的点头。78更新最快 电脑端:/

    此时何妈和奶奶刚回到家,正好看到家里来了人。

    介绍一番后,何爸道,“正好余主任给了咱一座武馆,一起去那看看吧。”

    何炳鸿出门喊了黄包车,也给甄如海跟甄蜜喊了一辆,六个人三辆大车,在何爸掏出纸条,报出上面的地址后,三辆车子在车夫的嘿哟一声中开动。

    虽然坐过一次这种黄包车,但再一次坐还是新奇的很,纯靠人力拉动这种能坐两人的简易铁架篷布车,在刻意的调整下,意外的平稳!

    过了几个街区,在满是酒楼客栈的后街停下,这里比前街还宽敞,都是大院大房。下车粗略望去,几百米长的大街上仅仅七个大门!

    而何家的西楼武馆就在拐角第一家,占地最大的一家,虽然看不出里面怎样,但光从外面的院墙的长度来看就是这样。

    几人下车后,何炳鸿付了车钱。所有人站在门前抬头看着这阔府大门,上悬黑底牌匾,笔迹遒劲震撼的四个大字——西楼客栈!

    甄如海对于牌匾没什么感觉,只想着里面会如何,而甄蜜也是看着气派的门口,不自觉的微微张开了饱润蜜唇,看一眼门口的两个石狮子,仿佛正在盯着自己,于是赶紧的低下头,躲在自家叔叔身后。

    何爸看了一眼,心中也是震撼,不过比不上甄氏叔侄震撼,毕竟来自后世见识还算可以。

    于是当先推开门……嗯,真的推开了

    “何老爷!”

    门一开,就看见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穿着灰蓝色棉袄棉裤,腰间系着布条腰带,正弯着腰开门。

    “你是……”何爸有点萌。

    “老爷,我姓严,是马长官安排来照看武馆的,昨儿接到消息说是何老爷来接收,这不找了人来好好打扫一番,也好让您来了能用上。”

    “是马奎……马队长”何炳鸿脱口而出。

    “对对,是马队长。”

    何爸点点头,“辛苦了老严,里面都打扫好了吗”

    “哎!”老严忙不迭的点头弯腰,“已经都弄好了!”

    “走,进去看看!”何爸朝着身后众人点头。

    众人都进了大门,入眼的就是一个大演武场,估计四五百坪的正方地基,上面还铺了小一丢丢的圆形青石面,全是二十公分厚的大青石。

    面对正门的是一面影壁墙,上书红色大字“武”,霸气森然。

    演武场两边各有四个铁制兵器架,不过并没有兵器在上面。

    “所有的兵器,都封存在了仓库里,要是何老爷需要,我下午找人开了封、摆出来”

    何爸看着偌大的场地,很是满意的点头,“好!老严啊,你是在这一直当管家”

    “是的何老爷,这整条街有六家武馆,军统局本来都让我在管着,后来其他武馆陆续被人拿了去,改成了别的用途,只剩下您这座最大的西楼武馆……算起来到现在,约么近十二个年头啦!”说完,紧张的看着何爸。

    “这么久了……”何爸沉吟一声,道,“想来你对这里肯定很熟悉”

    “熟悉,都熟悉!”

    “嗯,那如果老李你不嫌弃,后面你就继续替我搭理这武馆,当个管家如何至于工钱,以前多少,现在照旧……不,再多一成!”

    “谢……谢谢何老爷!”老严激动的有些结巴,这年头能有份安稳的收入不容易,现在外面正乱着呢,跟着一位有大能耐的老爷干活,这可是看出十七八里路也找不到的活儿!

    毕竟何家,谁不知道啊,最近的报纸可都在说这位大人物。

    只不过雇佣一个人而已,也用不着大商量。定下之后,何爸就想再去后面看看,不料刚说出口,就被甄如海喊住。

    “何大师……”

    “大师真不敢当真,不然你就喊我老何、何先生,就是忠老哥也行。”

    “那行,忠老哥,您看这武馆也到了,咱俩搭把手”甄如海此时看着偌大的演武场两眼挪不开,厚重的青石地面呐,真不知道踏上去打两场是什么样的感觉……

    “行是行,可这连武器啥的都没有……”

    “您用武器吗”

    “不用啊。”何爸。

    “我也不用呐!”

    “…………”

    看着痴迷的甄如海,何爸很是挠头。突然看到幸灾乐祸的臭小子,突然咧嘴一笑,说道,“甄兄啊,既然你这么期望,我也不好拒绝,不过……说实话,现在我实力已经大不如前啦,毕竟事情太多,奔波劳碌……不过呢,我家这臭小子可是得了我全部真传,更是比我当年还要厉害一分,你要是赢了他,何某就甘拜下风!”

    “何少爷”甄如海有些质疑的打量着看起来有些消瘦的何炳鸿。

    何炳鸿:“”

    w&lt;/p&gt;</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