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疫不容辞〕〔这医生太懂我了〕〔最强神壕〕〔我的1982〕〔超品赘婿〕〔重生之苍莽人生〕〔百花大帝〕〔我的佛系田园〕〔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房东实在太飘了〕〔越界招惹〕〔黎隐传奇〕〔恶婿当道〕〔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异界魔头在都市〕〔回到大唐当皇帝〕〔大漠孤烟之庆丰城〕〔我是个么得感情的〕〔纵横无边〕〔一剑行道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七章 赌气
    一场旷世大战却在瞬息就结束,众弟子心驰神往,只盼能多看一眼。

    师弟们都向道静祝贺,如此三气,当世能敌者,寥寥无几。道静微微一笑,摆手不认,青灯仙子说了几句,去了夏珺格身边。见着周归璨这番模样,对道宁真人道:“多谢师兄出手相助。”

    “多谢道宁师伯。”夏珺格也咧嘴笑道。

    道宁摆手道:“没事,只是不知为何掌门明知你们二人在这,却还如此做。”说着看向远处石阶上的道静真人。恰好道静真人也看过来,对道宁微微点头,道宁笑了一声,不再看他。

    青灯仙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低声道:“珺格,先带归璨去南苑歇息。”

    周归璨低着头,嗫嚅一声:“多,多谢师伯。”

    夏珺格点头道:“是,师父。”又对周归璨道:“你还没多谢我师父呢。”

    青灯仙子皱眉道:“行啦,都是同门师侄,说什么谢与不谢,快去吧。”

    玲珑与桑云走来,均询问身体如何,夏珺格劳烦挂念,三人带着周归璨离去。

    成不斐瞧见,从旁边追过去。

    道宁叹道:“那何太傲可真是不凡呐,听说是从西方而来,不知这西方近百年来,出了什么大人物?”

    青云仙子道:“西去三千里,是敦濡之地,五百年前……”说到这里,与道宁互望,均感觉一丝不安。

    良久,听到道宁说道:“当年道恒掌门所犯下的罪孽,如今,有人来寻了吗?”

    青灯仙子拂袖道:“珺格从采菊镇归来,在巴山遇到这何太傲,与他交过手,故意输给珺格。她在江滨歇息,何太傲半夜追至,这一次动手,也是没有分出胜负便又走了。珺格害怕,不敢停歇,一路赶到浅野山下,谁知这何太傲却还是跟着,不过并没有交手。他为何要与珺格两次交手?若是试探道法,珺格才飞剑摘花之境,他如此修为,如何看不出来?只盼他不是小人就好了。”

    道宁慢慢走去,说道:“依我看,他倒不至于如此卑鄙无耻,至于跟随珺格嘛,或许正好遇到,得知她是剑阁弟子,戏耍一番。”

    青灯仙子跟上,闻言道:“若是如此就好了。”两人走去剑所。

    夏珺格带着周归璨回晴琅峰南苑,刚过了三门,便听到成不斐呼唤她。

    玲珑和桑云相视一眼,玲珑道:“夏妹妹,我们带周师弟过去吧,你在这里等一等成师兄。”周归璨回头看了一眼夏珺格,夏珺格笑道:“没事啦,你与师姐们去也是一样的,师姐们可都是好人,你莫要害怕。”

    玲珑倒是无所谓,桑云心底却大大不是滋味,与周归璨隔的甚远。心想师父怎么还让我们带他去南苑,咱们都是女弟子,如此不避嫌吗?只是师父吩咐了,她也不敢违背,带过去不理就是了。她把想法给玲珑说了,玲珑横了一眼,说道:“桑云师妹,可不能这样,周师弟是道贰师叔的弟子,咱们师父对道贰师叔可是极好的,你没看师父平日里都不理会俗事,唯独道贰师叔过世才……”

    桑云哼一声,不过终归是不说了。

    周归璨一直想着何太傲的话,心中燃烧了一股希望,只想养好身子,就去木林镇取回师尊骨灰。心中也是暗暗发誓:“周归璨,枉你自称男儿,却不及女流之辈,若是不振作,便去死吧!”

    夏珺格等到成不斐,他见只有夏珺格一人,心中好受了些。

    夏珺格道:“成师兄,你找我,做什么?”说话间,望着周归璨他们走去的方向。

    成不斐道:“我来看看你,怎么样,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吧?刚才那么危险,你怎地还去管那废物。”夏珺格听到成不斐说周归璨是废物,不悦地道:“成师兄,周师弟是我们的师弟,你怎能如此说他?”

    成不斐哼道:“小珺师妹,道贰师叔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清楚,他这弟子,平日里不修炼,如此教出来的弟子,自然也是废物一个。不然,道贰师叔也不会横死天莽山,若是好生修炼,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夏珺格转过身道:“成师兄,道贰师叔是咱们师叔,你却如此说他,我不理你了。”

    成不斐见她生气,对周归璨更是恼的很,却又赔笑道:“好啦,不说便是了。”

    夏珺格哼了一声:“师父让我们先照顾周师弟,你可不能在他面前这么说,不对,是再也不能这么说。”

    成不斐眼珠一转,点头道:“是,我不说。”

    夏珺格这才转身,笑道:“说好啦。”

    “嗯,说好啦。”成不斐伸手刮了下夏珺格的鼻子。她避开道:“我先过去啦,周师弟身子羸弱,刚才又伤的不轻,我得去照顾他。”说完就要走。

    成不斐心中又气,冷道:“怎地,他一个大男人,还需要一群女子照顾吗?”

    “不是,他伤势很重,需服药歇息。”夏珺格没有多想。

    成不斐拦住夏珺格,说道:“小珺师妹,我带你去采花吧,有玲珑师妹她们照顾就行了。”

    夏珺格惦记周归璨,摇头道:“不去,你别拦着我呀。”

    成不斐道:“我就拦着你了。”

    “让开啦。”夏珺格以为成不斐在逗她,便从一旁钻过去。成不斐不让,脸上堆着笑:“走吧,我们去北山采花,这大雪落下,有一花却不谢,在雪地依旧长的好看。”

    夏珺格见他不是说笑,便道:“成师兄,别闹了,我真要回去了。”

    “回去照顾他吗?”成不斐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冷巴巴的问道。

    夏珺格道:“怎么,你还怕我去照顾他吗,成师兄你心里想什么了,周师弟身受重伤,道贰师叔已仙逝,足下只有周师弟一人。我们不照顾他,还有谁能照顾他,成师兄,让开了!”

    成不斐听她说的如此冷漠,心中气极,让开道:“好,我让了就是。”

    夏珺格走了几步,回头道:“成师兄,你也别恼。”

    成不斐看着夏珺格,心中顿时不是滋味,他似有感觉,她正在慢慢的离自己而去。心中苦恼,一甩袖,背过身去。夏珺格见他如此,垂下眼帘,心中思绪万千,却怎么也理不清,一咬牙转过身去,再也不停。成不斐听到脚步声,赶紧转身,看着夏珺格走远,脸上寒气密布,用力握拳道:“好哇,好你个周归璨!”

    召红萃偷偷躲在一旁,将一切都看完,悄悄躲进树后。

    夏珺格走了一阵,心想:以前一直以为成师兄能明是非,怎么今天却如此恼怒?连师父都要这么做,难道师父是错的?她眼中一亮,看到了玲珑等人的背影,笑道:“定是如此,师父怎能错,可成师兄他们也没错。错的,是道贰师叔,可周师弟没错。”她小跑一阵,追上几人,入了南苑大门。

    剑所正殿内,道静真人端坐,两侧各站一持剑童子,灯火摇晃之中,他微微睁开眼。适才耗费不少真气,他调息了一番,才与众人说话。

    道远心中最急,抢着道:“掌门师兄,那何太傲的修为,具体有多高?我见你那三气如此刚猛,却不能将他重伤。”道远所言,也正是其他人所想。弟子奉茶之后,关上了剑所大门,屋内锦缎华丽,堂中有一尊碳炉,即便不运真气,也不会觉得寒冷。

    道静真人叹道:“何太傲…此人修为的确不可小觑,我方才动用三气,第一是不敢轻敌,这第二嘛,闭关许久,也想看看这三气的威力如何。让师弟、师妹们见笑啦。”众人互相奉承,道静又道:“我练成三气,修为也算是踏入了第七境,若所猜不错,何太傲最低也相当于我浅野剑阁第六境界,飞剑逐日之境。”

    众人点点头,认为何太傲的修为的确不俗。

    火萝仙子声音温婉,却带有一股煞气,说道:“掌门师兄,这何太傲方才有一招,像极了当年刀放空的一招,不知掌门师兄可曾发现?”说完,目光转了一圈,这句话问的是道静,却也是在座所有人。

    道致点头道:“不错,那拔刀……像极了刀放空啊。”

    青灯仙子与道宁也都认可。

    道静喝了口茶,手指微微弯曲做了个势,道:“的确,刀放空的九刀,第一刀便是这拔。所谓刀下横劲,成刀之魂,拔刀一式鬼神惊。火萝师妹,你是认为,何太傲是那刀放空的弟子?”

    火萝仙子摇头一笑,看向青灯仙子,徐徐开口:“我倒是不知呢,青灯师妹,你认为呢?”

    青灯仙子淡然微笑,说道:“火萝师姐,刀放空过世六十年,这何太傲的年纪看起来,似乎只有三四十岁。若他是刀放空的弟子,这年龄上,可是不符呢。”

    火萝仙子道:“刀放空修三百余载,死去之时仍是三十模样,你我都是修炼之人,这容颜可是越活越年轻呢。”

    道灵真人捋须道:“对啊。”

    青丝仙子正在数着花瓣,听到大家的讨论,忙里插话道:“依我所见呀,他刚才虽然有作拔刀之势,但终究却未拔刀。第一呢,他手中无刀,第二呢,若是刀放空的弟子,掌门师兄,师妹我说的话若不好听,还请见谅。若是刀放空的弟子,怎敢只学了拔刀便来挑战?但若是学了九刀,为何却只使出了第一式拔刀?刀放空当年的九刀,莫说是东上,便是四海之内,几乎罕有敌手。”她说的甚是明白,美目瞧了瞧大家,又继续低头数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门祸害〕〔最佳赘婿〕〔我就是超级警察〕〔娱乐圈奇葩攻略〕〔我竟然是白骨精〕〔穿书后,胖喵儿在〕〔九龙之戟震异界〕〔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仙途遗祸〕〔重生九零之麻辣小〕〔这个反派boss不好〕〔虚空升级系统〕〔天道萧遥〕〔蓝色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