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情说爱:宠妻无〕〔穿成八零福气包〕〔我有一个聚宝盆〕〔神秘山里汉:辣妻〕〔反派老公在线养参〕〔纵横九千年〕〔今天女主黑化了吗〕〔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万年小妖爱上我〕〔仙师无敌〕〔逆天狂妃:邪帝,〕〔九阳火圣〕〔时空寻夫:农女有〕〔大国制造〕〔我爬出来了〕〔我有一口仙气〕〔林少的恋爱交响曲〕〔夫人每天都在线打〕〔和亲公主〕〔侧福晋不悠闲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初试药浴
    “滚!”

    老实说,在这决定性命的一刹那江无尘想过许多个版本,譬如女子会迟疑片刻后容许他解释自己的莽撞行为,毕竟边上那个身为房东的胖子还唤他一声老大;即便她冲动的直接执剑刺下去也有几分道理。

    可偏偏就是这么的干脆利落,女子怒斥一声的同时,已然后撤回房中,将房门嘭的一声关上。江无尘怔怔的盯着那摇晃的门框,搞不好这场雪再下一夜,就能连门框带屋子整个压垮。

    迅猛的风雪在院子里兜了一圈,冷厉的寒气逼得门外两人同时打着哆嗦。江无尘望向张猛时,这家伙躲闪着目光望着院子,“你看这雪,白乎乎的……”

    “够狠!”

    江无尘本想破口大骂,可毕竟他也是寄人篱下,又担心惊扰了隔壁的姑娘,再次拔剑出来削了他。万一张猛不爽,也跟他收租的话,就太伤感情了。

    “看不出来,还挺会做生意。”

    江无尘边说边走进屋子,外面实在太冷了。

    张猛屁颠屁颠的跟着进了屋,还不忘带上房门,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火折子,黑暗中立时涌出了光明。

    “出门在外不容易,得学会精打细算。俺租地花了三块魂玉,租给她只收了五块。不然靠什么撑到春考?”

    江无尘呆了,越来越觉得张猛真特娘的是个人才,分明长着一副敦厚老实的模样,却不曾料竟是如此腹黑。

    “隔壁是个结魄境四星的风魂武者,实力远在你之上,我敢断定你方才的话已经被她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了。”

    江无尘并非在胡扯,剑指在他眉心的那一刻,对方的信息已经暴露在他神目之下了。而眼前这个刚刚点上烛台的胖子猛地回头,一脸煞白的望向江无尘,一副如临大敌的怂样。

    “那咋办?”张猛对江无尘的话深信不疑,也许一切的信任就源自于江无尘戳他通阳穴的那一针,药师虽然是漠雪帝国最没前途的存在,但正因如此,药师的面纱往往最为神秘,他已经极力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钱都收了怕个球,街上有专门为提前赶来备考的考生准备的客栈,都是精装修,租金也未必有你黑,她选择住你这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对你有所图谋,要么不喜欢住在人多的地方。”

    江无尘话刚落音,张猛嗖的一下双臂环抱于胸,神色慌张。

    “得了!就你这模样人家姑娘还没这么想不开。”江无尘瞥了一眼手里的药包,“去造个沐桶,不漏水就成。”

    “现在?”

    张猛错愕。

    “立刻去,不然寒毒攻心你小命难保!”

    张猛目瞪口呆,片刻后裹紧棉衣,操起斧子夺门而出。

    望着这傻胖子的背影,江无尘暗暗安慰着自己的良心。寒毒攻心是他瞎编的,这货不过是冻出了皮外伤,再让他冒着风雪大晚上出去伐木做家具,着实是狠了点,但付出总是有回报的,江无尘手中持着的这部药师手册就是他的接下来要做的事。

    药师手册上记载着一些简单的方子,他药师等级太低,还只能打开前两页,但基本的治病疗伤都是小儿科,最有用的还是些强身淬体的良方,多是以药浴为主,因此他需要一个盛汤药的容器。

    最终,江无尘的视线在末端的位置停下,在去往交易行的路上他已经提前翻看过,但现在他又翻看了一次确保万无一失,因为那里有让他觉醒魂力的方法。

    毕竟是要在魂祭大陆上混下去的,他总不能拖着这副废躯悬壶济世。

    夜已深,张猛扛着个木制的器物匆匆归还,江无尘看不出这是个什么形状,但张猛拍着胸脯说不会漏水,他便没再对外观上有过多的要求。

    “打水来。”

    江无尘吩咐着,尽管张猛已经冻的体无完肤了,但这差事还得张猛来,毕竟以江无尘的身子骨,拎桶水也是个严峻的考验。

    “水……没水啊,外面到处都是雪,我也没打井。”张猛一脸尴尬。

    “这就是你入宗以来不洗澡的理由么?”江无尘虽这样说,却也理解张猛的说辞,“铲些雪来装满它吧,我有办法。”

    张猛先是狐疑,却也乖乖照做,脑子里大概还在回荡着“寒毒攻心小心丧命”的鬼话。

    雪很快装满了沐桶,两个大男人忙活到后半夜,也不知隔壁那姑娘能不能安心入睡,毕竟这粗制滥造的屋子怕是根本就没隔音这回事。

    “把衣服脱了跳进去。”江无尘望着满桶的雪,一本正经。

    “老大……你认真的吗?”张猛慌了。

    “别废话,脱。”江无尘尽其所能掩饰住激动的情绪,他激动并不是能看见张猛的身子,对男人的身体他还没半点兴趣,但他是个药师,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张猛就是他的小白鼠,用来尝试他第一桶杰作再好不过。

    张猛这会儿迟疑了许久,方才慢慢悠悠的脱下棉衣,行动扭扭捏捏的像个女人。

    “脱光!怎么跟个老娘们似的。”

    江无尘催促着,他已拆开药包,挑出了那几株在北邙随处可见的普通药草,顺手从桌子上抓过碗来,纯手动捻碎药草。

    “啊!”

    顷刻间,杀猪似的惨嚎在屋子里惊起,江无尘猛地抬头,就见张猛像一尊大佛般端,赤果着身子端坐在沐桶之中,满桶的雪被他压出了人形模具一般,雪滑落着遮盖了他的身躯,只露出一个脑袋。

    “无耻!再让老娘听到这恶心的声音,老娘非撕烂你们的嘴!”

    果不其然,隔壁爆发了,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位姑娘的想象力绝对是漂移级别的。

    女人的声音落后,四处寂静。屋子里静的出奇,张猛忍着雪冻极力的捂着嘴,江无尘捻动草药的声音窸窸窣窣。

    “你应该觉得荣幸,这是本药神精心研制的第一桶药。”

    江无尘将药沫洒入桶中的那一刻,张猛已经冻昏过去了,他完全是在自言自语。

    多年以后张猛手持战刀立于龙城之巅望着罕见的大雪,回想往事,总忘不掉那晚雪桶里难忘的经历。

    ……

    “呲啦~”

    药沫入桶,雪像是遭遇了高温即时融化,不消几个呼吸的功夫,雪化成了水,一桶雪化的水仅仅淹没了张猛的膝盖,江无尘亲眼目睹昏迷的张猛滑落在水中,水温也急剧上升起来,要不了多久就能达到沸点。

    江无尘呆掉了,药下猛了,张猛怕是要被煮熟了。

    雪,眼下只有继续往桶里添雪,才能缓解药力。

    江无尘没时间多犹豫,他带上那把木锹,用尽全力冲出了屋子。

    “啊!”

    震天动地的声音在江无尘冲到院子里的那一刻传来,那是张猛的惨嚎声无疑,可江无尘还未从这声音中回过神来,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那间屋子整个塌在了大雪中,从坍塌声中脱颖而出的,是隔壁屋子姑娘忍无可忍的喊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法师娘的大冒险〕〔狂婿无敌〕〔时空寻夫:农女有〕〔医见钟情,再见倾〕〔慕你眸间盛世暖阳〕〔豪门青春之恋〕〔多少傻姑娘借追星〕〔重生九零辣妻撩夫〕〔总裁大叔,咸鱼少〕〔平凡小医仙林奇〕〔透视医圣〕〔影后你马甲又掉了〕〔寒门祸害〕〔我就是超级警察〕〔娱乐圈奇葩攻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