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医圣〕〔超级制造商〕〔绝命毒尸〕〔报告总裁爹地,妈〕〔快穿:男神总想撩〕〔绝世神皇〕〔继承千万亿〕〔影帝重回十八岁〕〔逃婚王妃很逍遥〕〔乡村透视仙医〕〔超自然事务管理局〕〔璀璨仙途〕〔重回八零小辣妻〕〔飞往天堂的鸟〕〔豪门大佬又被她渣〕〔修真狂少〕〔绝世无双:师尊,〕〔无敌小刁民〕〔邪王宠妻:废材嫡〕〔我永远不死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引凰为后 第五十七章 回王府
    再次出现在凤凰儿面前,赵重华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

    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仿佛方才那个险些丢死人的臭小子根本不是他。

    凤凰儿却暗暗好笑,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掩耳盗铃么!

    一个整日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的人突然摆出这副样子,难道就能证明他老成持重?

    她懒得搭理他,扶着红翡的手上了马车。

    “大嫂——”赵重华立时破功,再也装不下去了,急急凑到马车旁。

    “怎么了?”凤凰儿回头看着他。

    赵重华挠了挠头:“您说我……我要不要先去胡府一趟?”

    凤凰儿道:“你想亲自去接胡二姑娘?”

    赵重华嘿嘿笑道:“是啊,阿茵从来没有见过您这么大的人物……”

    “说人话!”凤凰儿只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赵重华哭丧着脸:“大嫂,我说的都是真话,您就让我去吧。”

    凤凰儿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她挥挥手:“去吧,只一点,你年纪也不小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自己心里要有个数。”

    赵重华哪里还敢多话,忙笑着抱了抱拳:“我知道了,大嫂快上车吧。”

    说罢竟劈手夺过一名小太监手里的缰绳和马鞭,干净利落地翻身上马:“我先行一步了!”

    说罢一夹马腹,骏马若离弦之箭一般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凤凰儿轻轻摇了摇头,在马车中坐稳后,示意车夫可以出发了。

    一声鞭子响,马车哒哒地跑了起来。

    凤凰儿靠在车壁上,眉心微皱。

    按说她是不该答应赵重华去胡府的。

    要想看出一个人究竟有没有问题,就不该给她准备的机会。

    赵重华方才虽然答应得非常干脆,但他是个陷入情感中的年轻人,是根本靠不住的。

    只要胡茵想知道,他还有什么该说不该说?

    但她也没觉得后悔。

    胡茵毕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城府再深也有限,只要她真的有问题,必将无所遁形。

    贵王府距离皇宫非常近。

    凤凰儿打一个盹儿的工夫,马车已经停在了王府侧门处。

    此行她并没有摆仪仗,也没有让人提前知会一声,把那门房着实吓得不轻。

    凤凰儿示意他不要声张,带着随侍的几人从侧门进了王府。

    看着沿途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致,凤凰儿心生感慨。

    上元那一日阿福对她说的话至今让她难以忘怀。

    这里本该是他们夫妻的家。

    明明万事皆已备好,可惜最终还是欠了那一点缘分。

    凤凰儿的本意是不想把动静闹大,可惜受身份所累,消息还是很快传入了赵璟和苻氏耳中。

    夫妻二人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垂花门。

    刚说了几句话,凤凰儿到了。

    一番寒暄后,赵璟陪着婆媳二人一起去了苻氏的院子。

    见他这般殷勤,凤凰儿想要质问他的那些话只能暂时咽了回去。

    苻氏是真高兴。

    在旁人看来,她从太子妃成了贵王妃,应该算是一只落毛凤凰了。

    可搬离东宫的她却觉得整个人说不出的轻松愉悦。

    从密州回京后,她终于再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家。

    而且这个家和从前密州太子府是不一样的。

    儿子做了大宋皇帝,她虽然没有皇太后的身份,却过得比皇太后更加自在。

    再也不用看人脸色,再也不用担心行差踏错被人指责甚至丢了性命。

    就连赵璟对她都不敢颐指气使,比从前客气多了!

    要说还有什么不满足,那就是不能时常见到长子和长媳。

    布置精美的王府主院还给他们小夫妻留着,他们还一次都没有住过呢!

    所以今日凤凰儿的到来,苻氏真是又惊又喜,连带着看赵璟都顺眼了几分。

    来到正房,苻氏拉着凤凰儿和她坐在一起,忙不迭地询问儿媳各种问题。

    “箜儿最近累坏了吧,重熙离京后你每日都得上朝,还要处理政事,母妃瞧着你像是又瘦了一圈。”

    凤凰儿笑道:“是母妃心疼我,所以才觉得我又瘦了。

    朝中那么多的能臣,需要我做的事情并不多,所以也没觉着有多累。

    只是宫里规矩大,我不能时常出宫来陪母妃说话。”

    “好孩子……”苻氏越看长媳越觉得喜欢,轻轻摩挲着她的小手:“今日并非休沐日,想来你还有好些事情要处理,怎的突然就出宫了?”

    凤凰儿睨了一旁的赵璟一眼。

    这渣王爷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居然都没有告诉母妃?

    以母妃对重华的疼爱,一旦知晓渣王爷都做了些什么混账事,不把他的皮揭下来一层才怪!

    凤凰儿收回视线,对苻氏道:“宫里的确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可今日之事却和政事无关。”

    她一抬眼,再次看向赵璟,声音中带着一丝寒意:“父王,您没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赵璟正把玩着杯盖,闻言手一顿:“你让我说什么?重熙和你本来就没看上胡家,本王不过是顺着你们夫妻的心意取消这桩婚事罢了。

    到如今你却把这件事情算到本王头上,你觉得合适么,皇后娘娘?”

    苻氏总算是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了。

    可一时半会儿的,她还是没搞懂这两人是什么意思。

    她握住凤凰儿的手,眼睛却看着赵璟,道:“王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阿茵是你替重华精心挑选的媳妇,怎的突然就变卦了?”

    至于赵璟把责任推卸到长子和长媳头上,她根本就不相信。

    重熙和箜儿根本都没有见过胡茵,怎么可能反对这桩亲事?

    这其中肯定又是赵璟在作妖!

    赵璟被她那满是鄙夷的眼神给气坏了。

    刚想辩驳几句,就听凤凰儿道:“母妃莫要着急,重华已经去胡府请胡二姑娘了,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到了。”

    苻氏轻叹道:“箜儿,一开始我也不赞同你父王这般随意就把重华的亲事定下来。

    可真的见到那胡家二姑娘,母妃才觉得你父王这件事情办得还不错。

    那姑娘虽不敢同你相比,但那脾性却正好可以弥补重华的不足。”

    赵璟在一旁小声嘀咕道:“弥补什么?京里好姑娘多了去了,你们容我几个月的时间,我定能替重华另外寻到更合适的亲事。”

    苻氏瞪了他一眼,就听锦屏来报,说二皇孙殿下和胡二姑娘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愿无来生〕〔[足坛]多特蒙德之〕〔杂牌探险队〕〔原始种田蜜蜜甜:〕〔重生之草根大亨〕〔直播手术室〕〔缱绻情深:宁少的〕〔侯门嫡女之阮妻在〕〔你说逢场作戏不必〕〔萌宝认亲:爹地你〕〔浅欢深爱,应少轻〕〔为何留我一个人在〕〔棺人别凶,给你生〕〔男神要黑化:女配〕〔我是宠物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