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璀璨仙途〕〔重回八零小辣妻〕〔继承千万亿〕〔飞往天堂的鸟〕〔豪门大佬又被她渣〕〔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修真狂少〕〔绝世无双:师尊,〕〔无敌小刁民〕〔乡村透视仙医〕〔邪王宠妻:废材嫡〕〔我永远不死〕〔奶爸有植物系统〕〔黑科技算命大师〕〔笑傲仙缘〕〔韩娱之你的名字〕〔我能修改天赋〕〔官运红途〕〔超神从主播开始〕〔异常魔兽见闻录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引凰为后 第八十七章 乱弹琴
    见凤凰儿的面色依旧平静,司徒照不免有些焦躁。

    四十岁出头的圣上正是男子的盛年,远远谈不上老迈。

    但对于豆蔻年华的贵女们来说,圣上是她们的祖父那一辈的人。

    要不是为了家族利益,谁会甘心进宫去陪伴一个“老男人”?

    六丫头才刚满十二岁,听见这样的事情难道不该着急?

    “小姑姑多虑了,圣上才刚刚封了娘为一品襄国夫人。”

    凤凰儿不想多做解释,只是简单说了一句。

    司徒照反应不慢,很快就意识到是自己一时情急想错了。

    圣上封赏三嫂的目的是为了安阮大将军的心。

    他是绝不可能故意去惹阮大将军不高兴的。

    她的手往后一缩,重新拢回了宽大的袖子里。

    好一阵后她才悠悠道:“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一时间竟是没能想明白……”

    凤凰儿早已经失去了同她周旋的耐心,把卷轴握在手中,福了福身道:“多谢小姑姑馈赠,我先告辞了。”

    “等一下。”司徒照唤住她。

    凤凰儿顿住脚:“小姑姑还有事儿?”

    “六丫头,你不是个有野心的人,所以别人眼中的好亲事你不一定会认同。

    但你要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你想要就能要,想拒绝就能拒绝得了的。”

    “小姑姑指的是……”凤凰儿挑了挑眉。

    “圣上膝下一共五位皇子。除了太子殿下早已成婚外,贤妃娘娘所出的二皇子以及皇后娘娘所出的三皇子都尚未及冠。”

    剩下的话司徒照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

    以六丫头的聪慧,绝不会听不懂自己话中的意思。

    果然凤凰儿并未追问,又福了福身:“多谢小姑姑,我走了。”

    走出书房后,她只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发沉。

    之前她一直不愿意去细想“凤灵”出现在司徒家的原因。

    今日听了司徒照的话,她心里有些发闷。

    看重“凤灵”且知晓它下落的人只有司徒兰馥。

    随便一想都知道,上一世自己死了之后,司徒兰馥一定回过大燕皇宫。

    她是怎么回去的?

    以什么身份回去的?

    回去的目的又是什么?

    凤凰儿用力摇摇头,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事情都过去了五十多年,就算把一切都弄清楚又有什么用?

    当务之急是那两位尚未及冠的皇子。

    阮大将军如果真是太子一派,绝不会赞成他的外孙女嫁与其他皇子。

    可大宋皇帝不一样。

    就算将来他真的打算传位于太子,目前也不会容许太子和重臣们走得太近。

    把阮大将军的外孙女嫁与其他的皇子无疑是一招“好棋”。

    相当于在他和太子之间嵌入了一个楔子。

    寻常人家的父亲都盼着儿子们兄友弟恭,皇帝却未必……

    “姑娘……”候在书房外的红儿见她板着脸从自己身边就这么过去了,忙小跑着追了上去。

    离开璞萃园后,红儿见四下无人,伸手拽住了卷轴的另一头:“姑娘,是不是照姑娘欺负您了?”

    凤凰儿转头看着一脸忿忿之色的小丫头,心里的阴霾散去不少。

    “我有点急事想同娘商量,咱们走快一点。”

    “哦。”

    主仆二人一起快步朝三房走去。

    ※※※※

    《霸王卸甲》左手技巧很是繁复,绞弦、煞音用得极多,不懂音律的人会觉得特别嘈杂。

    屋外伺候的大丫鬟们就被这声音弄得心惊肉跳头痛欲裂。

    她们年纪都不大,被选中到世子夫人身边伺候也是最近几年的事。

    三房以前发生的事情她们不清楚,加之这几年三夫人又很少离开三房,所以丫鬟们几乎都没有见过她。

    没想到传说中粗俗不堪的三夫人还会弹琵琶。

    只是这琵琶声……

    长房一共四位姑娘,都是学过抚琴吹箫的。

    姑娘们的琴声和箫声她们也形容不来,反正就觉得挺好听的。

    怎的一到三夫人这里就……

    难道“泼妇”弹出来的曲子就是这种乱七八糟的风格?

    真是乱弹琴!

    阮棉棉并不知道大丫鬟们已经把她专业水准的演奏形容为乱弹琴。

    一曲《霸王卸甲》结束,她郁闷的心情得到了充分的宣泄。

    她伸手紧了紧略有些松了的弦轴,对自己方才的演奏非常满意。

    满意之余又有些疑惑。

    倾音阁的琵琶制作非常精良,音色音准都无可挑剔。

    但它终究只是四相十三品,比起上一世那些六相二十几品的琵琶来有许多不足之处。

    可她刚才却用这把“先天不足”的琵琶弹出了上一世从未弹出的味道。

    莫非自己换了个壳子,音乐天赋就蹭蹭往上涨了?

    这种说法实在太过牵强。

    她阮棉棉的天赋及不上那些天才同学也就罢了,莫非还及不上一个被人称作泼妇的“阮氏”?

    而且她分明没有“阮氏”的半点记忆,所以她的天赋还是没有变。

    大约是这一段离奇的经历,让她对生活又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悟,所以才会弹出不一样的味道。

    有了收获心情自然好多了。

    阮棉棉一高兴,抬手又来了一曲热情洋溢铿锵有力的《金蛇狂舞》。

    屋外大丫鬟们都快给她跪了。

    三夫人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方才完全是一片嘈杂不堪入耳。

    现在虽是顺耳了些,可是不是又太过欢脱了?

    听起来比人家娶媳妇时的鼓乐声都热闹。

    凤凰儿和红儿刚一跨进院门就听见了欢快的琵琶声。

    红儿小丫头喜滋滋道:“姑娘,三夫人弹得真好听!”

    大丫鬟甲:“马屁精……”

    大丫鬟乙:“脑子有问题……”

    大丫鬟丙:“耳朵有毛病……”

    凤凰儿也觉得这曲子非常独特。

    至少她就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欢快的曲子。

    让人恨不能随着乐声舞动起来。

    大丫鬟们不敢拿乔,纷纷上前行礼。

    凤凰儿笑着问:“夫人一直在弹琵琶?”

    “是的,六姑娘。”

    “你们也不用在这里守着了,都下去吧。”

    “是。”大丫鬟们暗暗松了口气。

    可算是解脱了!

    凤凰儿带着红儿一起走进了正房。

    阮棉棉刚好弹到段落结尾处,收住势道:“图样取来了?”

    凤凰儿把卷轴递过去,顺手接过了琵琶。

    阮棉棉迫不及待地展开了卷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足坛]多特蒙德之〕〔愿无来生〕〔原始种田蜜蜜甜:〕〔杂牌探险队〕〔直播手术室〕〔重生之草根大亨〕〔缱绻情深:宁少的〕〔侯门嫡女之阮妻在〕〔你说逢场作戏不必〕〔男神要黑化:女配〕〔为何留我一个人在〕〔棺人别凶,给你生〕〔浅欢深爱,应少轻〕〔萌宝认亲:爹地你〕〔我的211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