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璀璨仙途〕〔重回八零小辣妻〕〔继承千万亿〕〔飞往天堂的鸟〕〔豪门大佬又被她渣〕〔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修真狂少〕〔绝世无双:师尊,〕〔无敌小刁民〕〔乡村透视仙医〕〔邪王宠妻:废材嫡〕〔我永远不死〕〔奶爸有植物系统〕〔黑科技算命大师〕〔笑傲仙缘〕〔韩娱之你的名字〕〔我能修改天赋〕〔官运红途〕〔超神从主播开始〕〔异常魔兽见闻录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引凰为后 第一百九十七章 永不悔(上)
    听了思晗的话,凤凰儿轻笑道“是啊,我也想知道有什么必要。”

    几名丫鬟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那位胡姑娘只是一名外州知府的女儿,要想顺利嫁与二皇孙,单凭着太子殿下口头上的承诺是远远不够的。

    只要圣上和太子妃反对,别说正妃,她连侧妃的位置都未必轮得上。

    但那两位都不是胡姑娘够得着的人,即便想要怕马屁也寻不到门路。

    这种情况下,自家姑娘那份请柬难道不是递到她脚下的梯子么?

    可她选择的却是回避。

    这只能证明她要么就是个傻的,要么就是不敢同自家姑娘见面。

    能得二皇孙和妍郡主这般推崇的人,怎么也不可能是个傻的,所以答案只能是后一个。

    而她不敢和自家姑娘见面的缘由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连她们几个都能想明白的事情,更何况是聪明绝顶的姑娘。

    想来是姑娘懒得计较这等小事,所以才说出方才的话。

    想清楚原因的春桃几个继续做事,带着几个小丫鬟在衣帽间里整理衣物的红翡听见她们的谈话,突然探出一个头笑眯眯道“姑娘,您不如派人去一趟蔡州,就算那胡姑娘长了三头六臂,也休想闹出什么幺蛾子。”

    凤凰儿好笑道“我家红翡这么厉害,不如就派你去一趟?”

    红翡有些懊恼,自己一激动又忘了管住嘴巴。

    她只能讪笑道“姑娘很快就要大婚了,奴婢要忙的事儿多着呢……”

    春桃几个忍俊不禁,笑了一阵后又说起了今晚生辰宴的事。

    ※※※※

    三年前回到京城后,太子妃出宫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今日准儿媳的生辰宴,圣上早早就叮嘱她一定要出席,正好合了她的心意。

    箜儿虽然聪慧,但终究还是太过年轻了。

    而且她这些年冷眼瞧着,阮氏自己就不是个喜欢应酬的人,除却广元长公主,就没见她和京中其他贵妇有来往。

    没有母亲的引见,箜儿有没有把那些人认全了都难说。

    那些个年长位高的贵妇,自然不敢在准皇后面前倚老卖老,却难免暗中挖坑使绊子。

    身为箜儿的婆母,这种时候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

    心里装着事,太子妃一大早就醒了。

    简单用过早饭后,锦屏亲自替她梳妆。

    在旁人看来,太子离京近三年,太子妃在东宫就过了三年独守空房的日子。

    加之她的年纪本就比太子大了三岁,纵然在皇宫里享受荣华富贵,肯定已经成了一个憔悴不堪的老女人。

    就连太子也是一样的想法,所以那一日他应承赵重熙时才那么干脆。

    甚至还以为太子妃一定会忍不住主动来训他。

    然而,事实上独守空房三年的太子妃不仅没有憔悴,比起从密州回京那一年,精神和气色都要好得多。

    三十多岁的女人虽不及十几二十岁时那般娇美,但只要精神足气色好,那份成熟妩媚也极为动人。

    就好比此时,镜中国色天香的美人把把锦屏等人都看呆了。

    太子妃无奈地笑道“本宫都快娶儿媳妇了,哪里还有什么姿色可言。

    若非怕丢了儿子儿媳的脸面,谁耐烦弄这些。”

    锦屏刚想分辩几句,门口传来了小宫女们问安的声音。

    听说太子来了,太子妃只觉一阵心烦。

    昨日她做好了同他见面的准备,甚至提前把肚子填饱,就怕和他在一起用饭食欲不佳吃不下去。

    没想到圣上昨日竟罚太子面壁两个时辰。

    等他回到东宫时,天色虽不算晚,却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不想吃饭,直接回房歇下了。

    所以夫妻二人昨日并没有能见上面。

    太子妃本以为今日自己早些离开东宫晚些回来,大约又可以不用见太子。

    没想到一早他就寻过来了。

    太子妃耐着性子走上前行了礼“妾身给太子殿下请安。”

    而太子整个人都愣住了。

    苻氏当年能中选,除却家世外,容貌出众也是原因之一。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苻氏那种心动的感觉越来越淡,渐渐把她当做了自己的亲人,甚至后来还成了敌人……

    可谁能告诉他,眼前这个美得让他无法移开眼睛的女人,竟是苻氏?

    说好的独守空房呢?

    说好的憔悴不堪呢?

    太子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如今的太子妃可不想委屈自己,见对方迟迟没有反应,她直起身子淡然地看着前方。

    大约是被她这太过淡然的眼神刺激了,太子终于醒过神来。

    他十分不满道“苻氏,你往哪儿看呢?”

    太子妃道“妾身今日还有要事,无法陪伴殿下,咱们改日再叙。”

    太子怒了,把那一日在颍昌府答允赵重熙的话全都给忘了。

    他上前一步拉住太子妃的胳膊“苻氏,你不就是想去成国公府么?”

    太子妃暗暗翻了个白眼,明知故问!

    太子咬了咬牙,指着门口对锦屏几人道“都出去!”

    锦屏几人不敢执拗,躬身退了出去。

    太子妃一又是阵心烦。

    她挥开太子的大手,指着不远处的椅子“殿下有话坐下来说。”

    太子依言坐下,一双眼睛依旧看着太子妃。

    太子妃扯出一丝笑容“臣妾的确是要去成国公府,今日乃是箜儿十六岁生辰,我自然是要出席生辰宴的。”

    太子重重哼了一声“哪家也没有一大早摆宴席的规矩!”

    这下轮到太子妃怒了。

    照着太子的意思,难道她一大早起床着急着出府,就是想去成国公府蹭饭?

    当她是个饭桶?!

    太子没有注意太子妃的情绪变化,继续道“苻氏,咱们夫妻是一体的,本宫如今已然这般落拓,你以为自己还能同从前一般风光?”

    太子妃抚了抚衣袖“殿下,妾身嫁与你二十年,担惊受怕的时候多,忧心长子的时候多,却从未曾体会过什么风光。

    今日也一样,妾身出宫只是为了参加准儿媳的生辰宴,而不是去诸位贵夫人贵女们面前显摆的。

    殿下才刚回京,还是回房好生休息,有话待妾身回来再说。”

    她说话的语气并不强硬,太子却从中听出了她对自己的拒绝之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足坛]多特蒙德之〕〔愿无来生〕〔原始种田蜜蜜甜:〕〔杂牌探险队〕〔直播手术室〕〔重生之草根大亨〕〔缱绻情深:宁少的〕〔侯门嫡女之阮妻在〕〔你说逢场作戏不必〕〔男神要黑化:女配〕〔为何留我一个人在〕〔棺人别凶,给你生〕〔浅欢深爱,应少轻〕〔萌宝认亲:爹地你〕〔我的211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