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璀璨仙途〕〔重回八零小辣妻〕〔继承千万亿〕〔飞往天堂的鸟〕〔豪门大佬又被她渣〕〔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修真狂少〕〔绝世无双:师尊,〕〔无敌小刁民〕〔乡村透视仙医〕〔邪王宠妻:废材嫡〕〔我永远不死〕〔奶爸有植物系统〕〔黑科技算命大师〕〔笑傲仙缘〕〔韩娱之你的名字〕〔我能修改天赋〕〔官运红途〕〔超神从主播开始〕〔异常魔兽见闻录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五行御天 第一百四十一章:我是一条来自东方的巨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戚长征摇摇头,说道:“奴才就没这个必要了,等我离开青州城,你就是自由身。”

    方君一愣,疑惑的问道:“你打算离开青州城?”

    戚长征点点头,笑道:“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我就是一条来自东方的巨龙,青州城的水太浅,容不下我,嘿嘿嘿……”

    方君说道:“你有病!”

    戚长征点点头,道:“我是有病。”

    说完闭上双眼,识海中的影像瞬间清晰起来。

    …………

    小公主的心情非常好,睡得也特别香,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躺在床上却是不愿起来,看着枕边的小狐狸,就想到送给她小狐狸的那只狐狸,小脸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花。

    龙鳞草的来历她能猜出来,龙鳞草的珍贵她也知道,所以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亲手取出小狐狸体内的龙鳞草,她要送回给她的师尊端木高义,她不希望因为这份礼物导致端木高义对戚长征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感情就是这么奇怪的事情,自从听到戚长征在飞行舟上唱的那首古怪的歌曲,她就萌生一股冲动——

    想要知道他是从哪里来;

    想要知道他唱的歌曲是在思念谁;

    想要知道为什么听他唱歌会想流泪;

    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一切。

    立场不同,她不在乎;身份的差距,她不在乎;太子的规劝,她不理会……

    她就是任性的想要和戚长征在一起。

    有任何影响到她想法的因素,她都会想方设法的去改变,所以她会取出龙鳞草还给她的师尊,所以她会在太子规劝她时,对太子说:“我不做公主也要和他在一起。”

    她精心的打扮自己,嬷嬷给她戴上凤冠,她想到去见戚长征时,披散着头发的样子,他好像很惊讶,所以她取下了凤冠,满头秀发束在脑后,抱着重新缝制好的火狐狸出了公主府。

    骑上一匹快马离府而去,她嫌马车速度太慢。

    进了丹王府,悄悄的将龙鳞草放回端木高义的药房,开心的笑着,跑向了琅琊府。

    她不允许金甲护卫跟随,因为他们是太子的人,但是没有拒绝本善的跟随,因为本善是他的三师兄。

    蹦蹦跳跳的跑向内宅,脑后的马尾一甩一甩的,本善看在眼里直叹息。

    小公主到来的时候,正巧听见戚长征和方君在对话,她也不着急过去了,躲在一旁偷看,还拉着哭笑不得的本善与她一起。

    听他说自己是个小人,她就怒视着方君;看见他抽烟的样子,觉得男人就应该像这样;接着就听见戚长征说要离开青州城,心里空荡荡的。

    转念一想,戚长征要是打算离开青州城,她也可以跟着一起离开,于是又开心起来。

    戚长征说:“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我就是一条来自东方的巨龙,青州城的水浅,容不下我……”

    小公主在心里对话:“你就是一条龙,你去哪我也去哪……”

    戚长征闭上双眼,小公主好奇,问本善他在做什么。

    本善说:“小师弟在幻想自己是一条无所不能的龙。”

    小公主不理他,眼睛笑得像月牙,说:“狐狸闭上眼睛都那么丑。”

    本善无语,怎么也没看出来闭上眼睛的小师弟哪里好看。

    小公主问:“狐狸现在什么境界?”

    本善也不瞒她,说:“元气上境。”

    小公主一愣,疑惑的道:“元气不是道门的说法吗?狐狸修炼的是道术?”

    本善点点头,道:“小师弟的体质特殊,道术打基础,晋升养元境之后才会修行佛法。”

    小公主诧异:“还可以这样!”

    本善说:“小师弟与众不同,是经阁未来的希望。”

    小公主笑眯了眼,连声夸奖经阁长辈有眼光,又问:“狐狸能打得过那个臭和尚吗?”

    本善无奈道:“我也是臭和尚。”

    小公主面色微红,说我不是在说你。

    本善摇摇头,说:“胜负难料。”

    口头上是这么说,其实本善并不看好戚长征,他知晓方君的来历,能在元气上境就能虚空制符的水行天才,他也只见过方君一人。

    而且,此时方君虚空制作的符箓,显然境界又有所提升,身侧已是出现了十支符箭,在戒刀上刻画的符刀已有过半数融入戒刀。

    水行修士刻画的符刀若是完全融入兵器,威力将提升一个品阶。

    也就是说,若是方君刻画的符刀能够完全融入戒刀,戒刀本身是上品法器,融合了符刀之后就能达到宝器的品阶。现在方君虽然达不到这个水准,但是刻画的符刀融合过半,已经具备部分的宝器威力。

    戚长征的境界本身就比方君要低,虽已锻体小成,但是没有法宝在手,与方君近战,多半不敌。更何况方君还有符箭相助,在本善看来,胜负的天平已经向着方君倾斜。

    他倒是不在乎戚长征落败之后,方君等人能自由离开青州城,不说戚长征的品行问题,出尔反尔家常便饭,就算是戚长征难得守诺,放任方君等人离去,他作为师兄,帮助小师弟再将他们抓回来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本善是这么考虑的,对战开始,方君借用符箭骚扰也是大占上风,戚长征的刀法……没有刀法,只是运用身法躲避符箭。

    方君的刀法速度很快,行云流水,符合水行刀法的特点,戚长征应对艰难,每每只在方君的攻势临身时,才会运刀格挡。

    本善没有看见戚长征使用斩尘诀应对,只是一味地躲避,不知道他作何打算,就眼下的局面来看,已是距离落败不远。

    戚长征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九段技的前三段还未学成,但是他有把握战胜方君,他在等待方君的符箭消耗干净,虽说符箭对他的伤害不大,起到的干扰作用却让他难以静心应对。

    方君攻势延绵不断,符箭也是频频发射,戚长征多处受伤,躲避的空间也被他延绵的攻势压缩。

    方君眼看胜利在望,全力爆发,将剩余的三枚符箭一并发射,封堵戚长征的退路,戒刀当胸刺出。

    眼看戚长征避无可避,小公主惊呼出声,本善也是皱起了眉头,观战的一众修士已是欢呼出声,各自都在幻想着自由的生活。

    戚长征脚步一顿,不退反进,三枚封堵他退路的符箭宣告落空,当头一刀斩落,后发先至,速度竟是出奇的快,方君连忙回刀格挡。

    刀与刀的碰撞,一为斩落,一为格挡,攻击方占据绝对优势,若非方君应对得当,止步及时,戚长征的这一刀极有可能给他一个开膛破肚的下场。

    被斩断的戒刀掉落在地,方君胸前出现一道血痕,鲜血顷刻浸湿了僧袍,一众修士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方君怔愣当场,他想不明白,戚长征如此简单的一刀就破去了他水元剑法的大杀招。

    虽然他使用的是刀非剑,发挥不出水元剑法的全部威力,但是他清晰的认识到,就算是自己手中握着的是最为擅长的上品法剑,也难以挡住戚长征的这一刀。

    亲身体验过这一刀的威力,他能明白,看上去只是简单到极点的一招刀法,内里却是隐藏着另一股奇怪的力道,好似两刀合成一刀斩落。

    他不相信,从师弟手中取来一把戒刀,刻画符刀在上,脚踏蝶影步,围绕戚长征寻找攻击的机会。

    戚长征横刀当胸,身体跟随着方君的移动变换方位,他很激动,此时却不是激动的时候,专注方君的一举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足坛]多特蒙德之〕〔愿无来生〕〔原始种田蜜蜜甜:〕〔杂牌探险队〕〔直播手术室〕〔重生之草根大亨〕〔缱绻情深:宁少的〕〔侯门嫡女之阮妻在〕〔你说逢场作戏不必〕〔男神要黑化:女配〕〔为何留我一个人在〕〔棺人别凶,给你生〕〔浅欢深爱,应少轻〕〔萌宝认亲:爹地你〕〔我的211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