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33、一票否决权

时间:2020-08-15作者:大西瓜真甜

    . ,最快更新读档2013最新章节!

    关煌:“我始终认为风险投资的本质就是钱,其他的附加资源听听就可以,绝不能作为判断的标准,企业的发展最终靠的是自身而不是外力。”

    张波同意这个判断。

    对于投资人许诺的钱以外的帮助,可以期待,但不要期望。

    关煌:“当然,不可否认,很多顶级风投能够介绍很多关系,带来很多资源,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公司发展,但是,能否解决实质问题,还要看是否符合市场规律以及缘分。”

    张波看着新老板,真是成熟的不像话。

    一点都不像是创业新手该有的觉悟。

    关煌:“举个例子,即便都是风险基金投资的企业,双方能否展开合作,合作到何种深度,本质上还是看双方能否共赢。能共赢的合作,没有关系也会开展,不能共赢的合作,有了关系也没用。”

    张波:“这倒也是,很多基金在抢项目的时候,都会说,可以提供很多的增值服务、很多的资源,这话,听听就行了,不要当真。”

    关煌想起联想的柳总。

    很多人不知道柳总为什么江湖地位那么高?

    只从一件小事中,就可以略窥一二。

    联想投资从成立之初就以增值服务作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不太讲究性价比,甚至专门组建了弘毅咨询公司,专门为给被投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

    其坚持每年举办一届ceo俱乐部活动,召集所有被投企业ceo参加和交流,柳先生亲自参加。

    日积月累下来,真的是门生遍地。

    “当然,最核心的因素是我不能容忍一票否决权。”

    张波恍然大悟。

    他早就应该猜到的,以对方的性格,不太可能会在这上面退缩。

    通常来说,融资条件中价格并非最关键因素,核心的是某些关键条款。

    每一条都足以决定公司的生死存亡,如一票否决权。

    融资后,投资人进入公司,持有股份并进入董事会。

    一般来讲,他们会要求对于很多重大事项的一票否决权。

    这就意味着,公司的重大问题创始人自己已经没有了决策权,需要听从投资人的意见。

    这几乎是所有顶级风投的格式条款、投资前提。

    无论选择哪一家,都避免不了。

    张波:“这些,在以后的融资中不是不能解决。”

    创始人和风险投资,本来就是相互博弈的双方。

    开始创始人弱小,风投占据优势地位,提出各种苛刻条件。

    等到企业发展壮大,主动权又回到了创始人手中,这个时候创始人就可以合纵连横,逼迫投资人废除“一票否决权”等条件,彻底掌控局势。

    关煌闻言笑笑:“我自然知道以后有机会解决这些问题,但是,眼下我有选择,能够从其它渠道找来资金,找来听话的资本,所以……”

    张波一愣。

    这倒也是,对于一个权力欲强的人,想要逼他屈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是,这是不是自绝于资本圈?

    关煌随即安慰道:“接下来无非是坚持,资本都是逐利的,等到超人真的飞起来,他们自己就会放弃不切实际的条件,到了那个时候再谈也不迟。”

    张波点头。

    虽说他不觉得“一票否决权”有什么不对,但也知道,这是老板的底线,几乎没有动摇的可能。

    关煌说起这个,有点刹不住车,“前天我刚见了一家风投,对方条件还可以,一票否决权也不是不能谈,就是回购条款挺恶心人的。”

    张波好奇:“怎么说?”

    关煌想起两人的对话:

    “20亿估值没问题,30亿也可以接受,一票否决权可以不要,但是要加上回购条款,如果公司三年内没有上市,要按照年化率20%的利息收购他们手中的股份。”

    张波也笑了:“这样一来,上市了对大赚特赚,不能上市还可以吃利息,那算什么风险投资,创业者承担了所有风险。”

    关煌不在意说:“我问他,这些能不能改,他告诉我,这是“标准条款”、“行业惯例条款”,没有这些条款,他们投委会肯定通不过,后来就没再谈了。”

    虽然关煌能肯定,公司发展的好,一定会上市,但是,什么时候上市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

    这种上市时间表怎么可能确定下来?

    白小雅在一旁插话,“这么放弃,是不是挺可惜的,他们给的估值最高。”

    当时她也现场,端茶倒水。

    最终谈判不成,后悔的不行。

    张波搞不懂两人的关系,能够随便插话,说明不是简单的同学,闻言笑着回答:“估值,不是越高越好。”

    “咦,为什么?”白小雅十分好奇。

    还会有人嫌钱多烧手吗?

    张波解释:“一般来说,公司估值对创业者而言,是股份的稀释,估值越低拿到同样的投资所要付出的股份就越多。但是,这个时候,公司还处于发展阶段,过高估值不容易说服投资人,另一方面也透支了未来的潜力,为将来的估值埋下隐患。”

    白小雅懂了。

    就是说,这一轮估值一百万,下一轮至少要大大超过一百万才符合公司发展趋势。

    不然的话,这一轮一百万,下一轮估值一百二十万,是不是说明公司潜力不行,或者行业不行?

    创业公司的发展,不说十倍百倍了,也是翻一番。

    追涨不追跌,带来的消极影响不是那点钱能消弭的。

    张波继续说道:“其实,谈公司估值和菜市场买菜没什么区别,都是卖家漫天要价、买家坐地还钱,双方没什么标准。”

    白小雅好奇:“不是说有估值模型吗?什么公司营收、用户量、留存比率之类的?”

    她最近一直在疯狂学习,从投资到财务,从管理到行业,力求最大限度提升自己。

    张波笑笑:“所谓的估值模型都是讨价还价的说辞而已,不要迷信估值模型,成交价一定是双方心理价位的交合点,为什么有市盈率的说法,就是这个原因,你说多少,我觉得合适,那就可以成交了。”

    白小雅吐吐舌头,恍然大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