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80、商而优则仕

时间:2020-09-08作者:大西瓜真甜

    吃过饭,关煌把郁珊送回家,可能是忙了一下午,两人都有点精疲力尽,郁珊走路都有点发软。

    年轻人暴饮暴食,不是好习惯。

    目送美人上楼,关煌驶出校园,把宝马停靠在路边,稍作休息。

    活动力度太大,一时还真有点吃不消。

    正回味间,窗户被人敲开。

    一个女的伸头看了一眼,随即说道:“对不起,认错了。”

    关煌看了她,“没关系。”

    说完准备摇上车窗。

    对方连忙追问:“帅哥,你去哪里?传媒大学顺路吗?”

    关煌摇头:“不好意思,不顺路。”

    对方一听,脸色未变,转身走人。

    关煌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情况,

    这就是传说中的送B上门?

    之前还以为是开玩笑,女孩子哪有这么大胆直接的。

    没想到自己天真了。

    车顶放不放矿泉水瓶,丝毫不影响豪车魅力。

    可惜了。

    这些女人也看不出新车和二手车的区别,简单记得几个标志,就飞蛾扑火。

    或许,对于她们来说,日一次,只是试错成本,算不了什么。

    谁也不吃亏。

    刚才匆匆一瞥,关煌发现,妹子长得还不错,有几分姿色,趴在车窗沿,事业线很深。

    再加上传媒学校的大学生,加分项。

    对于一般土豪来说,是个不错的炮架子。

    可惜,关煌刚吃完正餐,实在没胃口。

    直接拒绝了,没有半点迟疑。

    倒也不是鄙视什么,贤者时间,天下无敌。

    再说了,男人这种东西,向来荤素不忌的。

    即使看不上,也不妨碍幻想一下。

    大餐吃的,小菜亦吃的,

    堂食可食,外卖亦可食,

    大酒店可去,路边摊亦可去。

    千万不要高估男人的定力。

    有句话不是说的挺好,男人,只有老到下面软了,心才开始柔软。

    关煌把乱七八糟的情绪抛开,发动车辆,极速而去。

    随后几天,一切如故。

    美团开启的补贴,暂时没掀起什么波澜。

    海城商会的选举同样波澜不惊,关煌几人顺利当选,发表了一通获奖感言。

    毕竟只是民间组织,不可能有那么多意外。

    跳票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

    “老大,这是Lisa,你见过的。”

    关煌有点迟疑,“你们……”

    江涛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她……”

    Lisa干脆接过话:“关总您好,我现在和江涛正处着。”

    关煌有点尴尬,仔细回想那天晚上有没有失态,江涛这小子口味真踏马独特,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

    “您好。”

    Lisa笑着说,“关总,我是您的粉丝,不知道能不能合个影。”

    关煌虽然不喜欢照相,但是江涛的面子不能驳,只能回答:“没问题。”

    Lisa把手机给江涛,“你来拍。”

    说完,很是亲密地挽着关煌,比个一个剪刀手。

    关煌对这种热情做派,大感吃不消。

    看了江涛一眼,也不管一管。

    Lisa半个胸贴在他手臂上,丝毫不避讳。

    江涛仿佛没看见一般,让两人调整好姿势,方便他拍照。

    在他看来,Lisa常年留学国外,语言行为自然和国人不同,不值得大惊小怪。

    拍完照,两人找了一个地方说起话来。

    江涛:“老大,你这新官上任要不要烧把火?”

    关煌摇头,“一动不如一静,本来有很多人看不惯我,还不如低调一点。”

    年少骤登高位,必须立威,这样才能如臂指使。

    关键是,商会这种组织,什么权力没有。

    搞一些大动作,如果有人不服气,很容易被打脸,又没有反击的权力。

    干脆,萧规曹随,以静制动,在边边角角打转。

    江涛点头:“也好。”

    关煌:“商会这边没什么动的,其它的我倒有点想法?”

    “什么?”

    关煌:“你知道,我还是海城学院辩论协会的会长。”

    江涛摸不住头脑。

    说这个有毛意思?

    关煌继续说道,“我打算发动商会力量,组织一次全省大学生辩论赛,为下一步做准备。”

    江涛眼前一亮:“这倒是个思路。”

    按照之前规划的路线,商会副会长只是第一步,以此为跳板,花费几年时间,进入省工商联,并谋求副主席(副会长)的职位。

    如果能够成功,就以此为基础,争取五到十年提名为全国政协委员。

    这条路,肯定不容易。

    但是,难度也没有想象那么大。

    只要关煌保持目前的劲头,超人发展不停滞,硬条件不是问题。

    剩下的无非是做出一些成绩,充分展现自身的影响力。

    在这种背景下,关煌提出“全省大学生辩论赛”,不失为一招秒棋。

    核心在于,关煌不仅仅是支持赞助者,更是辩论协会的会长,足以成为辩论赛的组织者。

    得天独厚。

    可以说,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商会不出面,影响太小,很难在全省范围内引起振动。

    商会一旦出面,海城辩论协会就有点拿不出手,很难成为辩论赛的主导者。

    而两种身份交织的关煌,能够完美解决矛盾。

    以辩论协会的名义出头组织,将海城商会的力量纳为己用。

    整个过程举重若轻。

    即使有人看出端倪,也会被关煌以往的成就所折服。

    不是公器私用,而是善于利用各种资源,发挥最大效果。

    关煌看江涛一点就明,也就放下心来,继续说道:

    “嗯,有商会出面,拉赞助,搞推广,名正言顺,海城辩论协会可以作为主要组织者,提议倡导。”

    江涛也是猴精的人,立马接过话,“好的,我马上让人准备赛程安排,你那边找一个人和我对接一下。”

    “好的,你记一下电话”,关煌点头。

    这种事虽然他得到的好处最多,但是只提供一个思路即可。

    具体事情,有的是人去做。

    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干活的人。

    普通学生,争夺奖金和荣誉。

    组织者,谋求功劳和业绩。

    他这样的人,追求更深一层的东西。

    如果这事能操作成功,未尝没有机会竞选一下全国学生联合会的关键职位,为下一步的发展搭桥铺路。

    “嗯”,江涛稍微复盘一下整个思路,就兴奋起来。

    被关煌的举重若轻深深折服。

    怪不得人家的生意可以做这么大,脑袋就是好使。

    这种格局,让他叹为观止。

    借力打力,以巧克拙,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出的。

    V号“刑法直通车”,长篇网文推荐已发布,敬请关注。</di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