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92、玩玩

时间:2020-09-19作者:大西瓜真甜

    关煌从杨蜜那里出来,就被人约到了会所。

    随着超人公司声名鹊起,之前高不可攀的人脉资源,一下子触手可及。

    有句话虽然很俗,却很有道理。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自己牛逼了,人脉自动找上门。

    这次是高永胜邀请,不得不给一个面子。

    怎么说,云胜基金贡献了不少银子。

    “关总,非常感谢你能抽空过来”,高永胜在前边带路。

    “别见外”,关煌这才想起来问:“都有谁?”

    一路上,只顾思索刚才与杨蜜两人的交谈,忘了问聚会的目的及人员。

    不知道君子的人设是否足以取信于人。

    说起来,他这边毫不遮掩地和热依耍在一块。

    那边却维持着彬彬有礼的君子形象。

    很是矛盾。

    然而,对于女人来说,尤其是自视甚高的女人来说,恰到好处。

    在外面沾花惹草、放浪形骸,在自己面前静静守护,不越雷池半步,这不正说明自己与其他妖艳货色不一样吗?

    高永胜笑着说,“有几个朋友找到我,实在推脱不来。”

    京城,作为国都。

    向来不缺少权力,或与权力有关联的东西。

    关煌虽然才刚刚展露头脚,但是寻租者像是蜜蜂一般嗅着气味而来。

    两人走到包间外,推开门,室内众人相继起身欢迎。

    高永胜开始逐个介绍。

    基本上都是金融圈的大佬,还有几个体制内的官员。

    一眼望去,关煌没一个认识的。

    要么是对方太低调了,要么咖位不够,达不到家喻户晓的程度。

    竟然还有一两个年轻人,似乎是富二代创一代,关煌没怎么在意。

    时至今日,外人眼中的豪门富少,已经完全不够看了。

    不说什么鄙视链,即使从现实考虑,两者也不在一个纬度。

    虽然对方看他的眼神有点桀骜不驯,于他却毫无影响。

    入座时,关煌当仁不让地坐在C位。

    其他人很有默契的围着散开。

    “今天是我们基金成立三周年的日子……”

    在高永胜的调和下,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

    类似的聚会,关煌参加的多了,很有经验,聊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算是混个脸熟,舒缓一下绷紧的神经。

    从现在这个情况来看,今晚的主角还不是他。

    可能是高永胜借着他的名头为自己博取一下面子。

    吃喝笑谈。

    关煌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身边的美女身上,

    男人的场合,向来少不了点缀。

    既是必要,也是情调。

    据高永胜介绍,对方应该是一个实习的大学生,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

    不知怎么的,关煌突然想到了东哥。

    东哥应该也是在这种场合,被一个大学生迷的颠三倒四,从而放松了警惕,惹出了滔天丑闻。

    据说,男人都有一种迷之自信。

    只要女人看自己一眼,就会觉得对方爱上了自己。

    虽然挺着个啤酒肚,头发微秃,也会觉得自己和古天乐之间,只差了一个发型。

    到了东哥这种层次,自信爆棚,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怎么可能有不喜欢我的女人?

    更不要说,奶茶妹的倒追,更是让东哥产生了错觉。

    喜欢我,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只要这么多偶遇,说明爱我爱的深沉,是自己雄性魅力的提现。

    关煌虽然没到这层次,心态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几句话把女大学生逗的咯咯笑,还以为自己很风趣幽默。

    当然,他不是看上了对方,而是闲得无聊。

    玩玩嘛。

    有个故事说的挺好,

    有把金钥匙开一把铁锁,捅来捅去,怎么都打不开,一把铁钥匙走过来,轻轻松松打开了。

    铁钥匙对金钥匙说:知道为什么我能打开吗?因为我和她是原配,她的心只有我懂,一把锁只能配一把钥匙。

    金钥匙听了对铁钥匙说:你傻逼吧!我要她心干嘛,她愿意让我捅,我就捅着玩玩。

    不管女大学生是真羞涩还是假羞涩,是真清纯还是假清纯,是绿茶婊还是红茶婊,对于只想解闷的关煌来说,没什么差别。

    只是玩。

    这一幕被不远处的富二代华尚看到了,怒火喷薄,却又强忍着不敢放肆。

    女大学生是他的校友,冰山女神,多次追逐无果,没想到在这里,轻易地被关煌逗得花枝乱颤。

    仿佛轻轻一推就倒了的感觉。

    太糟糕了。

    本来他就对关煌看不上。

    不就是送个外卖,有点运气,被资本看上,竟然被吹成90后第一人。

    可笑至极。

    什么年代了,阿猫阿狗都能跳到桌子上张牙舞爪了。

    然而,这种场合,还真没他撒野的余地。

    大部分都是叔伯辈的,给这些人留下年少轻狂的印象,绝对得不偿失。

    高永胜看到华尚,有心抬举老友之子,开口问道,“小华,现在还在工厂实习吗?”

    华尚恭恭敬敬说道,“嗯,目前是主管生产的副厂长。”

    高永胜赞叹,“不容易啊”,随后向身边的人解释道,“小华每年有一半时间在自家企业打工,都是最基础的岗位,一步一个脚印。”

    大家纷纷感慨,“华老高瞻远瞩。”

    许多偶像剧的经典桥段“太子爷微服私访”,并不是纯粹胡编乱造的,而是有很多现实原型的。

    宗庆后、刘永好、杨国强……

    有远见的企业家都会选择让自己的子女从基层做起,从普通员工开始,一步一步提拔,直到完全接班。

    华尚很是谦逊说道,“老爷子说,只有真正深入一线,和最基层的员工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和他们建立起来深厚的感情,才能避免何不食肉糜。”

    高永胜同意:“华老说的对,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只有去过基层的人才了解基层。”

    华尚外表英俊,礼仪教养仿佛刻在骨子里,几乎闻赞不喜的程度,

    “之前一直有心理准备,没想到第一天去基层就把我吓住了……”

    看着对方在那侃侃而谈,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缺点,遇到的困难,即使以关煌的眼光来看,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有点好奇问道:“这家伙挺不错的,你怎么看不上他?”

    短短十几分钟,他就得到很多消息,有的是他观察出来的,有的是对方主动透露的。

    毕竟,华尚年龄不大,城府不够,虽然一直遮遮掩掩,但是,目光多次朝着这边看,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关煌稍加引导、吓唬,就把两人的底细摸了一个底朝天。

    女大学生脸色微红,低声说道,“他变态。”

    关煌大感兴趣,连忙追问,“怎么变态了?”

    女大学生很是羞涩地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这一幕落到华尚眼里,更是怒火中烧。</di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