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124、余韵

时间:2020-10-01作者:大西瓜真甜

    “cheers”

    一大群人共同举杯庆祝。

    盛宴落幕,是时候享受胜利果实了。

    杨蜜在家里连续多日举行Party,一方面巩固圈子地位,另一方面组织交流。

    今晚的主题就是介绍宋晓东给大家认识。

    之前因为保密的原因,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宋晓东,现在尘埃落定,作为雅诗公司的CEO,有必要把场面撑起来。

    虽然宋晓东一手打造了“逆时光”品牌,但在外界知名度仍然是0。

    不要说普通人,就是杨蜜的合伙人们也是第一次知道,加上年纪不大,难免被人看轻。

    杨蜜通过自己的人脉资源为他撑撑场子,笼络一下人心。

    宋晓东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对外宣传上,以“关煌门徒”自居。

    通过创业、炒作、绯闻、暴富等一些列原因,关煌已经稳坐国民第一男神的位置。

    毕竟,比他有钱的没他帅,比他帅的没他有钱。

    金钱当道的社会,百亿富豪的含义太丰富了,黄金单身汉。

    微博关注突破千万,要知道他只发过两个状态。

    如果说以前关煌只是在圈内有名气,大众的影响力还不够,到现在已经破圈了。

    尤其是随着超人的规模越来越大,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估值越来愈高(风投最新的报价已经超过60亿美元),关煌在创业圈、资本圈,差不多已经封神。

    尤其是此次风波以来,大家恍然发现,其旗下还有一家电商公司,随便一个品牌就卖出了30亿元,简直无法想象。

    在这种情况,关煌两个字,天然带有魔力。

    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创业者”能够形容的,用百亿富豪又太普通。

    现在无数人都在关心,他最终会走到哪一步?

    宋晓东以“门徒”自居,虽说有点往脸上贴金的意思,但确实是很讨巧的方法。

    几乎不用再做任何介绍,其他人对他就有一个差不多的了解。

    关键在于,宋晓东也有资格说这句话,关煌一无所有时、努力拼搏时、飞黄腾达时,他一直跟在身边。

    关煌做人、做事的智慧,也深深影响了他。

    如果挑一个最了解关煌的人来说,还非他莫属。

    在这种情况下,宋晓东的行情看涨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即使达不到关煌一半的成就,十分之一也足以投资一下。

    毕竟,顶级人才永远是最缺的。

    灯红酒绿,奢华迷醉,莺歌燕语,纸醉金迷。

    宋晓东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有**,有权力,有征服……

    曾经高不可攀的明星对他露出了亲近意思,曾经目中无人的商界名流对他释放善意,

    之前被当做配角现在成了主角,之前说话没有自主权现在一言九鼎……

    无数情绪在心底酝酿成了一杯酒,熏熏然。

    “宋总,听说你是海大毕业的,我是海城传媒大学的,咱们可是老乡”,一个六线小艺人握着宋晓东的手撒娇道。

    宋晓东对这种场合不陌生,作为公司高管难免会遇到想走捷径的女下属,

    淡淡笑了一下,从女下属到小明星,档次有所提高,姿色相应的也提了上去。

    心中想起海城传媒大学的梗。

    名字听着虽然有点高大上,其实是个野鸡大学,学校的传统就是“进了学校先会吹,不比学习比胸围”。

    里面盛产各种情妇、二奶或小姐之类。

    看样子,眼前人也算混的不错,仔细打量一下,开口问道,

    “哈哈是吗,你哪一届的?”

    ……

    “这宋经理看着有点不靠谱啊?”

    杨蜜低声说道。

    曾真摇头,“你要知道,能力和道德并不是正相关,对于那些长期混迹底层的人来说,一朝得势,丑态毕露。”

    杨蜜撇了撇嘴,没说话。

    曾真看了她一眼,叮嘱道,“生意就是生意,你要把个人偏好收敛起来,别让宋晓东察觉出什么。”

    杨蜜:“放心吧,我又不傻。”

    曾真“哼”了一下,“你知道就好,关总毕竟只是个例,有钱人的想法深不可测,不能以常理来推断。”

    杨蜜有点尴尬,“还好吧。”

    曾真看她一眼,决定打破对方的幻想,“你要知道,如果说关总是棋手,你就是棋子,人家愿意和你玩玩,那是人家的情趣,人家不愿意玩了,直接霸王硬上弓,你能怎么办?”

    杨蜜偷看一下四周,“不可能吧。”

    曾真:“说强上就有点过了,就现在这个情况,明确告诉你,看上你了。你说吧,怎么办?”

    杨蜜干笑。

    曾真叹道,“有时候虽然看似有选择,其实无路可走,圈内的事比较乱,你都知道,但是,和资本家比起来那都不叫事,当然,说这些并不是说关总会这么做,只是提醒你,不能把有些事情当做常态,宋晓东是什么性格,咱俩都不了解,还是谨慎为上。”

    杨蜜有点不高兴,也只能应一声。

    曾真感慨,“我知道,这么做是有点憋屈,毕竟咱们还是老板呢,论股份比宋晓东的多,但谁让咱们不懂公司经营呢,既然依靠人家,那就做到位。”

    “嗯”

    曾真转回刚才的话题,“对了,你最近和关总有联系没?”

    “没”,杨蜜心想我躲他该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主动联系。

    曾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杨蜜看似挺聪明都是小聪明,没有大智慧,做事丢三落四。

    杨蜜心虚,“怎么了?”

    曾真:“你抓紧时间表达谢意,最近忙公司的事昏了头,忘了提醒你,你就捅出大篓子。”

    “还好吧。”

    曾真气急,“好个屁,事情办完了,你就把人扔到一遍了,不知道抱紧大腿啊。”

    杨蜜辩解,“打过电话了,他没时间。”

    想起打电话这事,她就又羞又气,当时关煌正在热依家里,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让她听了墙角。

    曾真真想掰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长得是不是草,“他说没时间,你就这样算了,你不会再约时间,以前的机灵劲去了哪?”

    杨蜜确实害怕与关煌接触,一方面因为家庭的原因,另一方面,她隐隐约约有点不安。

    想她纵横娱乐圈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男人没遇见过,豪爽多金,文质彬彬,小肚鸡肠,一诺千金……

    偏偏对方带给她最危险的感觉。

    如果杨蜜读过《月亮与六便士》,就会明白,有的人一旦接触过多就会引火烧身。

    关煌体格壮实高大,眼睛深邃冷漠,嘴形让人联想到**,身上潜藏着某种特殊的气质。

    这种气质很容易令人联想到邪恶,很容易激发起女人心中强烈的感情,要么是爱,要么是……

    “那好吧,我再单独感谢他。”

    曾真松口气,“对了嘛,难道有顾虑就不做事了?我知道阿威有点不理解,但是,工作就是工作,不喜欢也得去做,这个世上,谁能凭自己的喜好做事?关总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大人物,对于真正的大人物来说也算不了什么……”

    听着絮絮叨叨的话,杨蜜的思绪有点发散,她想起之前和关煌的接触,

    有时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就像一只栖息在森林的野兽,具有狩猎的激情,

    当他说话时,忍不住对他产生好奇,

    当他逼近时,又有一种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我说话呢,你有没有听啊?”

    曾真不满地拍了她一下手臂,杨蜜连忙收敛心神,露出微笑,

    “听着呢,你不是说以后公司这边还得多靠他吗?”

    曾真放过她,“是的嘛,宋晓东这样子,咱们也控制不住,依靠关总压制他,让他有点收敛,免得真的闹得不可收拾,咱们也没合适的人选替换他。”

    “怎么就没有个既忠心耿耿又能力很强的下属呢”,杨蜜感慨。

    从这次的风波中,她俩都知道了宋晓东不是简单的人,一手托两家,说翻脸就翻脸,丝毫不讲诚信。

    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她们是没信心压住对方,只能寄希望于对方的道德和关煌的震慑了。

    曾真吐槽,“你做梦呢?”

    杨蜜听到做梦,脑海中浮现出昨晚的梦境。

    在一片无边无垠的狂野中,有一个东西在后面紧紧追着她。

    她飞快地跑着,想摆脱他的追赶,但是他们俩的距离在逐渐缩短,没过多久,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喷在自己脖子上的粗重呼吸声。

    她一言不发,继续向前拼命跑着,但最终还是被他一把抓住了。

    当她瑟瑟发抖的时候,突然梦醒了。

    说不出蔓延在她心底的感情到底是恐惧还是狂喜。

    曾真继续说道,“这又不是游戏npc,设定能力值和忠诚度就可以了,关总这么猛还没办法呢,咱们还是早做打算。”

    杨蜜假装点点头。

    正说话时,手机铃声响起,曾真拿出看了一下,是个陌生号,随即按掉。

    一会又响了起来。

    杨蜜提醒她,“看看是谁,别误了事。”

    曾真接通电话,“喂……”

    杨蜜看到曾真的脸色变了下,有点好奇,不过也没什么,脑海中继续想昨晚的梦境,

    她自始至终也没看清背后那张脸到底是谁?

    这个似绮梦又似噩梦的东西,带给她极大的困扰,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她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

    昨晚突然浮现的一幕,估计是被那通电话给刺激住了,有时候想想也真是奇妙……

    “徐霞约我见面”,曾真打断了杨蜜的胡思乱想。

    杨蜜愕然:“她想做什么?”

    曾真也摸不着头脑,双方虽然明面上没有撕破脸,但背后势同水火。

    这个时候,对方不应该找个阴影的角落舔舐伤口吗?

    曾真看了一下宴会,“管她什么意思,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现在?”

    “对,她就在门外。”

    杨蜜关心:“那你小心点。”

    “放心吧,她再愤怒也不会针对我们。”

    “嗯。”

    曾真出门一眼就看到了一辆白色的汽车停在路边,走了过去,敲开了门。

    “曾小姐……”

    曾真冷冷说道,“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徐霞胖胖的脸上早已经看不出任何愤怒,闻言笑了笑,“我想,咱们之间是没有太多矛盾的。”

    曾真冷笑,“你不要以为你在网上的动作我们就不知道。”

    徐霞有点惊讶,随即恢复正常,“做生意讲,究的是各凭手段,你要因为这个怪罪我,成王败寇,我没有可说的。”

    曾真作为一个女强人,到了这一刻也不得不产生一种佩服,“徐小姐,生意就是生意,到了这一步,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徐霞没有说话,投过车窗,看着远方,这一年来的经历如走马观花般在脑海中掠过。

    真应了那句话,曾看过山和大海,最终发现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因为“逆时光”的事情搞砸,她彻底被资本抛弃,之前找上门的投资人,连电话都不接一个,核心团队分崩瓦解,不要说东山再起,连体面一点的生活都做不到。

    这才猛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之前时常感慨造化弄人,现在才突然发现,造化没有弄人,只是弄她了。

    “我是向你毛遂自荐的,不知道曾小姐有没有这个魄力收留我?”

    曾真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徐霞继续说道,“雅诗公司刚刚组建,正是百废待兴之时,这个时候做点什么比以后都容易,如果不想把公司全盘让给宋晓东,我想你们需要一个自己人。”

    拒绝的话在口中,曾真张了张嘴又咽下去了,她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只能问道,

    “徐小姐,不知道你怎么就……”

    徐霞无所谓,“混口饭吃,另一方面也不想看到宋晓东过的太舒服,给他添点堵。”

    曾真看着这张平淡无奇的脸,一时间看不透对方的真实想法。

    徐霞:“曾小姐,公司经营不是儿戏,什么事都放手,那只能做一个傀儡,之前关总即使再忙,也要坚持一周听两次“逆时光”的工作汇报,这还是在他精通财务和业务的前提下,你和杨小姐恐怕做不到,到了那个时候,宋晓东如果想做点什么,易如反掌,要知道,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di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