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126、鲜花

时间:2020-10-08作者:大西瓜真甜

    挂了电话,热依也从洗手间出来,

    “你明天有试镜?”

    “嗯。”

    “那就去忙吧,我正好也有事”,关煌看着她,随口说道。

    最好能给女人找点事做,要不然,空闲时间一多就免不了生事。

    热依咬了一下嘴唇,有点不太想去。

    现在她的心思也变了,之前幻想着成为大明星,挣大钱。

    突然之间实现财富自由,懒惰一下子就上来了。

    拍戏什么的最辛苦了,好不容易上映了还要被人骂没演技。

    关煌让她坐进怀里,“怎么?不想去了?”

    热依蹭蹭男人的脸颊,感觉到一点胡茬,撒娇道,“我帮你刮刮胡子吧。”

    关煌拍了她的屁股,拿她没办法。

    有的女人上进心强,一分资源发挥出十分的效果,给她一个翘板,她能跳到天上去,至于会不会摔死,另当别论。

    有的女人没有上进心,坐吃山空,热依就属于小富即安型的,对于未来没什么规划,推一步走一步,不知道上辈子是怎么出头的。

    热依见男人不说话,还以为生气了,有点委屈说道,“我去嘛。”

    关煌感受着怀中的可人,心想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只要自己乐意,外人不用干涉太多。

    热依即使什么也不做,这辈子也吃喝无忧,“算了,以后不安排你做事了,只要你自己不无聊,想干什么都行。”

    热依偷偷看了一下男人的脸色,确定不是说反话,顿时大喜,

    “不无聊啊,在家也有很多事要做,练瑜伽,追剧,逛淘宝,打游戏,跳舞,做spa……”

    关煌听着对方的安排,无言以对。

    确实排的很满,几乎没有多少空闲时间。

    虽然在他看来,除了锻炼身体还算有益外,其他的都属于垃圾,但看着对方高兴的脸,吐槽的话说不出来了。

    不是每个人都想追求极端的成功,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努力上进。

    大部分人就喜欢不劳而获的感觉,这没有错。

    热依说道兴奋处,还起身给男人表演了一下什么叫“一字马”“A4腰”“反手摸肚脐”之类的,看的关煌眼花缭乱,也让他终于明白,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顺着这个思路反思,关煌觉得有时候自己对身边的人太严厉了,“宝贝,你过来。”

    热依心怀惴惴,“怎么了?”

    关煌看着她的眼睛,“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热依有点莫名其妙,“挺好的。”

    “哪点挺好的?”

    热依想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说。

    虽然对方花钱大方,身材健硕,会宠人,有能力,但这种话好像拿不出手,都是很肤浅的东西。

    当然肤浅也没有错。

    柏拉图式恋爱也不能保证至死不渝。

    关煌摇头,自己真是病急乱投医。

    热依对他的感觉,是迷恋,怎么可能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宝贝,你知道爱因斯坦的家规吗?”

    热依摇头。

    关煌笑笑,“没什么,那你准备一下,明天和我一起办点事。”

    热依高兴点头。

    把男人刚才的奇怪抛在脑后,她本来就不是心思太多的人,也不愿意去想话中有话、未尽之意、含而不露什么的。

    直来直往,热烈奔放。

    关煌放弃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开始享受眼下生活。

    第二天晚上,赶集网的投资晚宴。

    关煌带着热依盛装出席,这种场合需要一个女伴,本来夏柒昔挺合适的,但她最近忙着和DCM商议投资快手的事,没有时间。

    热依正好在身边,不用白不用,虽然不学无术,胸大无脑,但是,能起到一个很好的花瓶作用就足够了。

    还真别说,盛装之下,热依有点艳压群芳的意思。

    腰是真的细,蝴蝶骨很明显,臀是真的翘,腿是真的直……

    引得在场不少人频频侧目。

    “大卫今晚是来抢风头的”,赶集网CEO杨勇对着高永胜笑道。

    高永胜心底再一次坐实了关煌好色的传闻,回答,“大卫的眼光没话说,热依小姐是今晚的明珠。”

    关煌很是得意,杜嘉班纳的礼服非常考验身材,但热依穿起来比官方模特还美。

    可见身材条件真的很好,

    不过,没有详细介绍的意思,

    “嗯,这是热依,老杨,你们谈妥了?搞这么大的阵仗。”

    毕竟热依只是一个花瓶,没有拿得出手的身份,这种场合就是点缀。

    杨勇也不在意热依是谁,闻言答道,“差不多了,老虎基金领头,和凯雷一起投资两亿美金。”

    已经尘埃落定的事,他也不用再隐瞒什么。

    关煌:“恭喜。”

    杨勇摇头,“兄弟,还是你说的有道理,如果不能快速达成“721”格局,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熬着。”

    两人之前聊天的时候,关煌告诉他,如果第一名不能占到市场份额的70%,前两名势均力敌之下,可能会陷入残酷的烧钱大战。

    高永胜接过话,“大卫起了个坏头,烧钱补贴用户,效果这么明显,各行各业都在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番。”

    关煌连忙说道,“我们可是被动还手,从来不主动挑起战争。”

    高永胜“哈哈”一笑,“我前几天遇到饿了公司的张豪,他说自己最大的失误就是轻敌,没有一开始就重视超人外卖,没想到起了个大早赶了一个晚集。”

    关煌倒是相信这话。

    超人从一开始就拼尽全力,但是因为没有名气,也没有资本,不受重视很正常。

    如果换成巨头这么做,饿了公司肯定会有应激反应。

    就好像地里来了一只麻雀,主人可能就是挥挥手,驱赶一下,如果来一头野猪,恐怕就会全阵以待了。

    “我听说百度有意投资饿了公司?”

    高云胜点头,“双方差不多谈妥了。”

    关煌:“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虽然超人占据了70%的市场份额,但没有经过血腥大战,其他人并不甘心失败,有机会就想挑战一下超人的市场霸主地位。

    高永胜苦笑,“恐怕新一轮的烧钱大战是避免不了了。”

    外卖出行市场的五大玩家,超人、美团、饿了、快的、滴滴,哪一家都不好惹。

    一旦烧钱,烧的都是资本家的钱。

    一天一个亿,谁不心疼。

    关煌倒没什么畏惧和失望,他虽然想要避免烧钱大战,把烧掉的几十上百亿投入到科研领域,但这种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个人能做的不过就是不断增加胜负天平的一端筹码。

    “总归我们是领先者,只要不出错误,他们四家想要追赶,没有机会。”

    高永胜也同意这个判断。

    超人在关煌的领导,有很大可能是市场的最后胜利者。

    当然,这种判断不仅仅是自信,甚至连对手也同意这个判断。

    但是,同意不代表屈服,创业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的事,很多时候明知道失败也要去做,去搏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要没有这点心气,还创什么业,老老实实回去上班多好。

    杨勇看到老虎基金的代表走了进来,拍了拍关煌的肩膀,“兄弟,你们先聊,我去招呼一下。”

    关煌:“你去忙,别耽误正事。”

    高永胜目送张勇离开,低声问道,“怎么,你不看好这笔投资?”

    他从关煌的表情中看到一点东西。

    关煌摇摇头,“没有。”

    高永胜笑,“我还不了解你,有什么话直说,老杨人不错。”

    在他的牵桥搭线下,关煌和杨勇认识,关系只能算一般。

    听到高永胜这么说,关煌也笑了,“你知道老虎基金在国内的投资风格是啥吗?”

    高永胜好奇,“什么?”

    他作为业内人士,专业水平远远高于关煌,还真想知道对方有什么不一样的见解。

    关煌想起后世在《财经》杂志上看到的一篇报道,开口说道,

    “老虎环球基金从今年开始,加大投资中国互联网的中后期项目。”

    高永胜不解,“这怎么了?前期风险太大,后期有保证。”

    关煌笑笑:“但是,老虎的策略不是押注最后的赢家,而是押注可能的被并购者。”

    高永胜闻言皱起了眉头,

    关煌:“因为被并购方的溢价更高,退出也更快。”

    “你这个,有什么根据没有?”

    关煌:“你可以复盘一下老虎今年投资的所有项目,看看他究竟都投了哪些公司。”

    高永胜闻言,有点信了。

    关煌:“这话不好给杨总说,毕竟他心气正高呢。”

    高永胜摇头,“该说还得说。”

    他和杨勇的关系,不用太避讳。

    关煌看了他一眼,“说实话,有时候被并购也未尝不是好的结果。”

    高永胜很是敏锐地说道,“你不看好这个行业?”

    关煌笑而不语。

    高永胜不管那么多,拉着关煌走到一边,又叫来自己的秘书,“小周,你陪热依小姐转转。”

    热依明白,有些话对方可能不希望第三人知道,“麻烦你了,周姐。”

    小周看着仿佛从油画中走出的精致女人,心下羡慕嫉妒,“叫我小周就好,走,带你认识几个朋友。”

    热依随着小周离开。

    她虽然不喜欢社交,但是,很享受成为大家焦点的感觉。

    有了小周的照顾和指点,虽然没有暴露身份,仍旧被接纳,如鱼得水。

    参加宴会的,既有真正的名媛,也有准名媛。

    前者有自己的圈子,一般人也挤不进去。

    作为高永胜的秘书,小周虽然可以把热依介绍进去,但是没必要。

    后者就是热依现在待的小团体,大家因为各种原因参加宴会,寻找机会。

    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既不显得尴尬,又能互通有无。

    正开心间,一个声音打断传了过来。

    “各位,打扰了。”

    循声望去,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走了过来。

    “热依小姐,又见面了”,男子率先笑道。

    “陈导,钱总”,热依脸色未变,淡淡回道,

    小周几人一看是热依的故旧,也就让开位置,招呼两人坐下。

    陈导也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直接说道,“热依,这次你放弃试镜挺可惜的。”

    热依:“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钱贵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人,几乎可以肯定没有一个能拿出手的,也就越发放松起来。

    投资宴会既是金钱盛宴也是猎艳之所,只要他愿意,露出身份,在场超过一半的女人都可以拉到洗手间吃个快餐。

    “别下次了,这次机会就挺好的,老陈,做事不能太死板,再抽个时间给热依小姐安排一次试镜。”

    陈导闻言,马上点头,“是,还是钱总考虑的周到。”

    热依不给面子,“不用了陈导,我最近没时间。”

    陈导闻言,脸色拉了下来。

    小周怕气氛闹僵,笑着接过话,“还没请教两位……”

    陈导看了一眼小周的Galop d'Hermes腕表,想了想说道,“这是南安投资的钱贵钱总……”

    话没说完,小周肃然起敬。

    南安投资可比云胜基金高了不止一个段位。

    既然能参加投资晚宴,对于圈内的事多少了解一些,南安的名头大家都听过,不自觉地有了尊敬。

    钱贵很享受这种感觉,被美女敬仰,摆摆手说道,“今晚老陈是主角,我主要是陪他拉投资的,《天地儿女》,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老陈的作品。”

    听到这里,大家的眼睛更亮了。

    这可是娱乐圈呀!

    既然愿意参加投资晚宴,那就意味着,只要有机会,挤破头也愿意去娱乐圈打滚一下。

    刚才就看热依不顺眼的何娅率先站出来,“陈导,你们是要拍新戏吗?”

    钱贵盯着热依,嘴里说道,“嗯,陈导五年磨一剑,准备再启征程。”

    第一次见到对方,他就彻底被迷上了,为之神魂颠倒。

    打听到热依是演员之后,马上利用手中权力和人脉,张罗了一个剧组。

    没想到关键时刻,热依不干了。

    谁知道在这里又碰上了,简直天赐良缘。

    何娅眼珠一转,笑着说,“我作为一个圈外人都知道机会难得,热依妹妹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

    陈导接过话,“这个新剧,我们已经邀请了黄磊作为我们的男一号……”

    钱贵身子前倾,凑到热依跟前,带着一丝压迫感。

    热依身子向后缩了一下。

    钱贵正得意,准备硬上,头发上传来剧痛,整个人被拽到一边。</di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