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128、邀请

时间:2020-10-08作者:大西瓜真甜

    张雨欣和热依交了半天心,总算把小妮子糊弄住了,现在的90后太难搞。

    她今年27,对方22,不要说5岁,3岁就有代沟了。

    领着热依转了一圈,因为刚才的冲突被不少人看到、传播,张雨欣也就懒得再费力气去融入其他人的圈子。

    热依对此无所谓,虽然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大家的排斥,但这种圈子,她本来就不喜欢。

    张雨欣则是完全没感受到,她就不是什么心思细腻的人,也没有感同身受,还以为大家疏离的笑只是陌生人的客气。

    好不容易等关煌那边说完事,赶快领着热依回去了。

    “事情谈完了?”

    “没事了”,关煌回过神,看着两朵娇艳的玫瑰,把烦心事扔到一边。

    刚才杨勇透露,有人正在搜集超人“二选一”的证据,即通过自己的优势地位强迫商家签订独家协议。

    这种情况自然是存在的,几乎一查一个准。

    为了独占市场,压迫竞争对手,超人在暗地里确实有不少小动作。

    当然,这种事情,大哥不说二哥,饿了在上海,美团在北京都是这样的策略。

    如果严格扣法律,确实有点违规。

    不正当竞争嘛!

    但是,事情就是这样,没人管也就算了,一旦有人盯着不放,那就多少是个麻烦。

    不过,关煌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到了十亿美金级别,些许风波根本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更不要说还有地方保护主义。

    超人公司,在海城市乃至整个省内都是明星企业,不说一路绿灯,也是备受关注。

    据说省里大佬有意在办公厅内成立一个临时协调机构“超人办”,专门负责处理与超人有关的事情。

    像什么“跨省抓人”“异地逮捕”这种事,几乎不可能落到他身上。

    只要人身没有危险,其他的都是小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让他有点感慨的是,8月15日,“逃亡境外”110天的快播CEO王欣在韩国被捕,一个时代落幕了。

    不管技术有没有罪,王欣是肯定有罪了。

    张雨欣看着眼前的男人,娇笑道,“关总,我参演的电影《打拐》将于下个月上映,能不能你参加首映式?”

    关煌闻言,有点惊讶。

    对方还真是虎,敢这么直接开口,丝毫不顾忌太多。

    不怕被拒绝,也不在乎彼此的身份差距,直来直往,

    “到时候有空的话,一定参加。”

    张雨欣很是高兴:“我提前给你打电话,”

    她也是抱着随便一试的心态,根本没奢望对方会答应下来。

    关煌点头。

    张雨欣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是雅诗的股东。”

    关煌很是惊讶,“是吗?”

    张雨欣有点得意,“因为前段时间我一直忙着拍戏,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你……”

    张雨欣解释:“我就找到之前入股的人,告诉她,愿意溢价5%收购手中的股份,那个时候雅诗才刚刚成立,“逆时光”的事还没影呢,后来事情就办成了。”

    关煌不禁为对方的大胆拍案惊奇,这种魄力连男人也不一定有,落在对方身上更显得珍贵,“你是怎么判断这件事并作出决定的?”

    张雨欣笑笑,真话自然不好说,不过是看关煌和杨小蜜打成一片,从而认定这笔交易有利可图,

    “上次见面之后,我特意搜集了一下您的资料(老王搜集),知道“逆时光”绝对是优质资产,再加上您为人正派,值得堵上一把。”

    听到美女方面夸奖,关煌还是挺高兴的,也只能感谢一下对方的信任。

    张雨欣:“听说这个月的销售额有望突破新高。”

    “是吗”,关煌还真没关注过这事。

    虽然仍持有一点“逆时光”的股份,但心里已经做了切割,不再把它作为自己的事业。

    张雨欣还是比较上心,的不仅关心相关的公司经营新闻,还一直身体力行在微博上宣传带货。

    当然,不只是她,雅诗的大部分股东都参与其中,只要没有竞业协议的,都自发推广。

    甚至在微博上形成了面膜热,由此带来销量大涨也就不足为奇了。

    “据说能够突破2.5亿元。”

    关煌笑了笑,“这下大家都可以放心了,老宋也算是不负众望。”

    靴子一天没落地,就一直有人担心。

    表面上宣传的再好,没见到真金白银那一刻,也放心不下。

    张雨欣奉承道,“都是您培养有方,名师出高徒。”

    经过老宋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位“关煌门徒”。

    关煌摆摆手,“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我没做什么。”

    这倒不是谦虚,雅诗运营“逆时光”以来,他连报表都没看过。

    张雨欣笑,“你是我们的压舱石,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很多事情都不会进展这么顺利。”

    关煌的名气就是招牌。

    最简单的进货,很多代理商一听关煌是股东,二话不说就把货款打了过来。

    “太客气了。”

    张雨欣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反复说也没什么意思,“Mini打算开一次庆功会,提振一下士气,您可不能缺席了。”

    关煌点头,“是该好好宣传一下,不过没听她说起这事。”

    明星果然是最善于利用眼球的群体,什么都可以拿来庆祝。

    “逆时光”交到对方手里,还真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

    张雨欣回道,“只是有这个想法,等到最后的销售额出来再说。”

    偶尔听杨小蜜提了一句,她就自作主张地率先邀请了。

    至于心态嘛,暂时没想太多,也没有撬杨小蜜墙角的意思。

    关煌自然体会不到其中的细微差距,“嗯,应该的,怎么说我也是公司的一份子,需要我出面,义不容辞。”

    张雨欣很是高兴,“那就这么说定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闲聊中度过。

    张雨欣直爽风趣的性格,带来了极大的聊天快感。

    到了最后,连热依都对她好感倍增。

    是一个奇女子!

    那边得到杨勇的消息,关煌提前准备,在全国各个城市分站开展自查自纠,重点规避“二选一”的行为。

    最终大事化小,平安躲过一劫。

    金华市场监管局认定,超人利用自身优势在浙江金华地区,阻碍、胁迫商家与竞争对手发生正常交易的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浙江省反不正当竞争条例》对超人依法予以52.6万元的罚款。

    五十万元的罚款,对于市值超过四百亿的超人公司来说,可谓是九牛一毛。

    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连暗流涌动的网络舆论也暂时偃旗息鼓了,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

    这个时候的超人,挟前段时间大胜之势,正处于热度的最高峰,些许暗影根本伤不了一丝毫毛。

    “咱们也以这次处罚为契机,认真梳理一下整个业务线,看看有哪些城市经理不称职”,关煌对着黄兆有说道。

    “二选一”的方案全国都在用,大部分城市都很柔和,只有少数一些人惹出麻烦,这在关煌看来就是不称职。

    “好的。”

    “对于不能适应的,要尽早淘汰,争取在新一轮烧钱大战之前,把内部先梳理一遍。”

    “好”,黄兆有毫无情绪波动。

    作为一个职场人,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多了。

    随着公司发展,总会有一些人掉队,主动或被动。

    主动的人自己先辞职不干了。

    被动的人只能由他举起屠刀了。

    没有办法,这就是职场。

    关煌放下心,开口问道,“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黄兆有递过来一张纸,“这是我们新的推广提成方案。”

    刚进屋还没来得及汇报,就被关煌拉着先讲了一通。

    “怎么了?”

    黄兆有组织好语言,“最近接到一些商家投诉,说我们的地推曾经承诺,只要在我们平台上线,可以每单给他提一块钱,半年一结账,这都快一年了,提成还没拿到。”

    关煌有点吃惊,“有这个政策吗?”

    黄兆有摇头,“没有,是个别人自作主张。”

    关煌皱着眉,没有说话。

    黄兆有无奈,“我统计过了,私下有承诺的地推基本上都离职了。”

    很多销售为了完成指标,天花乱坠,什么都敢承诺。然后,他们拿完奖金就离职了,留下一堆愤怒的客户。

    关煌问,“这个问题,应该不只地推部门有吧?”

    如果只是销售的问题,不值得对方大惊小怪,应该是有严重化的倾向。

    黄兆有点头:“技术部门、行政部门也都存在急功近利的倾向。”

    公司考虑的是长期效益,很多员工只考虑短期奖金,利益不一致,行为就会被扭曲。

    关煌拿起报告随便翻了几下,问题确实挺多的。

    可以说,把烂摊子留给下一任,是人的天性。

    “你打算怎么做?”

    黄兆有胸有成竹,“我们引入行为奖励方法,把奖金中的10%推迟到年底发放,以此平衡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

    关煌沉吟一下,“年度考核?”

    黄兆有回答,“是的,年度考核,把时间纬度拉长到一年,既保证一年内员工的稳定,又把员工的短期行为改善成一年的中期行为。”

    关煌:“也就是现在互联网公司普遍实行的13月薪,14月薪?”

    黄兆有:“嗯,年终的奖金,可以设置成弹性收入,根据考核分数,用月收入乘以考核系数,便可以通过分级评价达到区分优者优得,多劳多得的相对公允。”

    关煌提议:“把时间线再拉长,薪资收入与工龄相关,每年考核指标及格便记入工龄,部分薪资乘以工龄发放,以此鼓励每年都认真工作的老员工。”

    黄兆有同意:“这一部分奖金不与业绩挂钩,作为主观评价,包含价值观,行为规范,自我成长等无法量化的指标,与老板您提出的公司愿景相结合。”

    关煌缓缓点头。

    老黄不愧是老黄。

    闻弦而知雅意。

    他不过起了一个开头,对方就把落实方案就整出来了。

    自从被阿King提醒后,关煌一直思索公司的愿景、使命、价值观是什么?

    经过和大家的沟通(包括高管和一线职工),关煌正式提出了“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愿景。

    下面有“求实、创新、协同、分享、诚信”五大核心价值观以及“先问目的,再作推演,亲自打样,及时复盘”的方法论。

    可以说,从形式上确立了比较完备的公司文化。

    当然,离建成还有十万八千里。

    黄兆有能提出落地的途径,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关煌提出了一个疑问,“上级有主观考核下级的权力,容易产生**问题。”

    黄兆有同意,主观考核本来就是走心的东西,“我打算同时引入逆向反馈。”

    “逆向反馈?”

    黄兆有:“让员工同时可以逆向反馈,并计入上级的“行为奖励”,这样可以防止权力被滥用。”

    关煌:“你考虑的很周到,那就这么做,有什么不合适的,随时调整。”

    “好的。”

    得到关煌支持,黄兆有也算松了一口气。

    最近一段时间,他是压力倍增。

    先是被马俊挑战,虽然在老板的支持下站稳了脚跟,但是和创业元老派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很多人不敢怨恨老板,只能把气撒到他身上。

    这些也没什么,毕竟吃这碗饭,受点委屈没什么。

    但是,宋晓东的离职就让他心惊胆战了,这可是跟着关煌一起成长起来的伙伴、亲密战友,为了给其他人让路,说撤就撤了。

    如果他不能达到关煌的预期,下场可想而知。

    说完正事,关煌拍了拍老黄的肩膀,“最近打拳没见你,工作太忙也得注意劳逸结合。”

    “嗯,会的”,说起这个,黄兆有就挺羡慕老板的。

    他为了事业,付出了120%的努力,甚至连家庭都没组建,所有业余时间都投入到工作中来。

    可是,与关煌相比,不管精力还是效率,都有很大差距。

    闲聊两句,黄兆有就离开了,他是个工作狂,对于时间半点不浪费。

    关煌对此也无奈,提醒过很多次了,可惜老黄依旧不改。</di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