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136、第一枪

时间:2020-10-08作者:大西瓜真甜

    北京,美团总部。

    “王总,不能再拖下去了”,钱贵开口说道。

    王新摇摇头,“时机还不到。”

    钱贵有点生气,“三月的时候说六月开战,六月的时候拖到九月,已经九月了,难道要拖到12月?”

    王新解释道,“现在开战,胜算不大,你看看外面,铺天盖地都是超人的广告,超人赞助的综艺节目火遍全网,几乎所有流量明星都在代言超人,现在烧钱,可能烧十块才比得上对方一块。”

    钱贵叹口气,“那也不能坐以待毙啊,再拖下去,超人的优势只会更加突出,规模效应越来越大。”

    王新也有点头疼,不过整体还算冷静,“你说的情况,我都了解,不过,我们本来就是追赶者,想要一步超越也不现实,听说他们的骑手配送时间已经从45分降到了38分钟,我们才开始着手建立配送团队,不是一个量级的。”

    钱贵没办法。

    自从上次被辱后,怀恨在心,爆发了十二分工作热情,想要给关煌来个狠的。

    要知道,那是他毕生羞辱,几十年的人生里,从没受过这种打击。

    他积极活动,四处串联,找到超人的所有竞争对手,想要合纵连横,撮合四大金刚联手抗敌。

    奈何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虽然大家明面上都很感兴趣,真到了关键时刻,却各有各的算盘。

    这倒也在他预料之中,能创业走到今天的人,智商比他高多了。

    只是,一起出手,明显对所有人都有利,却迟迟达不成一致。

    而,一个没有统一行动的联盟,又能有多少杀伤力呢。

    又闲聊几句,见王新仍不松口,钱贵只能告辞。

    吴凡一直在外面等着,见到钱贵出来,连忙问,“怎么说?”

    钱贵摇头,神色沮丧。

    吴凡也有点失望。

    他对关煌没有私仇,只是单纯希望双方能打起来。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一旦开始打仗,各家都要融资。

    作为职业经理人,只有不断投资项目,才有奖励可言。

    至于烧钱,心疼?

    又不是他的钱,心疼什么。

    钱贵强提精神,“咱们去拜访一下快的和滴滴,看看他俩家有什么打算。”

    吴凡点头,“也是,美团本来就是新入局,火气不大,也能理解,滴滴和快的可是够憋屈的,一不小心把市场拱手让人。”

    钱贵:“还不是超人耍阴招,拖累了滴滴的融资,要不然,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吴凡也知道这段公案。

    滴滴本来谈妥了新的融资,被超人横插一脚,这么一耽误,市场出现剧烈变化,从原来的行业第一沦落到第三。

    糟心!

    “关键还得看快的,滴滴肯定是求战心切,市场不乱,它没有机会。”

    钱贵点头。

    滴滴的体量已经不足以撼动超人了,想大规模融资也比较困难。

    “快的……咱们就去快的公司。”

    两人开车直奔机场,飞往杭州。

    关煌看到同向而行的奔驰车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想了想,没什么印象,也就放弃了。

    “最近,杭州那边有什么动静没?”

    张泰杰一边开车一边回答,“没有,快的还是原来的动作。”

    关煌有点惊讶。

    按道理来说,对方不应该稳扎稳打,多少要有点躁动才对。

    张泰杰见状,解释道,“我听到一些传闻,不知道真的假的?”

    “怎么说?”

    “说是,快的被上半年的烧钱给吓住了,当时和超人竞争没占到什么便宜,现在形势大变,恐怕风险更大了,他那边下不了这个决心。”

    关煌闻言,仔细想了一下。

    好像也有点道理。

    历史上“滴滴、快的”大战,每次都是滴滴先打第一枪。

    2月补贴战,因为滴滴融到了巨额资金,就先启战火,快的只能被动应对。

    到了5月,资本受不了,双方调停。

    停止补贴后,滴滴又想出了发红包的打法,重燃战火,除了乘客发红包分享到朋友圈之外,还请国内一线明星给用户发红包,利用明星效应推广产品。

    年底的圣诞节到了,滴滴又通过电视台综艺节目发红包,江苏卫视新春晚会“摇一摇”给用户发红包,吸引千万用户参与,发出3亿红包。

    全程都是滴滴主导,快的被动应对。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做一点文章。”

    张泰杰问:“什么?”

    关煌:“咱们可以承诺不打第一枪。”

    张泰杰迟疑,“有用吗?”

    关煌:“做给大家看的,你要知道,烧钱打法,资本反感,很多用户也不喜欢,甚至公司也反对,咱们要加强宣传烧钱补贴的危害,争取在各个方面形成共识。”

    张泰杰问,“烧钱能带来用户,扩大市场规模,提高公司估值,何乐而不为呢?”

    关煌自然知道,超人公司相当一部分人都是这种想法。

    或者说,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都有这心态。

    盈利模式不重要,管理机制不重要,先跑马圈地,等到用户规模足够大,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一旦开始烧钱,公司就被绑上了战车,身不由己,资本会逼着你不断向前,所有的工作都要为用户让步,一切以流量为中心,然而补贴带不来真实用户,停止补贴,业务就停滞,甚至稍不留意就会带来崩盘。”

    张泰杰点头。

    道理他自然都懂,但是能不能拒绝诱惑,放弃垂手可得的增长,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关煌继续说道,“而且,烧钱带来的影响太恶劣,容易引起社会反感,能不烧还是不烧,当然,如果竞争对手要烧钱,咱们一定跟上。”

    这就是他的竞争策略。

    尽量拖延时间,等到《山海经》项目出世,一锤定音。

    中间尽量压制对手,不留下太多机会。

    张泰杰点头,“烧钱确实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违背呀,不够政治正确。”

    关煌笑笑。

    君不见美团滴滴烧钱烧到最后,成了什么样子,一方有难,八方点赞。

    作为一家企业,有些东西还是要考虑的。</di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