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142、不能忍

时间:2020-10-11作者:大西瓜真甜

    . ,最快更新读档2013最新章节!

    “不行了,我去下洗手间”,张雨欣有点坚持不住,先举起了白旗。

    不过,没有人嘲笑她。

    剩下的人早就迷迷糊糊了,现场气氛搞起来后,各个化身才艺达人。

    劲歌热舞。

    《狼人杀》因为效率原因也被抛弃了,换上更直接的猜点玩骰子。

    游戏的重心也从输赢变成了喝酒。

    关煌虽然清醒,却被一群女人搞得热血沸腾,理智逐渐丧失。

    连输了好几把。

    闻言,连忙附和道,“休息一会,休息一会。”

    作为一个工作狂,ktv的技能几乎为0,玩起来很是吃亏。

    要么说,酒精是媒介。

    之前身份的隔阂完全打破了,没有财富的差距,都成了纯粹的寻欢男女。

    小鹿直接拉着他说,“不行,你不能走,咱们接着喝。”

    关煌看了她一眼,心下一荡,暗骂自己犯贱。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只要女人长得漂亮,总忍不住想入非非。

    虽然小鹿道德堪忧,确实有几分姿色。

    秦小岚连忙拉住小鹿说,“咱俩喝。”

    关煌忍不住赞叹。

    在场最清醒的应该就是这个女人了。

    所有游戏都参与了,酒却没喝多少,一直在照顾大家。

    从开始提防关煌,到现在为姐妹们收场,各种有条不紊,却又能不动声色间化解尴尬。

    小鹿迷迷糊糊地和秦小岚划起拳来。

    关煌松口气,待身体恢复,起身向门外走去。

    这么多胭脂水粉,能看不能吃,很是折磨人。

    有时候想想自己,为什么不学学其他流氓富豪,直接就上,玩什么暧昧。

    清醒过来,又觉得人还是有点底线为好。

    夜路走多了,终究会遇到鬼。

    再说了,以他的性格,也做不出牛嚼牡丹的事。

    花开堪折,但是不要践踏。

    站在小便池前,关煌盯着墙上的浮画,脑海里闪过一段逸事。

    创业维艰。

    以后坚决不能再参加这种奢靡宴会。

    玩物丧志。

    酒精、女人会消磨人的意志。

    张朝阳曾经说,2003年之后,他觉得天下已经太平,解决了董事会的后顾之忧,营销做得不错,短信彩信模式让搜狐成为第一个盈利的互联网公司,团队也不错,有点飘飘然。

    2004年到2010年期间,搜狐做了游戏公司畅游、搜索公司搜狗,2005年又拿下奥运官方网站,2008年搜狐处在一个鼎盛期。

    那时他开始享受生活,工作不够勤奋,晚上在酒吧唱歌。有一次马云因为收购雅虎也在北京,叫马云出来玩,马云夜里12点才过来,待了半小时就走了,因为他正在拼命干活儿。

    现在两者已经不在一个量级了。

    关煌暗暗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松懈。

    女明星,人人喜欢。

    但是,松弛有度,不能沉迷其中。

    记得自己的初心。

    “哥们,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关煌被声音打断,醒悟过来,自己盯着“浴女图”看半天了,估计被别人当成变态,扭头笑了笑。

    对方应该不是圈内人,见关煌不答,也不再说话,不小心低头看了一眼,马上自卑的掩面而去。

    关煌提上裤子,从洗手间出来,也没心思返回屋内。

    里面鬼哭狼嚎,乌烟瘴气,偏偏又不能提枪上马,一直憋着很难受。

    干脆四处溜达一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走到楼道拐角处,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

    关煌忍不住驻足,侧耳倾听,

    “好好,有种,老娘管他去死……”

    听这声音,似乎是张雨欣。

    关煌向前一步,从缝隙向外看,还真是刚才的美人鱼。

    只见她凤目圆瞪,怒气冲冲,愤怒之中夹带几丝委屈,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

    关煌有点好奇,又有点尴尬。

    有心离开,却又想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知道要脸了,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死了算了……”

    关煌猜测,对方在跟谁打电话,这么野?

    “老娘什么没有,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追我的人可以从这里排到法国……”

    关煌听到,会心一笑。

    张雨欣称得上娱乐圈的奇女子,莽的可以。

    “……他竟然去嫖娼,怎么不去死。”

    关煌顿时恍然大悟。

    想起后世官方发布通告:

    嫌疑人王某某通过手机招嫖信息联系到吕某某,当晚6时许,二人在王某某的工作室进行卖淫嫖娼活动,后王某某付给吕某某800元作为嫖资。警方进一步工作还查明,王某某于8、9、10日连续三次嫖娼,其中9日他同时与两名女子进行卖淫嫖娼活动。

    这就是有名的“妻太美不得不去嫖娼”事件。

    竟然发生在今晚,这有点凑巧了。

    “支持个屁,不骂他就算对得起他了”,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气的胸脯起伏,显然是余怒未消。

    关煌看到这里,转身准备离开。

    遇到人家的私密事,还是尽量规避,免得撞到一起太尴尬。

    正在这时,手机突然响起,连忙去按,可惜已经晚了。

    张雨欣受惊之下,头伸出来。

    两人四目相对。

    关煌只能尴尬一笑,看看来电,原来是杨小蜜。

    挂断电话,“好巧啊。”

    张雨欣看着他不说话。

    关煌解释道,“那个,我刚走过来,不知道你在这里,打扰了。”

    说完准备转身离开。

    张雨欣开口:“你都听到了?”

    “啊,没有没有。”

    关煌下意识否认,否认完才知道不妥。

    看向张雨欣。

    对方咬紧嘴唇,泪珠在眼眶中打转。

    关煌只能叹息一声,安慰道,“别太伤心,男人嘛,你懂得,向来喜新厌旧,这说明不了什么。”

    张雨欣听完,带着一丝嘲弄,“也包括你?”

    如果没有酒精的干扰,她绝不会如此大胆。

    可惜在双重影响下,理智早已经抛在脑后。

    关煌也不生气,回答道,“当然,不过我唯一的优点就是喜新不厌旧。”

    张雨欣解开上衣扣子,“我美吗?”

    关煌看着她没有说话。

    对方反而更加生气,靠近男人,低声说道,“装什么装,你第一次见面就偷瞄我这里十几次,现在成正人君子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