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150、矛盾

时间:2020-10-15作者:大西瓜真甜

    ,

    两人温存一会,关煌就告辞了,毕竟还有一大堆事要忙。

    郁珊妈和小宝宝还在家里等着,关煌再怎么禽兽也干不出去酒店kfc的事来。

    如张泰杰所料,快的打车很快就采取行动,补贴大战进入新的烧钱阶段。

    金钱燃烧,市场震惊,资本骚动。

    媒体聚焦,大佬关注,网民狂欢。

    仅10月15日一天,美团各类优惠券补贴达4140720元,滴滴“免费乘车”活动补贴1015236元,快的打车发出近200万的红包。

    超人数据没有披露,根据权威媒体预测,补贴力度可能超过五百万。

    当然,相比较其他三家的直接,超人的补贴更加精致,不单单是烧钱补贴新客户,更加注重用户体系的建设。

    其中,关键一步就是预充值活动。

    充值越多,优惠越大。

    不过,在外界看来,形式千变万化,补贴的实质从来没有改变。

    甚至有人批评关煌在面对竞争时,畏手畏脚,动作不够凶猛,反击不够凌厉。

    正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互联网创业,烧钱就行。

    想太多没用,干就行了。

    超人多余的动作太多,显得很是臃肿。

    随后就有人将话题引到超人公司的治理结构上,曾经投资过超人,事后又退出的吴小峰对媒体表示,

    “关煌作为一个颠覆者,野心太大,没有把握好战略的优先排序,身边缺少一个可以和他制衡的coo和cfo。没有coo,使得公司没有kpi,没有cfo,使得资金可以随意调动。这是一个非常忌讳的事情,短期来讲,可能会造成危机,长期来讲,可能会毁掉这个公司。”

    当然,因为吴小峰没什么名气,之前又是一个纨绔子弟,这番评论没有掀起任何风波。

    只有省内的几家媒体给与报道。

    关煌甚至没有任何回应。

    不是看不起对方,而是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公司管理上。

    之前他预测,超人的现金流可以撑一年,按照现在的形势计算,能撑六个月就不错了。

    资金上的压力顿时剧增!

    要知道,烧钱的速度不是按照百分比增长的,而是以指数形式翻番,按照目前这个势头,10月份5个亿的资金不一定够。

    要知道战争的错觉之一,就是胜利近在眼前。

    随着竞争白热化,大家对烧钱的承受度和熟练程度都在加深。

    之前一天补贴一百万,已经心惊胆战。

    现在一天补贴一千万,仿佛没事人一样。

    烧钱初期,还小心翼翼,希望能把所有钱都用在刀刃上。

    到了中后期,眼睛都红了,管你浪费不浪费。

    包括超人在内的四大金刚,开始频繁接触风投资本。

    融资条件一天一变。

    既然有求于人,就不要怪别人狮子大开口。

    关煌一直坚持的底线,什么一票否决权、投资人优先保护条款等,其他公司纷纷投降。

    相比失去公司控制权,还是赢更重要。

    “关总,这是我们的最新条件”,华盛资本的吴凡给出了新的融资报价。

    “80亿美金估值,10%的股份,一个董事会席位,a类股,下一轮的优先投资权。”

    关煌没有直接拒绝,“好的,随后和你们联系。”

    吴凡见状劝了一句,“关总,说句题外话。”

    “嗯。”

    “您的能力大家都很信任,没有人会挑战您的位置,再说了,让出一个董事会席位不影响大局,即使你想掌握公司,也要先撑过这一轮再说。”

    “谢了”,关煌明白对方的意思。

    眼下战火燃烧,可以先妥协一次,等到超人独霸市场,再融资就能自己说了算。

    吴凡一看关煌的,就知道谈不拢,摇摇头不再说话。

    对方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资本的凶险。

    可以说,拒绝华盛,基本上拒绝了所有的善意。

    风投圈就这么大。

    很多时候都是凭感觉走。

    一家风投拒绝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

    华盛没有投资,是不是因为发现某些问题?

    我们要不要也谨慎一点,先吊着?

    等到超人曙光初现或者颓势已显的时候,再做决定?

    “那咱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吴凡起身,“关总,如果你改变主意了,记得call我,合作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就不会是眼前这个条件。

    关煌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好的。”

    吴凡一边向外走一边给钱贵发信息。

    “黄了。”

    “好,他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钱贵兴奋地回道。

    任你是孙猴子,也翻不出我的五指山。

    想起曾经受到的屈辱,钱贵脸上闪过一丝狰狞。

    吴凡有点可惜,如果能谈成,可是很大的业绩。

    “说起来,我一直搞不懂他为什么不接受我们的条件,格式化的投资条款,所有创业公司都在使用。”

    钱贵回复:“这种人极端自我,想要排除一切不确定性,表现在工作生活中,就是偏执狂。”

    吴凡走出超人办公大楼,干脆拿出电话打了过去,“师兄,你之前说的对,关煌自视太高,以为超人公司胜券在握,也不想想,没有资本支撑,他能做多大?”

    钱贵:“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吴凡叹:“这个人太独了,只注重眼前利益,即使能找来钱,也不一定能成功。”

    钱贵“哼”了一下,“泥腿子出身,没见过世面,捧着金碗去要饭,活该。”

    吴凡心想“看来上次的传闻是真的,师兄被打了几耳光,要不然不会有这么深的恨意”,嘴里说道,“关煌能力不错,就是格局太小,没有海纳百川的胸怀。”

    钱贵笑了一下,“哈哈,过两天,我要亲自上门,给他一份新合约,到时候看看他会不会识时务者为俊杰。”

    吴凡也说道,“时间在我们这边,等吧,看看他什么时候撑不住。”

    目前的超人,仍旧是市场第一的领先者。

    外卖市场,力压美团、饿了么。

    打车业务,横扫快的、滴滴。

    有骄傲的资本。

    换一家公司,拒绝了资本的善意,资本不会多看你一眼。

    当然,暂时的领先还不足以让超人成为棋手。

    如果关煌坚持不融资,可能就会把大好局面拱手让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