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俱乐部目录

读档2013 154、选择

时间:2020-10-18作者:大西瓜真甜

    张绍文走后,关煌想了很多。

    对方的条件不可谓不丰厚。

    150亿美金的估值,差不多透支了未来一年的潜力。

    这也说明了AB资本对超人的看重。

    至于董事局席位、投票权之类的要求,也是应有之义。

    拿出几十亿资金,不可能做善事。

    根据《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为3-13人,股份有限公司的懂事会成员为为5-19人。

    如果达成协议,AB资本持股6.7%,差不多是第三大股东,要求一个席位也不为过。

    当然,投资这种事,不可能一下子就谈好,尤其是涉及这么大金额。

    关煌没有当场答应下来,也是有多方面考虑的。

    公司估值,也不是越高越好。

    要恰到好处。

    估值对创业者而言,是股份的稀释,估值越低,拿到同样的投资所要付出的股份就越多,对创业者的风险就越大,严重一点可能丧失控制权。

    被资本赶出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比比皆是。

    但是,并不是说,估值越高越好。

    公司估值,能上不能下。

    150亿美金的估值上去,就再也下不来了,一旦公司发展受挫,融资的路就被堵死了。

    如果找不来新的资金,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竞争中,下场可想而知。

    不可能一口吃个大胖子,融资要一轮一轮地融,拿到一笔钱,把计划向前推进一个里程碑,再融一笔钱,去实现下一个里程碑。

    关煌在心里反复衡量,150亿美金的估值,超人能不能撑起来?

    如果明年局势不明朗,各家公司继续纠缠,超人很有可能达不到预期目的。

    原时空,美团虽然力压饿了么成为市场第一,但饿了么并没有倒下。

    滴滴倒是和快的合并了,但是,Uber中国杀进来,又是一场恶斗。

    想要彻底垄断市场,还得下一番大功夫。

    不过,能不能谈成不重要,先把消息放出去,一方面激励公司士气,另一方面,刺激风险投资,你们可不是铁板一块,总有人慧眼识珠。

    关煌算盘打的很好。

    然而,还没等来预期反馈,先接到张波的电话,

    “关总,听说AB资本有意投资我们?”

    关煌没有隐瞒,“前几天见了一面,还没谈妥,不过,目前来看,以它给出的条件最好。”

    张波“嗯”了一下。

    关煌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张波平时从来不关注融资的事,现在提起这个,恐怕意有所指,“怎么了,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的,你对AB有意见?”

    张波闻言,也就放开了,“不是我,是阿king?”

    关煌不解:“他,他有什么意见?”

    张波解释道,“老板,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阿king被资本赶出了创业公司。”

    关煌心想“不会这么巧吧”,嘴里说道,“难道是AB资本?”

    张波叹气,“就是AB资本的张绍文。”

    关煌有点牙疼。

    张波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阿king会不会介意这种事,不过,老板,你最好找他开诚布公地谈一次,公司现在有困难,希望他能理解。”

    关煌沉吟不语。

    阿king作为天才技术员,心高气傲而又敏感自负。

    被赶出自己的公司,一直被视为奇耻大辱。

    据关煌了解到的消息,双方在高管大会上摊牌。

    出乎阿king意料的是,绝大多数的高管、顾问和董事会成员,都没有支持他。

    阿king自己很难接受这件事,直接冲出了会议室,在路上就哭了起来。

    很快,阿king就正式辞职,把自己所有的股票变卖了。

    现在让他低头,选择重新和AB资本合作,不亚于在伤疤上再插一刀。

    轻则离心离德,再也留不住这位天才黑客的心。

    重则当场翻脸,辞职不干。

    既有能力又懂人情世故,这样的人,全世界也没有几个。

    为什么很多人觉得天才都是性格古怪的家伙,那是因为他们确实异于常人。

    “阿king知道这件事吗,他是什么反应?”

    张波回答,“应该不知道,自从开始搞《山海经》项目,就吃住在实验楼,我们一个月也没见过一次面。”

    关煌沉吟一下,“好的,我知道了。”

    张波有点放心,“多沟通一下,阿king应该会理解。”

    他既不愿意看到阿king离职,也不愿意坐视公司陷入融资困境。

    关煌:“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嗯嗯,有什么需要我出面的,你尽管说。”

    关煌:“我会考虑的。”

    挂了电话,还没松口气,夏柒昔一脸兴奋地敲门进来,“亲爱的,问题解决了?”

    关煌没有正面回答,笑着说道,“你这次劳苦功高,我要好好奖励你。”

    夏柒昔很是高兴,“嘻嘻,我可没做什么,都是公司经营的好,这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关煌让她坐在身边,“消息传的倒是挺快的。”

    夏柒昔得意道,“刚才来的路上,我接到省内好几个人的电话,想问问还能不能谈,这群墙头草。”

    关煌看着雀跃的女人,哑然失笑。

    看样子这段时间压力不小,受气不小。

    “做生意吗,不是意气之争,谈还是可以谈的。”

    夏柒昔正要说话,电话响起,拿出来看了一下,撇撇嘴,“是刘立涛。”

    关煌:“看看他说啥?”

    夏柒昔接通,“喂,刘总。”

    刘立涛未语先笑,“柒柒。叫我老刘就好……”

    关煌在一旁听着两人说话。

    夏柒昔冷嘲热讽,暗暗指责对方见风使舵,之前还高高在上,以为胜券在握,现在还知道求人办事,脸红不脸红。

    谁知道,刘立涛竟然有唾面自干的勇气。

    她强任她强,明月照大江。

    不但姿态摆的很低,一口一个高帽,甚至连夏父都拿出来当交情了。

    遇到这种厚脸皮,你唾他一口,他还说你口水香呢,真没太好办法。

    夏柒昔很快败下场,不再揪住之前的错误不放。

    不过,对于跟投的事,她没有松口,打了一个太极。

    挂了电话,夏柒昔开始表功,“亲爱的,我表现怎么样?”

    “perfect。”

    “嘻嘻。”

    关煌想了想,吩咐道,“以后再有这种人,不要和他们说太多废话,AB股,愿意签就签,不愿意签滚蛋。”

    “好的。”</div>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