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喜欢是占有,但爱是克制!
    听到宋心颜的疑问,宫溟深邃幽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倏然的迸射出一些危险的光芒:“意思就是……如你所说,刚刚是故意给楚怀景看的,但现在不是了!”

    宫溟的思维转换,宋心颜一时间还有些没有理解过来。

    宫溟的下一句话,就直接让宋心颜脸色红的燃烧起来了:“心颜,我想要你了!”

    低沉、暗哑、撩拨的嗓音,真是有种致命的诱惑。

    宋心颜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仅仅是一个声音,就能让人沉醉;

    遇见了宫溟以后,她才知道,有人的声音真的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宋心颜正准备拒绝:“我刚手术完,身体还有些吃不消!”

    宫溟已经放开了她:“放心!我知道不能做,只是说说来缓解下心中的想念!”

    说完,宫溟放开宋心颜离开了房间:“我出去透透气!”

    本来,宋心颜以为宫溟刚刚说的话,只是挑逗、撩拨一下自己。

    可是……看他现在的反应,显然是真的……宋心颜的心里瞬间有很多的不忍和心疼。

    宋心颜想起一句话:喜欢是占有,但爱是克制!

    宫溟的举动,让她的心里无形间就涌起了一股默默无言的感动!

    第二天……

    宋心颜再次看到宫溟摆着“玉米鸡蛋粥”在她的面前时,嘴嘟的老高,眉头皱的很紧,可怜兮兮的望着宫溟:“我可不可以不吃!”

    这还是第一次,宋心颜对吃的这么害怕……

    而且,食物还是出自宫溟的“黑暗料理!”

    一直到现在,宋心颜都没有办法想象,优秀如宫溟竟然会有做“黑暗料理”的天赋。

    宋心颜正哭着脸央求的时候,宫溟很果断的两个字拒绝了:“不行!”斩钉截铁。

    随后……病房里竟然还来了三位再熟悉不过的人:纪言,小婵、韩萧!

    桌子上……一共摆放了四盒粥,每人面前一份。

    宋心颜望着纪言和许小婵:“你们怎么来了?”

    纪言回答半调侃半正派:“宫邀请我们来的,说是品尝他的厨艺处女秀作品!”

    听到这句话,宋心颜的嘴角抽了抽:“纪言非要用处女这样让人浮想联翩的词来形容吗?而宫溟的厨艺,这次分明不是第一次啊!第一次早就被她消灭,最终贡献给垃圾箱了!”

    而且,小婵的第一次被他那么无情的夺走,心颜在心里总是觉得不值,觉得太过残忍了。

    许小婵显然也想到了,纪言其实是有些故意提出这个词的,牵着的手察觉到小婵的不自然,纪言的呼吸靠近她的:“小婵,对不起!我们的新婚夜,我一定会让你抹掉那个可怕的阴影。”

    提到“新婚夜”虽然还没到来,许小婵的透白的脸也微微的红了。

    这一次……难得的,宫溟为他们布置好了粥和勺子,所有的人都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就算宋心颜都有些很不适应。

    “开动吧!”宫溟平稳的声音吩咐道。

    除了宋心颜,所有的人都跃跃欲试,充满了好奇。

    看到大家吃完第一口的时候,宋心颜以为他们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挑破宫溟。

    可是……到第二口、第三口的时候……

    宋心颜终于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狐疑的问着:“你们……不觉得这粥的味道很独特吗?”毕竟……是黑暗料理啊!

    “嗯,宫先生的粥的确是很独特!”韩萧是第一个回答的。

    “宫溟的粥,自然是与众不同,万里挑一!”纪言的回答。

    宋心颜将希望放到许小婵身上:“小婵,你呢?”

    “很享受!”这是许小婵的回答。

    如果……不是宋心颜对这三个人,尤其是许小婵都比较熟悉的话,她真的怀疑他们都是宫溟的“托儿!”

    可是……情况明显不是这样啊!

    一直到三人离开,宫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宝贝,你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宋心颜很想说一句:“宫溟啊!黑暗料理的确很难有信心的!”

    可是……宋心颜哭着脸吃了一口后,脸色简直有360的转变,同样不可置信的看着宫溟,疑惑的发问:“你确定,这粥不是从五星级饭店买回来?”

    宫溟的声音自信满满,整个人都闪耀着耀眼的魅力光芒:“我亲手做的!”

    所以……宫溟的厨艺这是突飞猛进了。

    他请来纪言、小婵、韩萧,也是为了证明他的厨艺,洗脱他“黑暗料理”的称号。

    宋心颜又舀了一口,刚准备吃进嘴里,忽然……宫溟俯身动作快、稳、准将勺子里的粥吃进了嘴里。

    宫溟的唇角勾着满意的笑容,如星的眸子,熠熠生辉:“心颜,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就算对一些领域未知,但是……这些人天赋异禀,天资聪明,什么都能学的很快,并迅速成为该行业的佼佼者。”

    宫溟的话落,宋心颜捂着嘴,笑着看着他:“宫溟,你说了这么多,还不如直接说你就是这种世间少有的奇才!”

    “错了!”宫溟看着宋心颜:“这样的人很多,我是比他们更高层的一种人!”

    虽然……这般的傲娇狂妄;

    可是……谁让他是宫溟,谁让他有资格和资本呢?

    出院的那天,宋心颜刚刚和宫溟从电梯了走出,到了医院的大门,忽然……两个人直接围堵上来。

    疯狂的向着宋心颜的身上扑。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宋心颜惊慌的问。

    “怎么连个人都没有拦住?”宫溟将宋心颜护在怀里,看着保镖厉声呵斥道。

    “心颜,是我啊!”一直到这声苍老又微微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宋心颜才想起是他,宋国昌。

    只是……没想到几日不见,宋国昌的头发几乎一夜间全白,真个人落魄的不像样子,胡子也像是几天没有剃过;

    夏雨薇也没有了以往的风姿诱人,什么曼妙的身材、什么名牌,什么高傲……都在一张苍老、颓败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现在的夏雨薇俨然已经成了她自己当初最最瞧不起的大妈,廉价的衣服,蓬头垢面,没有化妆!

    如果不是他的声音,宋心颜也完全没有认出来!

    怪不得保镖没有认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现在……他们两人算是恶人有恶报了吧!

    “心颜,我的好女儿,求求你,快救救爸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