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陪你温暖那些冰凉
    时至今日,听到这样的话,宋心颜觉得自己没了半分的同情。

    仅有的一点可怜和怜悯,也被两人恶劣斑斑的罪迹弄的荡然无存。

    “你们有困难,第一时间找的,难道不该是宋思洁吗?”宋心颜讽刺的看着两人。

    “心颜啊,你也是我们女儿,思洁现在人不知去向,我们只能来找你!”这一次,换夏雨薇开口了。

    “心颜,你说说看,要怎样才能原谅我这个做爸爸的,爸爸现在是走投无路了,公司被收购了,房子也没了,我和你阿姨现在几乎是四处流浪,你真的忍心,什么都不管吗?”宋国昌也开始了自己所谓的忏悔。

    如果有表演的奖项,宋心颜觉得她应该颁给面前的这两位。

    一唱一合的,真是绝配了。

    宋国昌再次准备开口的时候,宋心颜打断了两人的话:“不用了……无论你们做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们!”

    听到宋心颜依旧冷冷的拒绝,宋国昌竟然开始弯身:“心颜啊!难道你非要我这个做爸爸的给你下跪吗?就算你不承认,你身体留着我的血,我们有血缘关系,你也永远是我的女儿啊!”

    “帮我抓住他!”感受到宋国昌“下跪”的动作,宋心颜惊叫道。

    随后,又很不屑的看向宋国昌:“你说的对,从伦理道德上,从血缘关系上,我们都是父女的关系,我不可能让你给我下跪,并且……我也受不起你的如此大礼!”

    “好!那换我来,我来总行了吧,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夏雨薇的一只腿已经碰到地面了。

    宫溟冷着脸扫了一圈的保镖:“拉起来!”

    “夏雨薇,对于你,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先不说她曾经对楚怀景姐姐做的那些阴森恐怖至极的事情,每一条都令人发指,就算她对妈妈的罪行,也是这辈子无法饶恕的。

    离开的时候,宋心颜将一张卡冷冷的扔下:“这张卡里有3000元,我终究没有办法看你饿死街头,但是……后面的生活都靠你们自己,不过……你们也再回不到以前荣华富贵,为非作歹的日子了!如果有一天你们离开了,我希望你们能去向我妈妈忏悔,而不是我!”

    “心颜,我的女儿,你不能这么冷心,不能这么狠啊!我是你的爸爸……爸爸……啊!”宋国昌几乎想扑上去,只可惜两个肩膀都被保镖架着,只能痛哭流涕的喊着。

    一声声的呼喊不绝于耳。

    一直……到宋心颜坐到车子里,清爽的柔风迎面吹来,黑发迎风肆意的飘扬着,宋心颜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点。

    终究是没有办法完全漠视的。

    尤其……是他们的那些罪恶,让她现在想起来都有阴风阵阵,恐怖流淌的感觉!

    “宫溟,谢谢你!”宋心颜吹着风,将自己靠在宫溟的身上。

    “谢我什么?”

    “你不用隐瞒我啦!我知道,宋氏和宋家的别墅,一定都是你的杰作!”宋心颜轻轻道。

    从宋国昌和夏雨薇第一次吵着见她,说要求情的时候宋心颜就已经猜到了。

    “不恨我吗?反而要感谢我!”宫溟……以这样的方式引导她说出自己内心真是的想法,也是一种发泄。

    “我知道,你是为我报仇,当然是感谢啊!为什么要恨!这一次……我和宋国昌真的没有任何父女情分了!”说到最后,宋心颜喃喃道。

    曾经,她那么渴望父爱,总觉得父爱是如书中朱自清的《背影》那般,深沉伟大,如山般巍峨、无言;默默的付出。

    所以……刚进宋家的时候,即使她遭受夏雨薇、宋思洁母女的欺凌,也一直以为……宋国昌会在私下默默的关系她;

    之所有没有当着夏雨薇母女的面维护她,是怕激发夫妻矛盾;所以……一定会默默的关心她。

    可是……如此反复几次后,宋心颜发现她错了。

    宋国昌只有对宋思洁才有父爱,对她是全然的漠视和毫不关心;任由她们母女欺负、打骂、差遣自己。

    只有一点是好的!

    宋国昌竟然出钱许诺她和宋思洁读一样的学校,为了读书,接受良好的教育,有一天能给妈妈好的生活,宋心颜就都忍下来了。

    只是……也是在后来很久很久以后,宋心颜才知道宋国昌那样做的目的:花钱培养她,把她当做一个待出售的商品。

    她在宋国昌的眼里,不是女儿,是商品,是**的交易品,是可以明码标价的;

    有这样的父亲,想来……这一生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车子行到一个桥面上的时候,宋心颜看着一望无际的湖水,吹着湿润清凉的风,忽然感觉压抑的情绪有了一丝丝的释放,整个人也放入新生般的呼吸了一口空气。

    “宫溟,停车,我想在这桥上站一站可以吗!”宋心颜祈求的小眼神看着他。

    宫溟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道:“当然可以,我陪你!”

    波光粼粼的湖面,反射着一些微微的光,因为接近夜晚,湖面的风还很有些凉意,宋心颜迫切的需要这些凉风来洗涤自己的心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仰头静静的两分钟,宋心颜努力排挤掉脑子里那些不快乐的事情。

    宫溟的脱下身上的衣服,贴心的、细细的披在宋心颜的身上,又自身后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发丝:“心颜,给我讲讲,你的事情!”

    倾诉,有时也是宣泄的一种方式!

    “嗯!”宋心颜轻轻的应了一声:“那就说说印象最深的两件事吧!我刚满18岁的生日时,宋国昌竟然破天荒的给我买了蛋糕,还给我准备了几件特别漂亮的名贵裙子,我当时高兴坏了,一个劲的在妈妈面前夸奖这个爸爸!后来……到晚上,他说带我去生日宴会庆祝生日的时候,我才知道是在酒吧!想让我做陪酒小姐,供他的客户猥亵,揽入生意!那是我第一次彻底看清他的真面目!”

    即使,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可是……那时的宋心颜才刚18岁,一直在学校里的学生,被自己的亲生爸爸推出来,要面对这样龌龊的事情,完全吓坏了宋心颜。

    所以……现在想起来,仍然是深深的后怕!

    宫溟感受着她肩头的颤动,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用自己微微冰凉的脸颊贴着心颜同样冰凉的脸颊,安慰着:“不怕!不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