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我们真的要领证结婚吗?
    湖面的风是微凉的,吹拂的两人的脸都是冰冰凉凉的。

    可是……宫溟的脸贴上宋心颜的时候,肌肤间的触碰,冰凉一点点的消失,整个人都慢慢的温暖了起来。

    宫溟的两只手,也将宋心颜的双手紧紧的包裹在手心里。

    暖暖的温度,透过脸颊……透过手心,一点点的传进四肢百骸,像是人的神经一下字灌入了舒畅的液体一样,非常的舒服。

    安心、温暖、踏实……这样的感觉,都是宋心颜送来没有感受到的。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相拥着取暖。”

    只是,宋心颜一度以为这个和她相拥的人,可能会是楚怀景;却从未想过会是她在商业杂志上看到的“精英男人—宫溟!”

    “想知道我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吗?”宋心颜转过头,轻轻的问!

    “……”宫溟没有回答,收紧了放在她腰间的双手。

    “后来,我一个从来没有喝过酒的人,直接灌进肚子里三大杯白酒,直接整张脸泛红,身体也烧的通红,整个人像发烧、像过敏,全身都是红通通的,宋国昌怕惹出病案,就将我送到医院里了!后来……怕闹出人命,他就再也不敢让我去酒吧了!”

    宋心颜说完,还不待宫溟插入话,就紧接着道:“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夏雨薇的!我和宋思洁读高中的时候,是走读生并不是住校制,所以……每天晚上都要回家,有时候……我在学校自习学习一下,或者有什么事回去晚了,夏雨薇都会直接关上门!”

    说到这里,宋心颜转过身将自己扑在宫溟的怀里,呼吸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才能让自己继续说下去:“宫溟,你知道吗?我数了数,我在宋家,一共在大门外,蜷缩着……自己一个人过夜时间超过了100天;有时候……就算是寒风烈烈的冬天,夏雨薇也照关门不误!虽然……有些时候可以去24小时便利店、麦当劳那些地方,可是……我没有钱;其他的地方,像地铁,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又害怕,不敢去,所以……在宋家的大门外,我熬过了几乎春夏秋冬的每一个季节!”

    “怎么样?你要不要夸夸我,是不是很勇敢!”宋心颜倔强的仰起头,清澈的黑瞳里,忧伤如水,眼泪翻滚而不低落,晶晶亮亮的在眼圈翻滚着。

    “当然很勇敢!”宫溟双手捧着她的脸,吻轻轻的落在宋心颜的眼皮上。

    本来……宋心颜还能克制自己不留下眼泪的,突然的温柔,宫溟的唇在眼皮上的温度,让眼中的泪,毫无预兆的就直接滚落了。

    宫溟一把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宋心颜的眼泪像是止不住了一样,稀里哗啦的流窜而出。

    第一次,可以哭的这么肆无忌惮……这么大胆,这么放的开!

    宫溟的胸口已经湿透,温温热热的眼泪,湿润紧贴着胸口。

    发泄吧!都发泄出来了!心里……才能真正的舒畅起来!

    最后……宋心颜觉得心中的压抑、无助、悲伤、愤恨……所有的的情绪都发泄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想到,自己刚刚是在宫溟的衬衣上哭的。

    忍不住的破涕为笑道:“宫溟,我把你的衬衣都哭湿了!”

    “我的怀抱就是让你哭的!”宫溟道,真是太暖心的一句话。

    宋心颜想起第一次在包厢见到他,宫溟阴冷摄人的气势,只不过是衣服上沾染了一滴血,就要换掉整套的衣服,重新搭配,不禁调侃道:“宫溟,你会不会又要求换掉整套衣服!”

    “不用!”宫溟飞快的否定,随即冒出第二句话:“有你的眼泪的衣服,我宫溟珍藏着。”

    宋心颜笑他:“哪有人有这样的癖好,你们大富翁,不是都喜欢收藏名画古玩的吗!”

    “嗯,我例外,我口味比较独特!”

    的确是够独特的!所以……关于她宋心颜的一切,他都想好好的保藏着。

    “宋心颜,我想珍藏的只有你!”宫溟吻了吻她的额头,牵着她的手走入车里!

    ……

    许小婵一大早,迷迷糊糊的还没有起床,纪言就已经守在门外了。

    打开门的时候,许小婵还差穿着睡衣,纪言却一副神清气爽,规整的西装打上领带,衬的整个人愈发的风度翩翩,高贵俊雅;

    “纪言,你来这么早干什么?”许小婵揉了揉还有些迷蒙的眼睛,打开门。

    “小傻瓜,你忘了!今天是我们约着去我领结婚证的日子!”纪言进入房间:“我来接你!”

    许小婵嘟着嘴:“可是……我还想再睡一下下!我没有睡好!”

    “好!”纪言答应的相当干脆:“当然要睡好,不然晚上怎么会有精力!”

    许小婵还没有察觉到这句话的意思,然而……一直到晚上,才意识到纪言的“精打细算!”

    真是太精明了。

    她这只萌软的小白兔,根本就逃不过他锋锐的狐狸算计!

    最终起床出门的时候,许小婵穿了一套比较休闲的衣服,相比纪言的“正式西装”怎么样都格格不入。

    纪言看着许小婵身上的穿着,勾着唇:“给我考验?嗯……”最后的一个字几乎咬牙切齿的感觉。

    “那你接招吗!”许小婵笑的眉眼弯弯的看着他。

    “当然!”

    随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纪言也换了一套休闲装出现在许小婵面前。

    出门的时候,所有的证件都带齐了。

    虽然……已经答应要嫁给纪言,可是,坐在车上,许小婵还是满是紧张,手心也微微的沁出一些细汗出来。

    许小婵的反应,纪言自然都看在眼里,伸出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攥在手心里,牢牢的牵着。

    “一切有我,以后的路,都会由我陪着你和宝宝走下去!”

    纪言特地加重了“宝宝”两个字。

    到了民政局门口,许小婵还是止不住的紧张,深深的吸了最后一口气,转眸认真异常的确认了最后一遍:“纪言,我们真的要领证结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