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安心的幸福,漫漫长路
    纪言的话丝丝入许小婵的心,不是什么感天动地的话,恰巧都是最……最平常的话。

    却是最温暖人心的力量。

    是啊!从此以后……除了“孤女许小婵”、“宋心颜的经纪人”;她也多了一个新的身份了。

    就是:纪言的老婆。

    后面的路,还有很长;人生的路,也有很长……

    一辈子,那么长久,总要多点温情,多点感动,才能支撑彼此走完这漫漫长路。

    以前,网上很热的一个帖子就是:如果一个男人愿意蹲下为你系鞋带,那么……他一定是爱你的,一定要好好珍惜。

    尤其……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因为,他的眼里最在意的,是你会不会被松掉的鞋带绊倒;而不是自己所谓的,高高在上的自尊和面子。

    “蹲下的动作,也代表他愿意屈膝为你做任何事!”

    所以……男人求婚的时候,多是单膝跪地吧!

    两人坐上车,一路平稳的前进着,最后在目的地提下。

    “纪言,那……我先走了!”许小婵道,微微的竟然有些很舍不得。

    “好,我晚上去片场接你!”

    “嗯嗯!”许小婵应着,下车的时候,衬着纪言不注意,飞快的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吻,随后迅速的关上门,迈着脚步离开了。

    这样的主动,如果让许小婵一直坐在纪言身边,她肯定会不好意思。

    到了片场,宋心颜已经画好了妆,因为子弹的手术,的确耽误了很久的拍摄!

    不过,谁让人家宫boss财大气粗,金钱滚滚呢,为了挚爱,不管耽误多久时间,都心甘情愿。

    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许小婵将结婚证递给了宋心颜。

    “真领证呢?”宋心颜拿着结婚证端详了好久,还是有些狐疑的问。

    “如假包换,国家统一发放的结婚证!”许小婵重重的点点头。

    宋心颜的戏的确耽误了好久,所以……今天拍摄的时候,一下子拍了好几场;

    不过,考虑到毕竟是术后刚刚开始拍摄,工作的力度不能太强。

    所以……到黄昏的时候,导演就宣布,心颜可以回家休息,晚上的时间主要拍其他演员的戏。

    而宋心颜的戏,基本都设在了白天。

    其实……这里面有特权的运用,宋心颜和许小婵都是心知肚明的。

    想起今天领证时的特权,许小婵心里特意喜滋滋了一下:“看来……这好东西用久了,的确是会上瘾的!”

    宋心颜调侃的看着她:“比如纪言?”

    许小婵自然不能甘拜下风啊,这个问题太好还击了:“比如某人的宫溟?”

    话落,两人都相视一笑。

    今天的夕阳特别美,湛蓝湛蓝的天空上大朵轻盈的云彩,轻轻浮动着,霞光用着自身的颜色,细细的描摹和勾画着浮云的五彩斑斓,像是水墨画一般五彩的天空,巨大的火球,几乎万丈般的光芒,铺展在天际,没有朝阳的蓬勃生机,却多了很多的柔和。

    暖暖的照在两人的身上,仿佛在两人身上渡上柔和的、朦胧而神秘的衣服一样;让人想要掀开一探究竟。

    心颜看着身边同样尽情沐浴在这片霞光中的人:“小婵,还记得吗?上一次,那个浓黑的夜晚,我两还像是失魂落魄一样,在人群嘈杂的夜市小摊上,争抢着大龙虾,一口一口的喝了好多好多的啤酒;酩酊大醉。”

    “对啊!那次还多亏了韩……”

    再次提到这个名字,小婵怔住了。

    自从那天的饭局后,韩亭风送她回家后,许小婵含蓄的表达过自己心中的想法后,韩亭风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好久没有出现在她们身边了。

    当然,也就不会有陪着她们在闹市吃烧烤的闲情了。

    “小婵,你领证的事,和韩少提过吗?你应该也能感受出来……韩少对你肯定不是单纯的朋友那么简单!”心颜想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毕竟……韩少和宫溟、纪言也算是抬头不见低头不见的好朋友。

    以后,避无可避的会经常见面。

    总是要好好的才行啊!

    “这段时间都没怎么见到他,还没和他说!”小婵如实道。

    两人都安静下来……

    微风柔和,轻轻的吹拂着,或许是心情不错,竟然隐隐中感觉有一丝暗香浮动的味道,像是花的香气,很淡很淡,如果仔细闻,完全闻不到,两人更多的靠着是一种心灵的感受!

    车子驶来,心颜转身的时候,就知道了这微微的香气来自何处了。

    纪言手中捧着一大捧的玫瑰花,许小婵转身的时候,也有些惊住了;

    毕竟,当他们的婚姻只是以领证的方式来进行的时候,许小婵就想过……可能,不会有婚纱,也不会有梦想中那么梦幻的婚礼;

    但是,她的心底想着要和纪言成为夫妻,竟然还是蔓延着丝丝的甜蜜。

    换言之,就算给她一场盛世的婚礼,宾客满席,最大颗的钻戒、最奢华的婚纱……如果身边的之人,不是她许小婵喜欢的。

    还是毫无意义,她一定不会愿意。

    最在乎的,是站在身边的人,牵起她手的人会是谁?

    只要是纪言,那么……其他的一切都是可以将就的。

    可是,当看到纪言捧着这么大的玫瑰站在她的面前时,许小婵还是狠狠的感动了,眼眶中盈光微微浮动。

    “小婵,我来带你去吃饭!”这是纪言的话。

    没有说抱歉,也没有说大篇愧疚的话,而是一句非常平实的话,却让许小婵更感动。

    因为……纪言是在用行动告诉她,会好好的爱着她。

    “谢谢!”许小婵捧过花的时候,纪言牵着她的手。

    到了餐厅,许小婵上去的时候,才发现整个二楼都只有他们两人:“纪言,你……包场了吗?”

    “当然,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让你委屈!”纪言弹了下手指。

    刚刚还昏暗的餐厅,顿时全部亮了起来,白色的、粉色的、蓝色的、紫色的、黄色的玫瑰花海。

    玫瑰花的颜色馥郁成海,在宽阔的空间里,十足的震撼力。

    更让许小婵感动的,是所有的玫瑰摆放的图像。

    眼中的泪,毫无预兆的就流了下来,扑在纪言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