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同床共枕,最亲密的照片
    “宫溟,你不用来找我,伤口没有大碍,我和小婵上好药就会回来的!”宋心颜又补充了一句。

    “好!”电话那边,宫溟倚靠在车身上,只简短的回应了一个字。

    一直到挂断电话,宋心颜才很狠的吐了了一口气,毕竟……宫溟不是常人,一点点的疏忽,都会让他听出差异。

    关于和楚怀景在一起的事情,还是瞒着他比较好!

    “心颜,伤口清洗了后,划痕比我们想象的理想很多!”楚怀景拿来一边的镜子,递给宋心颜。

    的确,镜子里的划痕不算很长,不过最中心的位置,伤口还是有些深,所以……当时才会一下子冒出那么多血!

    “以后每天,都要按时敷药,可以让小婵给你敷,也可以……”说到这里,楚怀景顿了一下,还是开口;“也可以让宫溟帮你!”

    “好!”宋心颜酸涩的应着。

    什么时候开始,宫溟成了她和楚怀景之间不想谈论的人;

    而楚怀景,同样成了她和宫溟之间不想提及的人;

    两个人,几乎都默契的成为了彼此的禁区。

    “楚大哥,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和宫溟,就算不成为朋友,但,也不要是敌人!”宋心颜看着楚怀景认真道,清澈的眼眸里,满含期待。

    房间里,有瞬间的沉寂……

    不过,很快被楚怀景化解,像很多次很多次一样,他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轻声道:“放心吧!”

    虽然……心里,楚怀景知道自己和宫溟的一战,势在必行。

    可是,他最不想伤害的人是心颜;更不想让她为难。

    “我帮你上药吧!”这一次换宋心颜伟楚怀景上药,殊不知这样的画面,都被人以微妙的角度错位拍摄,照片里……两人看起来就像是在亲吻。

    尤其是两人眼眸对视的一眼,更是拍摄成了默默含情!

    上好药,宋心颜站起身开口:“楚大哥,我想先……”回去!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宋心颜的身子已经毫无预兆的直接跌落在身后宽大的床上,几乎前后只有几秒中,就彻底陷入沉睡,没有了任何的意识!

    “心颜,你……”怎么样?楚怀景的话还没有说完,也感觉瞬间整个头脑昏昏沉沉,周围的所有景象,都在头脑里,剧烈的高速的旋转着。

    一圈一圈又一圈,勉强支撑了不到三十秒,高大的身子同样的晕倒在床上。

    不过三分钟的时间,刚刚的的护士,立马进入了房间!

    房间里,楚怀景和宋心颜都昏睡在床上。

    没有磨蹭,迅速的开工,护士将两人的衣服都瞬间剥掉,扔在地上,故意制造热情似火和急切的模样。

    随后,她将两人在床上摆放成各种亲密相依的照片。

    有宋心颜紧倚偎在楚怀景胸口,两人满足入睡的照片;

    还有……两人侧躺着,宋心颜的黑发披散在身后,楚怀景的双手放在她的腰部,紧紧抱着的样子;

    鼻尖相抵,眉眼轻闭;妩媚性感,楚怀景的手放在她柔软的地方……

    几乎每一种,能想到的拍照方式,和一些两人缠绵的姿势,护士都尽数拍摄到了手机里。

    甚是……地上凌乱一地的衣物,都很适宜的在一些照片里入画。

    离开的时候,护士嘴角勾着得意的笑容,满载而归。

    出了医院的时候,护士打通了电话:“你要我做的,我都做好了,照片现在也在我手里,下一步……怎么做?”

    宋思洁在富丽堂皇的房间里,很有闲情逸致的歪头夹着耳机,一只手漫步经心的涂着另一只手上的指甲,深沉的黑,妖艳的红,映衬在一起,诡异的视觉效果。

    “急什么,等我的通知!”宋思洁挂断电话。

    ……

    房间里,楚怀景和宋心颜仍然在昏昏的沉睡中。

    宋心颜的电话,在包里……一遍一遍不停歇的震动着,二十多通电话,都是宫溟打来的。

    凌晨的时候,宫溟再也坐不住了:“去片场!”

    到了片场,今天的夜,闷闷的……厚重的热!

    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一颗星星,几乎没有一丝光亮。

    “韩萧!”宫溟叫道。

    韩萧立马汇报道:“宫先生,我们初步确定了这片场附近所有的民营医院和小诊所,共有36家,每两人一对负责三个地方,共12队,一定会在1个小时内排查完毕!”

    “嗯!”宫溟声音低沉的应着,伟岸的身子隐藏在浓浓的黑夜里,巨大的黑夜吞噬了他脸上的表情,让人察觉不到他一丝一毫的情绪。

    但是……那周身压抑的气势,让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

    苍茫的夜,浓稠的黑暗,唯一的光亮……,是宫溟两根手指间耀眼的猩红;

    那猩红的光芒在嘴间和手指间,来来回回,数不清有多少的明灭,只知道……烟蒂一根又一根的增加。

    烟的味道缭绕宫溟的周身,朦胧迷离的烟雾都隐藏在巨大的黑暗中,最终,什么……也看不到!

    最后一根烟的时候,韩萧回来了,脸上都是负荆请罪的表情,浓黑的夜里低着头:“宫先生,对不起,我们都没有找到林小姐!”

    宫溟没有说话,健硕的身子兀自起身坐在车里,轰隆的一声响,引擎发动,黑色的豪车像是一条巨大的猎豹一样,在黑夜里尽情的驰骋。

    找不到,是意料之中,因为……她根本就不和许小婵在一起,也不在什么民营的小诊所处理伤口。

    所有的话,从一开始就都是谎言,怎么会找的到?

    车,在黑夜的无人的路上,尽情的驰骋着,多少年没有飙车了;

    因为车速,风……肆意的吹起头发,满是凌乱;呼呼的风几乎在吹着衣服都簌簌的作响。

    宫溟薄唇紧抿,所有的表情都藏匿在深黑的夜里,让人捉摸不透,只是……额间和紧握的双手我,青筋爆现,一双眼睛波涛汹涌的翻滚着!

    ……

    病房里,因为宋心颜中药的的份量较少,开始迷迷蒙蒙的睁开了眼睛。

    可是……眼前的场景,却让她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深渊,巨大的黑暗和恐惧,侵袭着她的头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