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心动撒娇,谢谢的吻
    “先吃饭吧!你身体现在比较虚弱!”宫溟看着她虚弱的容颜,心里堵的难受。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她做到这个地步,她宋心颜是第一个人,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因为她的一句话,他可以半夜让人把池染从警察局里捞出来;

    因为她的一句话,他可以十分钟洗完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站在她的面前,只为了让她舒服;

    宋心颜心里还是很担心许小婵:“我想先见见她!”

    她的一双眼睛,泛着清透的水润,抬着眼睛望着宫溟,模样惹人心动。

    她竟然哭过,宫溟才发现她的双眸里含着闪亮的水珠。

    宫溟再多的情绪都在她一双请求的眼睛下,败下阵势来:“放心吧!她没有大碍!”

    这句话,宫溟说了谎言,许小婵的情况并不乐观。

    “我想亲自确认下!”宋心颜仍旧咬着唇,倔强的要求着。

    没有亲眼看到小婵的人,没有亲耳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宋心颜不可能放下心来。

    看着宫溟没有了动作,脸上的表情冷肃,宋心颜以为又惹到了他的极限,赶忙掀开了被子走到他身边,一双小手拉着他的衣服:“或者,就算不让我见到她,听听她的声音也行,我只要确认她是安全的就行。”

    “好不好嘛!宫溟!”她故意放低了语气,这样类似撒娇的求情希望有用。

    宋心颜眨动着眼睛,眼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煞是好看。

    轻柔的睫毛,像一片羽毛,轻易的就刷软了宫溟的心。

    “嗯”宫溟终于松口,一只手伸出来揉了揉她的头发,神情宠溺至极。

    宋心颜听到他的话,嘴角也高兴的裂开了一丝笑容,终于露出了这么久来的第一个笑容。

    宫溟看着她脸上的笑,竟然觉得异常欣慰。

    “谢谢你,宫溟!”宋心颜很是高兴,直接踮起脚尖就在宫溟的脸上亲了一下。

    这个轻柔的吻,完全出乎宫溟的意料之外,等他反应过来时,宋心颜已经离开他的身边,重新跳到病床上了。

    宫溟嘴角不由自主的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连日来的雾霾心情,好像驱逐一散。

    想到许小婵,宫溟电话打给纪言:“纪,她怎么样了?”

    “刚醒!”纪言接起电话。

    宫溟和纪言向来是一字相称呼,纪言称呼他是“宫”

    这么多年,两人的感情几乎比亲兄弟还亲。

    自从听韩萧说许小婵那天是被纪言抱走的,救出她后,宫溟就吩咐让韩萧把她带到纪言那里。

    当时,韩萧还非常犹豫:“宫先生,纪少接收的可能性不太大啊!”

    宫溟反问道:“你不是说,那天那个女人跌倒在纪脚下,是纪亲自抱起来的?”

    “是啊!”韩萧答道,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韩萧的工作能力绝对是一流的,担得上“金牌助理”“首席特助”的各种称呼和赞美。

    但是,对于爱情,就稍微有些太迟钝了。

    “放心吧!按照我的意思做,纪不会拒绝的。”宫溟道。

    以他对纪的了解,第一次见面能让他亲自抱起来,还放在自己的床上睡觉,没有被赶下床的女人,纪肯定会再次做出相同的举动。

    所谓,有一就有二。

    所以,当韩萧将伤痕累累的许小婵从警察局里救出来后,就直接根据宫溟的吩咐带到纪言的家里。

    “纪少,宫先生托你照顾下她!”因为宫溟的推断,韩萧说的理直气壮。

    纪言刚刚洗完澡,洗干净,此刻看到浑身是伤而且有些凌乱的女人,自然皱起了眉头:“怕是你家宫先生嘱托你的任务,你韩萧小子推到我身上了。”

    韩萧苦笑着解释:“纪少,真不是。”

    纪言挑眉看着他:“你觉得,这样脏乱的女人我会收下;以往美丽的娇艳的清纯的,多少女人斗艳争春,你见过哪个女人没被我赶出来,成功爬上我的床上了?”

    说完,不待韩萧开口,纪言准备直接关上门。

    韩萧开口的一句话,直接成功组织了纪言的动作:“纪少,她是许小婵,之前在你那里睡过一晚上的女人,你确定不管?”

    纪言放在门把上的动作,猛然顿住,又转过身,一只手挑开许小婵凌乱的,长长黑发,看清了那张熟悉中略带秀气的小脸。

    恰好此时,许小婵虚弱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纪言,竟然冲他笑了笑。

    一双黑亮大大的水灵的眼睛,倒是依旧惹人心动。

    纪言心头一软,看向韩萧:“人给我!”

    终于听得到这句话,韩萧突然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没想到纪少就这样答应了。

    韩萧松开收,纪言一把将许小婵揽住,直接就扔到了沙发上。

    随后,找来佣人给她洗澡,换了干净的衣服;找来医生,全身检查了一遍,又打着吊滴。

    接到宫溟的电话,许小婵刚刚蒙蒙乎的睡醒。

    “宋心颜的电话。”纪言将电话递给许小婵。

    同时,宫溟将电话交给宋心颜。

    “小婵,你怎么样?”宋心颜拿到电话急切的问。

    许小婵喝了一口温水,润了润唇才缓缓的开口:“心颜,我还好,你呢?”

    “我也很好!”宋心颜道,顿了顿,她还是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处境:“小婵,其实我现在在宫溟这里,是他救了我们。”

    “后面的话好像不用说了。

    只需这一句话,两人都彼此默契的懂得了宋心颜话里的言外之意。

    说“被保养”;或者“做他的情妇”,这样**裸的字眼和形容,原谅宋心颜真的说不出来。

    但是,这句话,两个人都懂得深层的含义。

    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工作上的依赖关系,宋心颜都没有瞒着许小婵的必要。

    站在一边的宫溟,自然也听懂了宋心颜这句话要表达的意思。

    在她的心里,始终不承认她是他宫溟的女人;还只是作为一场交易罢了,以后的时间还很长,他宫溟一定会让她改变想法的。

    “心颜,你照顾好自己,我过几天来看你!”许小婵又嘱托道。

    “小婵,你现在在哪里?”

    “放心吧!既然是宫溟救的我们,也没有敢在肆意妄为,动我们了。”许小婵努力的解释道,但是,想到心颜对她那么真诚,她也该真诚相对。

    “心颜,其实我在宫溟的朋友,纪言这里!”许小婵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准确位置。

    听到这个答案,宋心颜狠狠的窒住了一下。

    纪言,她肯定知道是谁?

    年度精英黄金单身优质男人,和宫溟一个圈子的人,同样从商,商场上赫赫有名的纪少,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要说和宫溟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高调与低调之分了。

    就是,宫溟比较高调,到哪里都是一副唯我独尊霸占天下的气势,高高在上;像白苏很多人都传言过是他的女人;

    而宫溟就是这些女星背后的金主。

    而纪言不一样,家里关系错综复杂,家里涉及商政军三方;也是典型的**,更是低调的纪氏总裁,只是,他很少出现爱你在娱乐圈这个圈子里。

    再加上,他对女人的态度神秘莫测,这么多年也没有传过有哪个女人在他的身边,就更加的神秘莫测了。

    可是,像纪言这样的男人,从本质上和宫溟这样的男人是一样的。

    其实,她们都是不能招惹不能心动更不能动情爱上的。

    一旦爱上,便是在劫难逃。

    “小婵,如果有可能,你伤好了就离开他吧!”宋心颜开口道,心情五味陈杂:“我们两个人啊,如果真有一天有个人要染上颜色,要沉沦,就让我一个人吧!”

    “反正,我的人生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被摧毁了,我喜欢的人,喜欢的是别人属于别人;我想要守住的身子,也是破碎不堪罢了。”当然,这句话,宋心颜只在心里说的。

    “心颜,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没有忘记楚怀景!你有喜欢的人,你爱了他那么多年,最该得到幸福的人是你!”许小婵压低了声音不让纪言听到。

    每一次,一次想到这里,许小婵的心里就为宋心颜止不住的心疼。

    心颜爱着楚怀景,默默的爱着,一爱就是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忘怀过;可是

    可是那个男人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这份深情和未说出口的暗恋都不知道。

    每一次,她都会心颜心疼。

    “小婵,你错了;在很早很早以前我就没有爱人的资格了。但是你不一样,你的人生是干净清透明亮的;你还有机会遇见真正爱的人,有机会拥有幸福。”

    “而我,再也没有爱人的机会和能力了!”

    说道这里,宋心颜的情绪其实是有些失控的,止不住的伤感,没有一个女人不期待爱情,她只是再也没有资格了。

    突然想起来,宫溟就在不远处。

    那她刚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吗?

    宋心颜握着手机刚刚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宫溟,宫溟的深邃的眼睛同时望向她清澈的眼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