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恶心想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结果是,项以轮答应借给盛启泰三百万。

    不止是口头上的答应,还签定了协议,并且让盛启泰按了手印。

    做这些,盛启泰一点怨言都没有。

    情场上,类似仙人跳这种遭遇,催账的话来找这个女人啊。

    盛启泰就不相信了,他是韩轩的亲爸爸,项以轮会以舅舅的身份来找他催账。

    亲家还要不要做了?

    区区三百万而已,项以轮不会好意思开口要的。

    说好了,项以轮就写了三百万的支票递给了女人,女人才没继续做纠缠走了。

    盛启泰不知道的是,女人走出酒店,来到马路边上,一边走一边撕碎那张大额度的支票。

    直到撕成小手指那么小的块,女人才把纸屑扔进垃圾桶。

    开什么玩笑,这钱她怎么敢拿!

    盛启泰跟项以轮一起出的酒店,项以轮开车送盛启泰回家,还跟着盛启泰跟家门做客了。

    “这里虽然还没有我家十分之一大,住着应该也很不错。”项以轮说了一句,盛启泰差点吐血。

    才刚刚借了三百万,盛启泰就没跟项以轮争论什么。

    搞好关系,也许不止三百万,以后还能从项以轮的身上获取更大的利益。

    原本,盛启泰是要留项以轮在家里吃饭的,盛莉华突然来了,项以轮就提出了告辞。

    “你连男人都往家里带?”盛莉华又气又急。

    也不能天天都来这里守着啊。

    气,气盛启泰管不住他自己的下半身,还没有获取到韩轩的原谅,就不停的给他自己找乐子找女人。

    过份的是,连小白脸都往家里领了。

    盛启泰听出盛莉华的误会,骂:“乱想什么,不是那种关系!”

    “刚刚那个人不是同性恋吗?”

    “不是!你别乱说!”盛启泰暗自庆幸项以轮走了。

    要是听到这些话,估计以后都不会来讨好他了。

    盛莉华离开盛家比较早,是多少知道一点林满月有了便宜舅舅,真人是没有见过。

    解释了项以轮的身份后,果然,盛莉华问:“林满月的舅舅这么年轻?”

    “同父异母,反正是林满月的舅舅,下次要是再碰到面,我介绍你们认识。项以轮那人,人傻钱多,特别大方。”

    “会这么好骗?那可是林满月的舅舅,跟林满月体内是流着一部分相同的血的人!”

    “放心好了,我已经在项以轮身上做了好多次实验了,特别好骗。”

    盛莉华就信了。

    骗钱什么的,她还没那个想法,能多接触接触,多了解一些林满月的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才能把林满月那个狐狸精彻底推入悬崖。

    医院,梁老师傅戴着氧气罩,虚弱地躺在病床上。

    林满月来的时候,梁妈妈眼眶红红的守在病房里的。

    梁老师傅是奶奶的朋友,奶奶是去世了,林满月还是来探望。

    虽然林满月在血缘上,算是盛启泰的儿媳妇,可两人做事截然不同,她就没有来刺激梁家人。

    住院的理由没问,只说着吉祥话梁老师傅会尽快好起来的。

    梁妈一抹眼睛,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我知道你跟小川关系很好,他不听我们的劝,你帮着劝劝他吧。”

    “劝什么?”

    “劝他找个女朋友,过正常人的生活。”

    林满月:“……”

    没女朋友,生活就不正常了吗?

    “我跟他爸,原是别的不求,就求他身体健康,事业能够办起来。可知道这件事后,我们的愿望不再那么简单了,希望他能做一个正常人,不要过上被指指点点的生活。”

    梁妈妈絮叨完,擦着眼睛问:“小林你知道小川他喜欢男人吗?”

    点头还是摇头?

    林满月很想可耻地摇头,项以轮是她舅舅,以后彼此的关系都明了了,她还说不知道就太不真诚了。

    林满月选择了点头。

    梁妈妈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那你多劝劝小川,我跟他爸还有他爷爷,都是为了他好。”

    父母的自以为是为了孩子好,就是按照父母的意识去做,违背了就是错。所认为的好,都没有问过孩子觉得好不好。

    这些话,林满月不会对着梁家人说,会刺激到他们的。

    梁老师傅醒来了,见到满月到来,跟梁妈妈说的是同样的话,都叫林满月劝梁川“改邪归正”。

    来医院一趟,林满月压力山大。

    那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自然不会想方设法去完成。

    梁川就在楼下等她,见着她走出门口,急忙迎上去。

    “我爷爷他,怎么样了?”

    还记着梁川关机躲避她电话的仇呢,林满月不搭理他,走到阶梯前等阿禾去取车。

    “哎哟姑奶奶,别生气了好吗?以后我要再不接你电话,我就是猪。”

    林满月摆手:“别别别,我可受不起这样大的恩赐。”

    梁川:“……”

    这个女人,气性真大!

    现在是他满头包的时候,还这么跟他斤斤计较,都没爱心!

    “姑奶奶我错了,我的自私,害你白白担心我。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呢?后半辈子你的旗袍我都包了。”

    别的豪门阔太太,听到这么一个条件,会高兴到尖叫的。

    可这人是林满月,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会被旗袍收买吗?

    但是看在梁川这么着急的份上,林满月还是说了:“你爷爷的身体很虚弱,不能受刺激,你爸妈才不让你去病房。”

    梁川自责地低下头,样子好不可怜。

    林满月爱心泛滥,“你也不要灰心丧气,总有理解的一天。你妈说那些,我听得出来,是在为你未来的生活担忧。要他们一下就理解你,对他们太苛刻了。”

    “我知道的,谢谢你满月。”梁川叹气,跟病房里的梁妈妈的神态,如出一辙。

    “朋友之间,说谢谢就太恶心了。”

    “那我不所谢谢,说我喜欢你满月,亲人的那样喜欢。”

    林满月手捂着嘴,一副要吐的样子。

    梁川无奈到目光无神状:“不要这样吧,说亲人你也恶心?”

    摇头,林满月难受地说:“想吐,很不舒服。”

    “我说话这么恶心吗?”

    “不是,我是自己想吐。”林满月捂着嘴,转身去医院内找洗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