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解气啊
    当场抓包,说大话的盛启泰,闪了舌头。

    他要是知道林满月他们都来这里了,他绝对不会跟梁川说这么多的。

    还有,韩轩一向不喜欢被约束,提到韩轩的爱情婚姻,绝对讨不到好。

    盛启泰看向韩轩,那脸色,比接下来要晚下来的天色都要黑。

    梁川既然给盛启泰挖坑了,就要继续挖,“满月就在这里,你那套娶老婆就是为了传宗接代的理论,说一说吧。”

    “说什么说,韩轩跟满月两人感情浓烈,情比金坚,有了爱情的结晶是最大的喜事了。你这个同性恋者,羡慕韩轩有儿子,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盛启泰这一个转弯,简直是翻脸犹如翻书的教科书级别。

    林满月已经习以为常了,任佳期他们却是第一次见到盛启泰的这一面。

    上一秒还在贬低林满月呢,下一秒就变成了歌功颂德。

    梁川不放过盛启泰:“刚刚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刚刚我说了什么,小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个做伯伯的,还是希望你们这些晚辈都过得好。追求爱情和接受现实,总是要遵从一样的。我们人啊,有时候就是迫于无奈,选择自己不喜欢的。伯伯我理

    解你,你以后会幸福的。”

    盛启泰的世界和平态度,换做气性大的,绝对会气哭。

    变脸这么炉火纯青,演员都做不到的吧!

    任佳期听不下去了,“话不能这么说,追求爱情是每个人的自由,接不接受也得看那个人自己。梁川他姓梁,吃梁家米喝梁家水长大,你一个外姓人,没有资格在他面前充大。”

    米安接话:“更不要打着为了梁川好的旗号,真正为了梁川好的人,会考虑到梁川的感受,而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高谈阔论梁川的私事。”

    钟折恺说:“所以,做人还是不要又当又立的。逞嘴快,没好下场。”

    三个人,把盛启泰的用意,明白地摆在了台面上。

    梁川杂乱的心,得到了慰籍。

    别看平时大家相互损,到了关键时候,都是护着他的。

    盛启泰脸上的笑,有些勉强了。

    都是晚辈,钟折恺还是盛启泰看着长大的,竟然还来指责他了!

    项以轮从人群中走出去一步,面色比盛韩轩都要难看,“我的外甥女,在盛启泰你的眼中,就是来给你盛家传宗接代的吗?”

    直接说出的名字,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怒气。

    这便宜舅舅,是项氏红河的继承人,盛启泰不会傻着随便得罪。“你误会了,韩轩嫁给韩轩,我们一家都是爱护她的,生怕她在我们盛家受委屈。我以前就算是跟满月发生过不愉快,都选择了避开躲出去住。满月是我们盛家的福星,给我们盛家带来了更多的希望,什么

    传宗接代说得太难听了。孙子,是满月跟韩轩爱情的结晶,那是爱啊!”

    项以轮并不买账,“你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我的外甥女得不到该有的尊重,那么我借给你的钱我就要收回了。”

    当面提前,一下子拿出三百万,盛启泰是没办法做到的。

    钱不重要,面子更重要。

    都怪梁川这个死同性恋,害他把项以轮给得罪了!

    想要找好听的话挽救,项以轮拿出了一张纸展开来,“这是你我当初签定的协议,三百万立刻还给我!我,我忘了你已经不是盛世集团的 总裁了,一下子拿不出三百万,就拿房子抵账吧。”

    林满月始终没有出声,知道内情的还有米安,都没有同情盛启泰,而是莫名的爽快。

    就该这样!

    “什么房子?”

    “就你现在住的那套房子,你快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吧,不然我等下带人去了,你任何东西都带不走了。”

    这是要抢啊!

    不就是贬低了几句林满月吗?

    需要这么绝吗?

    盛启泰笑不出来了,把目光投向了韩轩。

    好像知道盛启泰在求救,盛韩轩牵着林满月的手,转身走了。

    不管,相当于承认了项以轮的行为,就是盛韩轩的态度。

    看客祁行之和章东来,拉着他们的女人走了。

    祁行之是不清楚,章东来是知道的。

    曾经拿钱侮辱过盛启泰,太知道盛启泰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被项以轮追要房子,只能说活该。

    气得脸色铁青的外婆,被宋姿给拽走了。

    再留下来听盛启泰废话,非得给老人家气出个好歹不可。

    人都走了,只剩下梁川一人了。

    盛启泰咬牙切齿地说:“你是故意的!”

    “无非是把你用在我身上的手段,还给了你。我这个做晚辈的,也是想你这个伯伯接受一下现实,害人之时要想一下会不会害己。你能理解了我,晚年生活也能幸福了。”

    那段假话,梁川又还给了盛启泰。

    生气之中,盛启泰就不再保持风度:“死同性恋!你一定会被社会上的所有人排斥!你的父母家人不会抬起头来的!”

    “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操心一下你自己今晚住哪吧。”梁川很不雅地啐了一口口水出去。

    没有吐到盛启泰的身上,只是落在了盛启泰的脚边,也是解气的。

    难不成,林满月的便宜舅舅真会来收房子?

    三百万就把项以轮给难住了吗?

    白纸黑字写在上面的,那个女人去告他强奸,更是无法挽回。

    太乱了,盛启泰不敢确定项以轮会不会收房子,看对林满月的维护不假,气狠了也许真要房子了。

    没有再等在盛家门外,项以轮开车回去,收拾了重要财物,开车去了大学老师宿舍,找盛莉华。

    这套房子是叶教授的,曾经兄妹两都是没放进眼睛的,如今都进这里跟逃难似的。

    “大门我反锁了,项以轮真的去,我不在家他也不能做什么。”盛启泰接过盛莉华递来的泡面,大口大口吃起来。

    “不见面就对了,这次的教训,大哥你以后还是不要去那些场合了。”盛莉华给他倒了一杯水。

    “仙人跳,见我喝醉了故意讹诈我的,正常出来卖的女人不会那样。”

    都是出卖身体的女人了,还能是正常的吗?

    事情已经发生,再说过去的,没有意义。

    要改掉花心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的。盛莉华眼珠一转,“我倒是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做?”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