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6章 女人,男人
    车内先是沉默,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笑了出来。

    跟在夫人和总裁身边久了,说话方式也受了影响。

    两人住在同一个小区,徐磊提出一起宵夜,阿禾答应了。

    就是在路边的大排档,随便点了一些东西。

    因为徐磊穿着西装,给人一种精英的感觉,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同来这家大排档的几个人,没被徐磊吸引,却是频频看向阿禾。

    那群人不是别人,正是章东来的保镖们。

    刚开始阿禾没有多注意,看得太过频繁,阿禾瞥向那群人。

    他们认出了阿禾,阿禾自然也认出了他们。

    不管他们眼神关注是善意还是恶意,阿禾都没过去问,只是抓起烧烤的铁签,一下就插进了桌子里。

    徐磊:“……”

    那群人立刻转移了视线,要是敢再多看一眼,仿佛铁签就不是插桌子了,而是插他们的脸。不知道是怎么说起的,连东西都没吃完,付钱走人了。

    徐磊轻咳了一声,“他们被你吓跑了。”

    阿禾把铁签从桌面拔出来,“付了钱的,我没有打扰老板做生意。”

    一时间,徐磊倒好奇了,阿禾跟男人相亲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还有钟折恺那厮,真的放弃阿禾了吗?

    话都到嘴边上来了,徐磊没问,其实是不敢问。

    回家的路上,阿禾一边开车一边问:“小区最近蟑螂很严重,你那里有吗?”

    “有的,但是不多。”徐磊是见到过几只,没在家里做饭吃,没有油烟不是很泛滥。

    “我那里也有几只,可能是顺着邻居家爬过来的,我处理之后,就没有了。”

    “嗯,我有空的话,喷洒点灭虫药把它们给灭了。”

    “室内还是不要喷,我们这种一整天都不在家的,门窗关着空气不流通,那气体是有毒的。用人工最安全。”

    徐磊以为是要请转门灭蚊虫的人,阿禾跟着他进屋,还问他要不穿了的拖鞋,徐磊才知道所说的人工是什么意思了。

    不是请人来,是阿禾亲自来。

    拿着徐磊的拖鞋,在厨房里,一顿噼里啪啦地打,下手如有神,一拖鞋一个,不带虚打的。

    站在厨房门口的徐磊,都看呆了。

    这种速度,给他来他都打不下来的,准让那些蟑螂给跑了。

    戴上手套,阿禾开始用消毒水清洗蟑螂喜欢爬的地方,还用上了洗衣粉。

    徐磊也不会再干站着看阿禾一个人忙,搭手一起清洗。

    用消毒水徐磊是理解的,用洗衣粉,徐磊不是很理解,就问了原因。

    阿禾说:“我没读多少书,蟑螂怕洗衣粉是夫人告诉我的。”

    那就应该是有用的。

    对总裁的崇拜和尊重,连带着对夫人也是信任无比的。

    室内环保的清洗,室外窗户阳台喷洒了灭虫喷雾,差不多都是阿禾一个人完成的,且花的时间还没有一个小时。

    正因为这件事,让徐磊正视忽略很久的问题,阿禾是个女人!

    女人主内,这些事阿禾并且都懂,还做得很好。

    临走的时候,徐磊跟阿禾说谢谢,被阿禾“无情”地拒绝了谢意。

    “我只是想运动一下而已,打蟑螂那是在考验反应能力,而我家的蟑螂被我打的绝迹了,才来你这里练身手。其实蟑螂很好克服的,我最想挑战抓老鼠。”

    老鼠!!

    徐磊无奈地说:“我这里应该不会有老鼠的。”

    阿禾点头,“可惜了。”

    可惜……看着阿禾的背影,徐磊又想收回他才把阿禾当成女人的想法。

    正常点的女人,会用抓老鼠来进行训练吗?

    女人看到老鼠了,会吓到尖叫的。

    在徐磊那里运动了一小下,回到住处的阿禾,还是在阳台上打了半个小时的拳击,出了一身汗之后才去洗簌休息。

    第二天早上去盛家时,开车从不分心的阿禾,遇到了一个往车前摔倒的人,她及时刹住车,没让车头撞到那个人。

    这就是平时训练出来的反应能力,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

    拔了车钥匙下来,车头前的那个人,是趴在地上的,但与车头是有距离的。

    没有撞到,这样趴着,就属于碰瓷了。

    那人抬头,阿禾看到那人的脸,愣住了。

    “小妹妹,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来碰瓷讹诈你的我有医保,想超近路才不小心跟你的车遇见了。”

    既然都说了不是讹诈,表明了不是碰瓷,应该不会有敌意了是么?

    并不是。

    阿禾连扶都没去扶,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人。没有一直跌坐在地上,男人慢吞吞地爬起来,很愁苦地说:“我听说有人看到我女儿在对面出现过,我就迫不及待地想过去看看。小妹妹你不要误会,我真不是碰瓷的。我的女儿就跟你的年纪一般大,我才

    不会为难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妹妹。”

    阿禾眉头皱起来,“你在找你女儿?”

    男人双眼放出光芒,“嗯嗯,我不知道我女儿在哪里,我太想她了。”

    “你跟你女儿,是怎么走失的?”“说来也是我的不是,那时我太年轻了,不懂得一点忍让。我跟我女朋友吵架之后,她叫我滚我就真滚了。后来才知道,女朋友当时怀孕了,并且把孩子生了下来。通过各方打听,我才知道当年女朋友已经

    嫁人,给了女儿一个家庭。据我当年的一个朋友告诉我,我的女儿长得很像我的,我就义无反顾选择回来了。当年让她们母女两无依无靠,现在我有能力了,我想要把女儿找回来,给她真正的父爱。”

    阿禾眼睛眯了眯,“谁告诉你,你的女儿在对面出现过?”

    “就是在路上问的,一个卖水果的,我用我和女友的照片电脑合成了我们的孩子的脸,看了照片才说的在这附近。我是着急了,才想着走近路,对不起小妹妹你了,差点酿出车祸。”

    电脑合成孩子的照片,这不是稀奇事。

    阿禾没有做过,但是听说过。

    阿禾没有上车离去,而是最后问:“你姓什么?”男人说:“姓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