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太巧了
    信了他的话,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了。

    外婆并不是来要承诺或者听盛启泰悔过的,就是来教训打人的。

    已经动手了,手掌都打疼了,但外婆心里是解气了。

    “盛启泰你该庆幸轩儿的外公不在这里,不然你不会只挨两耳光这么简单。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以后你再在轩儿和满月身上打什么坏主意,我不会再顾及你爹妈的情分,不会再放过你。”

    撂完狠话,外婆牵着宋姿走了,连门都没有进。

    盛启泰要追上解释的,被保镖们给拦住了。

    而屋里的盛莉华,可谓是惊心动魄。

    宋家那个温柔的老太太,竟然都动手打人了!

    等到盛启泰关门进来,盛莉华才从卧室里出来。

    入眼的,就是盛启泰脸上的巴掌印。

    得多用力,才会把脸打那么红!

    盛莉华带着同情的疑惑问:“你真的不喜欢孙女?”

    盛启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疼地他抽凉气,咬牙切齿地说:“我盛家的子孙,我做爷爷的自然是喜欢的。你我如今的现状都是林满月一手造成的,孩子是从林满月的肚子里出来的,我能喜欢?”

    对,盛莉华也不喜欢。

    就算盛择优聪明又可爱,盛莉华都无法彻底喜欢上,谁叫盛择优有林满月那个妈呢。

    但是,盛莉华还是不赞同地问:“你在这个时候招惹到林满月,她对你只会越来越差,以后还怎么重回盛家?”

    “这你别管,我这么做有我自己的计划。和解不能,就彻底闹掰,彼此之间没了那些虚情假意,我也好办事。”

    是吗?

    这么潇洒吗?

    盛莉华持保留态度。

    彻底闹掰的话,韩轩那里达到无法挽回的局面,他们该何去何从?

    唉,听着盛启泰的语气,应该是有胜算的。

    姑且,信盛启泰一次吧。

    如今的现状,除了跟盛启泰齐心,也没别的出路了。

    在家里的林满月,是知道外婆上门去打了盛启泰,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只觉得脏了外婆的手。

    要是盛启泰真找一个什么医生,没别的意图,林满月也是不敢用的。

    她还有另外一件事,中午的时候出门,先去公司接了盛大佬,再一起去茶楼。

    茶楼环境安静,适合谈事情。

    还没到目的地,盛韩轩问她:“你有怀疑,叫下面人去办就可以了,不用亲自来办。”

    林满月摇头,“天衣无缝地出现,没有破绽的寻亲,那人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阿禾先确定那人身上没带武器,我不会受伤的。”

    去见那个寻找女儿的男人,这个决定不是特别难。

    值不值得而已。

    能揪出背后的人,自然是好事。

    再就是,有盛大佬陪着,什么样的人都玩不出花样的。

    茶楼门口,等着一个保镖,见着他们的车停下来,就来帮着开了车门。

    盛韩轩先下去,再手伸进车门里牵着林满月的手,扶着她下来。

    茶楼里没有客人,连服务生都很少,一路走上去是没见到一个的。

    保镖领着他们走到了二楼大厅,阿禾跟那个男人已经在了。

    照片上,林满月的五官和那个男人是有点像的。

    真人,更像。

    男人激动地站起来,手抖腿抖全身都在发抖,连带着说话声都在抖:“你是、你是、我的女儿吗?”

    林满月没有笑,也没有板脸,“我不知道,我只觉得你跟我 长得像。”

    男人更激动了,“你妈妈是不是叫赵文清?”

    “是。”

    “你妈妈的这里。”男人指着他自己的右眼眼尾,“这里是不是有颗痣?”

    “是。”林满月内心里还是没有起任何波澜的。

    右眼的泪痣,这是赵文清曾经的标志。

    后来开公司有钱了,赵文清就花钱把泪痣给去了的。

    男人嘴唇颤抖,“你可、可能是我的女儿。”

    “先做亲子鉴定吧,等结果出来了再说。”林满月还是很平静。

    “好,现在就去吗?我希望可以早点出结果。”

    “早也早不了的,亲子鉴定的结果要等,不是一两天的事。”

    男人点了点头,仿佛林满月说什么都是对的。

    见到面了,也说上话了,一言不发的盛韩轩有要走的意思。

    林满月也没打算再多待,既然这个男人不怕做亲子鉴定,自然是有备而来的,不会轻易就破功。

    即使血缘关系上是有牵扯,那又怎么样呢?

    没养她没照顾过她,还让她有父女之情吗?

    不可能的。

    “我给你买了一些东西,你带回去吃吧。”男人把脚边的一些礼品盒提到桌子上。

    林满月只是看了一眼,拒绝说:“结果还没有确定下来,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吧。”

    男人一脸的悲伤,还是听了林满月的话,没有再劝着她拿走。

    在保镖的带领下,林满月跟盛启泰下楼了。

    男人急忙跑到窗户后,目光眷恋地等候,当林满月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一脸的舍不得。

    看着林满月上车,看着车开走,直到看不见那辆车,男人才从窗户后过来。

    “那个人,是我女儿的老公吗?”

    没有走的阿禾,纠正男人的称呼:“亲子鉴定没出来之前,你该称呼盛太太。”

    “可是,她跟我长得那么像,她是文清的女儿啊。”

    “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的是,一切都不要怀着侥幸的心理。”

    “文清眼角的痣,别人也有?”

    “不排除这种可能,相信科学的结果,不相信故事。”阿禾一点情面都不讲。

    从连锁酒店把这个男人接来,阿禾还把这个男人送回了酒店。

    什么话都没说,只叫男人等结果。

    当晚,阿禾还没回她的住处,还在盛家,就接到了这个男人打来的电话。

    连锁酒店发生了火灾,要重新找一个地方住,等确定第二个临时住处之后才再告诉给阿禾。

    电话是开了免提,林满月一起听到了男人的话。

    好巧哦。

    偏偏是住的那家酒店发生火灾,火势不大被扑灭了,不敢住很正常。林满月在手机上打字给阿禾看:“你去给他安排一个暂住的地方。”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