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 家里一个样,外面一个样
    甩掉了他的手,林满月先跑走了。

    简直!

    这个时候,又怀念起他的保守了。

    在家里和在外面,完全是两个样子啊。

    跑进卧室,林满月下意识地把门给上锁了。

    人站在门后喘气,听见了敲门声。

    除了他,还能是谁。

    他在外面说:“开门吧,衣服还在我身上,没脱。”

    卧室的门上,并没有猫眼,林满月还是给他开了门。

    盛大佬走进来,左手上拿着衬衫,右手上拿着西装,脖子上松松垮垮系着领带,上身就领带给遮着了。

    林满月:“……”

    大骗子!

    不是说衣服在身上么?

    其实还真在他身上,手也是属于身体的一部分的,拿着的嘛,没扔地上。

    不去看他的胸膛,林满月转身就走到化妆台前坐着,手充当扇子扇风,想要人工降低一下脸的热度。

    盛韩轩把衣服放在床尾,领带还是没有解下来,依然很不正经的系在他脖子上的。

    走到她背后时,林满月呼吸一紧,看着镜子中的他。

    视线相交,他什么都没做,而是转过身,背对着她。

    咦?

    这节奏,不太对啊?

    林满月盯着镜子里他的后背,脸上起了自然的晒红。

    好热,双手捂着脸,想把脸红给盖住。

    镜子中的他,慢慢得把双臂抬了起来,齐肩时手握成拳头弯曲双臂,呈现出一个健美的身姿。

    林满月:“……”

    他是在,干嘛?

    保持姿势了十几秒,盛韩轩再转过身来,手掌相握双臂用力地在身前做出一个健美身姿,眼中是神采奕奕。

    再看不懂他是在干嘛,林满月就白喜欢他了。

    盛大佬是在给她看他的身材,虽然身上没有太多的肌肉,这样的姿势也是能够把身体优势给展现出来。

    要不要鼓掌呢?

    看健美表演的时候,没人鼓掌的吧?

    于是,林满月就选择安安静静地观看了。

    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姿势,盛韩轩最后单脚踩在林满月坐着的椅子边缘,身体再向前倾,把紧致的胸前肌肉给她看。

    问她:“满意吗?”

    林满月吞了吞口水,视线在他胸膛上定住了好几秒,才艰难地移开视线。

    “满意。”

    是真的满意。

    林满月还有点手痒,捂着脸的手拿下来,角度抬高举着戳了戳他的胸膛。

    弹性之感,内里不是肥肉啊。

    抓住了她的这根手指,紧紧握着,盛韩轩问:“今天看够了吗?”

    注意,是今天。

    以后还有机会看的。

    这种样子的盛大佬,林满月才不会要跟任何人分享,只能她一个人看!

    点头捣蒜,乖乖得说:“看够了。”

    盛韩轩亲了她手指一下,“以后,再给你看别的。”

    她又乖乖点头。

    别的肌肉,大腿上的吧。

    那就得脱裤子了。

    更不能与他人分享了。

    说看就单单只是看,什么别的都没做。

    毕竟,她现在是怀着孕的,两人没那么荒唐。

    一夜好梦,林满月第二天接到梁川的求救电话,要她去梁家看望一下梁爷爷。

    没有推辞,林满月去了梁家。

    梁爸梁妈都不在家,只有梁爷爷跟保姆在。

    话还没说呢,梁爷爷就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林满月就把那天梁川在街上求拥抱的视频放给梁爷爷看。

    完后,梁爷爷取下老花镜,揉了揉发红的眼睛,“他这又是何苦。”

    抽了纸给梁爷爷,林满月试着问:“梁川就在门外,您要见他吗?”

    被知道性取向之后,梁川就没见过爷爷了,大概是怕再把爷爷给气昏过去。

    “你帮我去问问他,是不是铁了心要继续下去?”

    老年人都发话了,林满月真出去问。

    屋外的梁川正在抽烟呢,见着林满月出来,立刻就把烟给掐了。

    二手烟给孕妇吸到,本就没有道德。

    何况还是林满月,项以轮的亲外甥女。

    手忙脚乱的用脚碾烟蒂,像做了坏事抓了现行似的。

    林满月一字不落地把梁爷爷的话说给梁川听,梁川说:“麻烦你去转告爷爷,这真要是能控制,我也不会专门来刺激他们了。”

    然后,林满月又回屋去把话说给梁爷爷听。

    “帮我问小川,他现在还年轻,等稍微有了年纪,膝下无子女,孤不孤独?”

    林满月出来把话说给梁川,梁川又说:“麻烦你去转告爷爷,儿女这事都是缘分,真想要也可以代孕。”

    这不失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认命的林满月,又转身进屋告诉给梁爷爷。

    梁爷爷说:“代孕这事是说办就办都吗?我想要他建立家庭,过正常人的生活,有妻有儿家庭才幸福!”

    林满月又去门外,说给了梁川。

    梁川还是不同意,“什么是正常人的生活?结婚生子就正常了?要是国内法律允许的话,我立刻可以跟心上人去领证的。孩子也能代孕,有合法都夫妻关系,还有孩子,这也是正常。”

    指望着林满月进行说给爷爷听。

    但是,林满月没有动,而是把门开到了最大,这样都话,门外都梁川跟屋内的梁爷爷就能自己说上话了。

    她不累吗?

    跑进跑出的!

    原本双方都各抒己见的跟开辩论会一样,咋一下隔空相见,双方的喉咙都给被手掐住了似的没话说。

    林满月伸腿踹了梁川一下,梁川一个踉跄,没怪她为什么使用暴力,很顺从地喊了一声:“爷爷。”

    还傻站在外面干嘛哟?

    趁着梁爷爷情绪不激动,林满月再一用力推,梁川整个人就进了屋。

    林满月给了阿禾一个眼神,阿禾立刻从外把门给关上。

    有什么话当面说,才能更好都沟通。

    她在中间做传话筒,这像什么话?

    要是一直辩论下去,她还不得跑断腿啊。

    没在屋外等结果,林满月带着阿禾走了。

    细节问题,还是他们自家人去处理,再怎么样她都是个外人。

    车行驶在路上,阿禾的手机响了两声,并没有立刻就查看。

    而是在等红灯时,才拿起来看。

    “夫人,那个人有发信息问我,亲子鉴定的结果什么时候出来?”摩挲着手腕戴着的玉镯,林满月冷笑:“才几天,就这么着急了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