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这就尴尬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着急,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又不急。

    所谓的爸爸,可有可无。

    从小都没有父爱,现在都是做妈妈的人了,不需要了。

    没有对她付出过,要她给什么回报,都是妄想。

    父爱于她来说,只是累赘。

    “告诉他,还要等。”

    “是的夫人。”阿禾快速地按手机,回了信息。

    交通灯转换,阿禾立刻放下手机,专心开车。

    之后有消息再回过来,阿禾都没有专门停车查看消息。

    直到把车停在了盛家大门外,林满月也没急忙下车。

    “他说,想去夫人妈妈的墓地看看。”

    严母赵文清,即是林满月的软肋,又是林满月的逆鳞。

    可以提,但要是抱着利用的想法,她是不会手软的。

    她没提出质疑,真拿她当傻蛋了吗?

    “告诉他,他不配。”

    阿禾真这么回得信息。

    之后,那人没再回过来,伤了自尊心了。

    凭白无故冒出来的人,林满月才没有那么好心去考虑每个人的情绪。

    她为别人考虑,谁来为她考虑?

    连去世的人都不放过,能是什么好的吗?

    赵文清,绝对不是那些人可以利用的。

    绝对不行!

    怀孕不能心思太重,也不能一直生气,会对胎儿有影响都。

    试着调试自己的情绪,手推着脸颊两边,推出一个笑容来。

    在外面受的气,不该对在自家人身上。

    进屋门时,就听到宋姿在教盛宝贝说话,“弟弟、妹妹、弟弟、妹妹。”

    盛宝贝学着:“弟弟,妹妹~~”

    发音还不是特别正确,还是听得懂的。

    宋姿的声音中都充满着喜悦:“你是哥哥。”

    盛宝贝说:“你四哥哥。”

    “不是我是哥哥,你是哥哥,你应该说我是哥哥。”

    外婆打岔,“那么小,哪里分得清你的我的啊,别要求太高了,慢慢来。”

    林满月这才走进去,喜滋滋地喊:“宝贝,妈妈回来啦。”

    坐在沙发上的盛宝贝,双眼放出希望都亮光,然后拍着他的小肥手说:“我的、妈妈!”

    外婆:“……”

    这反击也来得太快了些吧。

    宋姿很是无语,“妈你不是说他分不清的吗?明明很清楚,都不用教,都知道满月是他的妈妈。”

    外婆无奈地笑了,她们是真没教过满月是谁的妈妈这样的话。

    盛宝贝不乐意了,嘟起小嘴:“我的、妈妈、我的、妈妈!”

    宋姿急忙配合:“是是是,是你的妈妈,不是他的妈妈。”

    盛宝贝快哭了的表情,“我的、不是、你的、我的、妈妈!”

    妈妈都要被喊走了,能不哭么……

    宋姿才是哭笑不得,乖孙子可心疼死她了,配合着说:“我的、我的妈妈,是我的妈妈。”

    这下,盛宝贝高兴了,冲着林满月直笑。

    林满月:“……”

    宋姿的称呼,她受不起啊……

    外婆一点都不介意,摸着盛宝贝的头,夸奖:“我们家的宝贝真聪明,妈妈是你的,别人抢不走的。”

    才笑呢,盛宝贝又不乐意了,瘪着嘴就要哭出来。

    哎哟,这真是惹人心疼啊。

    宋姿碰了碰外婆,“不能说你的,要说我的,你看他都要哭了。”

    呃……林满月来不及制止,外婆就眉开眼笑地说了:“我的我的,都依宝贝的,我的我的。”

    盛宝贝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他的头,“我的妈妈。”

    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她,是在等着她跟着他说一遍。

    “我的……”

    “外婆,你别惯着他。”林满月没敢让外婆说完。

    小孩子不懂事,她不能不懂事。

    外婆无所谓地说:“没事的,他才多大啊,就是在护着满月你,不许我们抢他的妈妈。”

    “我的、妈妈!”盛宝贝又重复。

    不行了,林满月走过去把儿子抱起来。

    再继续这个话题,今天估计周围的人都会被盛宝贝间接的要求来喊她一声妈妈。

    那就尴尬了啊。

    进了妈妈的怀抱,盛宝贝没有再纠结你的我的他的妈妈的话题了,直往林满月怀里拱。

    无声地交流,母子两笑倒一团。

    这就是血缘,即使不说话,这么待在一起,就挺好。

    没一会儿,林满月接到了梁川打来的电话,还没彻底说服梁爷爷,但有了进步,至少不是一味地否定了。

    这本就不能一蹴而就,老人家一辈子下来的思想,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

    有松动,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满月自然是跟着一起高兴的。

    心情好,饭量就好。

    吃得饱饱的,带着盛宝贝一起听音乐,连同为出生的孩子胎教都一起进行了。

    月份那么小,现在的胎教是过于早了。

    但是,她乐意,想听就听。

    外婆跟宋姿一起陪着,悠闲地听着音乐,时不时地聊几句。

    门铃响起来时,她们都没有起身,是保姆去看的。

    可视对讲门铃的屏幕上,显示的是盛启泰的脸。

    保姆都没出去开门,因为有给过她们规定,要是盛启泰来,理都不用理。

    门没开,不代表盛启泰就此放弃了。

    门铃暂时按不响,开关键被按下了,就影响不了林满月她们了吗?

    并不是。

    只要有心来打扰,各种各样的方式都有。

    “林满月,你给我出来!林满月,你给我出来!”

    从大声公里出来的声音,时间还没到深夜,听着还是很刺耳的。

    屋里听得不是太真切,被音乐给覆盖了,林满月她们是没留意到的。

    保姆们,怕的把事情闹大,就告诉给了阿禾。

    一般的人是不敢来盛家门外这样打扰的,来人是盛启泰,身份不同。

    阿禾没有惊动她们,一出屋门就听到了盛启泰的喊声。

    这是已经不顾及脸面了。

    打算来持久战的盛启泰,不是用嘴在喊,录下来放在地上一遍遍放。

    阿禾走地很轻,她到门后了,盛启泰还没有察觉。

    声音,真的很难听。

    阿禾的脚从铁门镂空处伸出去,一脚就踩在了大声公上,粉碎。

    突然的脚,突然的碎,盛启泰吓了一跳。装沉稳都装不下来,盛启泰呼吸急促,指着地上粉碎的大声公,又指了指阿禾,是气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