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4章 试试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平复了被吓到的心,呼吸平稳后,盛启泰才趾高气扬地问:“林满月呢?叫林满月出来!”

    阿禾眼神中充满了鄙视,“你不要脸可以去别处丢,来盛家门口丢脸,总裁大人不屑看,夫人更不愿意看。”

    这种拿个大声公来喊人,像个什么样子?

    普通的白领,都不会做出这等事的。

    盛启泰还曾经做过公司的老总,该是要面子的人。拿着在这里喊人,实在是无法形容。

    “我丢脸?盛家都快被林满月掏空了,那才是真正的丢脸。”盛启泰气呼呼的,“你去把林满月叫出来,我有事要问她!”

    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阿禾不确定盛启泰要闹到什么程度,毕竟已经是不要脸了,什么样的丑事都做得出来。

    “有什么事说吧,我会转告给夫人。”

    “你?你有资格听吗?你有做决定的权利吗?我要见林满月,我要问清楚,不然就别怪我把事情捅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

    看来,是真不好解决了。

    阿禾起了把盛启泰打晕拖走的想法,这里毕竟是盛家门口,她还是没有那么暴力。

    要不要真汇报给夫人呢?

    只要是跟盛启泰有关的事,总会惹得夫人不高兴。

    车灯远远照过来,有车行驶过来了。

    这个时候,是谁呢?

    车轮滚过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那辆车停在了盛家铁门外。

    窗户是经过特殊玻璃,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就从车,阿禾就知道是总裁大人回来了。

    正好,不用恶心到夫人了,总裁大人会把盛启泰给打发走。

    盛家的规矩是,一律在门外下车。

    盛韩轩从车上下来时,看都没看盛启泰一眼,无视的很彻底。

    盛启泰却是用身体挡在了铁门中间,说:“韩轩,你知道林满月在背地里做了什么吗?”

    要进去的话,就得从盛启泰的身体上踩过去。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盛韩轩不想脏了鞋底。

    盛韩轩眼神如冰锥,“我的女人做了什么,要你来管?”

    换做别的人,都会吓的退后了。盛启泰是带着目的来的,不会轻易退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劝:“林满月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人住进了我那里,我再一打听,那人是要跟林满月做父女的。林呈里不是还被关在精神病院的吗?又冒出来一个男人说是林满月的爸爸,好来韩轩你面前摆岳父的谱。住在我那里只是第一步,接着就是入住这里,然后霸占这里,甚至可能把你都赶出来。女人狠起心来,是不会顾及什么情分的,才有最毒妇

    人心这句话!”

    盛韩轩只说了两个字:“让开。”

    仿佛那么一长段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盛启泰那叫一个痛心,“韩轩你清醒一点,你是盛家的继承人啊,该有的机智和冷静都去了哪里呢?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要做你的岳父,你怎么能忍?盛家家大业大,那些人就是冲着盛家的家业来的,根本不

    是来认亲的!我要是你,就绝对不同意林满月认什么爸爸,快速把那个不相干的人给赶走!”

    说得这么明白,有点脑子的都听得懂。

    盛启泰是有私心,毕竟房子被不相干的人给住了,会有气。说那么多,言辞中还是对盛家家业的维护。

    盛韩轩蹙眉,“不需要你的提醒,不相干的人我早就赶走了。”

    一口气差点没噎死,盛启泰自然是对号入座,把自己当成了韩轩口中不相干的人。

    “所有想要动盛家的根基,且跟我作对的人,我都赶走了,包括你。”盛韩轩绝情的扫了一眼盛启泰,就像在看一个失败者。

    赶走是一回事,再从嘴上过一遍,又是另外一回事。

    伤口结疤还没有全好,又把疤给揭开,露出血淋淋伤口,能不难受?盛启泰摸了一下眼睛,眼泪立刻就流了出来,“你我父子两,为了一个女人,你把我赶走了。到现在,你却是要把那个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人当爸爸一样请回家!男人沉迷美色,我不怪你,因为你是我

    儿子。但是,心怀不轨的人都要进家门了,你不能再被蒙在鼓里了,清醒一点吧韩轩,盛家不能改名换姓成为别姓,这是你爷爷辛苦建立起来的啊!”

    盛韩轩都懒得说了,做了个赶走人的手势。

    阿禾就从里面出来,扭着盛启泰的胳膊,强行迫使盛启泰让开了路。

    反抗挣脱不了,盛启泰就喊:“清醒一点吧韩轩,那个来历不明的人绝对不能进入到盛家,要赶走他!”

    相互推之时,盛启泰眼尖看到门内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不正是林满月么!

    只要能见到面,什么样的形势下都是可以的。

    脚步很快的林满月,被盛韩轩拉住了手,不让她继续走到门口去。

    “林满月,你告诉我住在我那里的那个人是你的谁?”

    声音之大,盛启泰都喊破音了。

    林满月秀眉一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不说我也知道,那是你随便找来的一个人,冒充你爸爸,还从盛家掏走东西!韩轩被你骗了,我不会被你骗的。你休想认那个人做爸爸,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来阻止你!”

    决心之大,可以说是很坚定了。

    林满月笑,“那你就试试看,是你阻止成功,还是我做成我想做成的事。”

    盛韩轩牵着林满月往里走,用行动表达了不愿意跟盛启泰多说。

    从背影看,那是多么恩爱的一对小夫妻啊。

    老公下班回家,老婆出来迎接。

    在盛启泰看来,是刺眼的一幕。

    他的儿子,被迷惑到连自己姓什么都快忘记了,什么都听林满月的。

    气愤之余,盛启泰内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林满月总是跟他对着干,他不许林满月认亲,林满月一定会把住在他那里的那个人认成爸爸。

    为了刺激他,也许还会庆祝请朋友们来见一见,让他知道。

    就这么发展吧,他越是反对,林满月越是要那么做。

    盛启泰低头,把眼底的暗光掩藏住,有气无力地骂阿禾:“你真是林满月的一条好狗,指哪咬哪。人都走了,还不快放手!”

    对于这种人身攻击,阿禾就跟没听见似的。手上的力却不是没听见,一推一甩,盛启泰就摔倒在地上,狼狈的差点翻倒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