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话,太伤人了。

    男人红着眼说:“我是你爸爸啊,爸爸难道就不重要了吗?”

    “有些爸爸当然重要,至于你们这些,连路人都不如。既然是想来我的家,人已经到了,可以走了。”

    林满月说完转身就走,这态度很之前见面是没什么变化,但男人还是无法相信。

    鉴定书都下来了,确定了亲子关系,为什么还那么凉薄?

    “满月,你是不是在怪我?”

    出了凉亭的林满月,站定转身看向男人。

    男人急急地说:“你怪我当年离你妈而去是不是?我要是知道你妈她怀孕了,绝对不会走掉的。你不知道,我跟你妈当年很相爱,年轻不懂事才冲动地离开了。你现在也是年轻人,也有冲动的时候。”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怪你做什么,不重要的人而已。”

    林满月还勾起唇角笑了一声,走回了屋。

    有阿禾在,男人是无法对林满月做出纠缠举动的,并且阿禾还把男人给请出了盛家的门。

    就这么进来等了两个小时,相认的痛哭场面没有,反而是敷衍的见面,话里话外的不把他这个爸爸放在眼里。

    有鉴定,跟没有鉴定一个样。

    男人想不明白了,天底下有不需要爸爸的人吗?

    林满月真的,就那么绝情吗?

    看着男人走后,阿禾回到屋内,林满月笑:“今晚,盛启泰一定会再来。”

    阿禾问:“夫人你确定是盛启泰安排的吗?”

    “之前只是很怀疑,要是今晚盛启泰再来,就一定是他。”

    能从阿禾手上抢去东西的人,目前还没有出现过,除非是阿禾故意给的。

    阿禾真有心要先拿到亲子鉴定,没有那个寻找女儿的男人什么事。

    再就是巧合的出现老奶奶找厕所,一个年纪那么大的人,什么事没有去鉴定中心干嘛?

    对方有对方的考虑,要是来一个年轻的问路人,阿禾大概只会指路不会亲自带路。

    那样的话,就没法换掉鉴定结果了。

    其实对方不知道,林满月根本就没用她自己去做亲子鉴定,而是随便用一个保镖的头发送去的。

    换了亲子鉴定结果这一招,林满月不是第一次见识到。

    加上盛启泰喜怒无常地来盛家门外闹,就把怀疑的对象对准了盛启泰。

    真要是没有防备,把那个人当成了亲爸爸,背后却是盛启泰在操控,她估计会遇到很多事的。

    这次,一定要让盛启泰付出代价!

    料事如神,天一黑,盛启泰就又来了。

    换了一个新的大声公,在盛家门外播放:“林满月你出来!林满月你出来!”

    先出来的还是阿禾,直接把大声公给踩烂,“盛启泰你没完没了吗?”

    “把你的主人叫出来,我要问一问她,为什么要把那个来历不明的人引到家里来?趁着宋姿她们不在,是不是在里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话,真不该是一个公公说自家儿媳妇的。

    阿禾眯了眯眼睛,露出危险的光芒:“趁我还没动手之前,你快点滚吧!”

    “做了什么事不敢说,想杀我灭口是吗?我是韩轩的爸爸,不管我犯什么样的错误,韩轩都得让我活着,这是韩轩答应他爷爷奶奶的话!林满月她敢越过韩轩的主意来杀我吗?”

    有恃无恐就是如此,盛启泰没有撒谎,老太太临终前就是给盛韩轩说了这样的话。

    这是他那次住院的时候,老太太跟他提到的,怎么样都会让他活着。

    私心不会有,最疼爱的是孙子,对儿子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不然老太太也不会一直压着,不让盛启泰跟宋姿离婚了。

    在盛家门外,喊得这么难听,撒开了脸面不要。

    林满月还是没出来,是脾气忍不了的宋姿出来的。

    “谁要你的命了!你这一天天的到家门外来找满月的麻烦!”宋姿很气,她还是听盛启泰这么说,才知道老太太跟韩轩交代了什么。

    老太太是早就知道盛启泰在外面乱来,还给她喝放了安眠药的水,不是也没拦着么。

    怪老太太吗?

    不怪的,毕竟盛启泰是老太太的儿子啊。

    没有老太太,这个家早就散了。

    “小姿,你知道你白天出门后,林满月把不相干的男人叫到家里来了。家里一个主人都没有,谁知道林满月做了什么!”

    宋姿脸色变得很难看,看盛启泰的眼神也跟看怪物一样:“你疯了吗?这种话都说得出来!满月她是我儿媳妇,不是外面那些可以随便乱指责的人!”

    “那个女人的心有多坏你不知道,假装认什么爸爸,就是往家里带人的。盛家这么都财产,她是心动了啊!”

    “盛家的财产给满月,不是应该的吗?你这么一提醒,我明天就去找律师先立个遗嘱,等我去世后我名下的所有财产都给满月。”

    盛启泰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抽过去,他来这里的目的是刺激林满月,并不是刺激宋姿。

    并且以他对宋姿的了解,宋姿这么说了,很有可能会去做的。

    真过了律师还去做了公证,他就是打官司都赢不回宋姿给出去的财产。

    忍着没骂人,盛启泰憋着气哄一样地说:“你别冲动,全部给了林满月,盛择优怎么办?”

    “满月是宝贝的妈妈,还能亏了宝贝吗?盛启泰你管得真宽,我的财产我爱给谁就给谁。你快点走吧,再这样打扰满月,就算是有老太太临终的嘱托,把韩轩给惹毛了,也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

    宋姿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赶走盛启泰上了,她的财产是该分一分了。

    了然宋姿的盛启泰,知道宋姿在想什么,真是气得头都要炸了。

    没有忘记来盛家的目的,还是把林满月要认亲是为了争夺盛家财产的话给骂了很多遍。

    真刺激到了林满月,第二天又把那个男人叫到了盛家。

    不再是等两个小时,而是直接在凉亭里见面。

    男人先到,今天没有阿禾陪着,保姆送来一壶茶。

    林满月后到,桌上已经倒上了两杯茶。

    坐下,端起茶杯,林满月又放下。问对面的男人,“你紧张什么?”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