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7章 孽子
    “我没啊,没紧张。”

    男人语言上像是不能表达那么清楚,加着摇头的动作。

    林满月呵了一声,又端起了茶杯。

    阿禾一拍男人的肩膀,把紧张的男人吓了一跳,回头看向阿禾时,林满月就伸手把茶杯里的水倒进了后方的草地。

    “有蚊子。”阿禾的手指碾了碾,把蚊子的尸体给碾成粉碎。

    男人有点怕这个保镖,心虚,再回头时,看到林满月杯中已经空了,他就更紧张了。

    “你喝了?”

    林满月不解:“你给我倒茶,我自然是要喝的,难道你不是倒给我的?”

    “不是,我也喝,正好口渴了。”男人把手边的茶杯端起,一饮而尽。

    今天的见面,也没像昨天那样被林满月赶之类的,林满月还关心他这些年的状况,聊了一些有的没的。

    林满月很平静,倒是这男人有时候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问题林满月要问两遍才回答,还是那么模凌两可的。

    上一句还是说到男人以前生活城市的天气,下一句林满月突然就说:“我怀孕了。”

    “什么?”男人吓得从椅子上起来,“怎么不早说!”

    手摸了摸还没有隆起的腹部,“早说什么,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再也坐不住了,男人哆哆嗦嗦地说:“怀孕了,那你平时要多注意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下次再来看你。”

    没有挽留,林满月笑着说:“好的,阿禾送客。”

    这次,阿禾都是落后于这个男人身后好几步,鹅卵石路都不再那么折磨人了。

    急匆匆的背影,就跟要去处理急事一样。

    男人不知道的是,从出了盛家的门,阿禾一直跟着在。

    从走出这段人少的路,到人多的地方,坐上的士回到住处。

    阿禾躲在暗处,并没有及时现身。

    一会儿后,盛启泰来了。

    这里本来之前就是盛启泰的住处,来这里不奇怪。

    看见盛启泰进屋了,阿禾才从墙外的下水道管爬上去,轻而易举地到了二楼。

    脚步很轻地下楼,一楼客厅,男人正在质问盛启泰:“为什么不告诉我林满月怀孕了!”

    “你们亲子鉴定都出来了,林满月自己没跟你说?”

    “你给我的真的是泻药吗?一个孕妇吃了泻药,要是出了什么事,盛韩轩会放过我?”

    男人真的怕了,那个见过一面没有说过话的盛韩轩,就跟阎王一样。

    骗人是一回事,林满月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事,盛韩轩会叫他陪葬的!

    听从盛启泰的安排,让林满月吃下泻药,生病期间以爸爸的身份进行照顾,才能增添父女感情。

    结果呢,林满月怀孕了!

    要是因为泻药流产,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拉肚子呢,盛家再一查。

    越想越怕,男人都坐不住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盛启泰一点都不担心,气定神闲地扭开茶几上的一瓶水来喝,“你担心那么都干嘛,既然有亲子鉴定,林满月在冷血都不会杀了你。”

    杀字,就吓得男人停下了踱来踱去的脚。

    看来,泻药的作用下,孩子是保不住了。

    事已至此,到时候只能不承认。

    心还是乱糟糟的,男人问盛启泰:“那是你的孙子,你都不要吗?”“只要我儿子想要,多的是女人给他生儿子,不多林满月一个。泻药只是给林满月一个教训而已,又不是真要了林满月的命。再说了,盛家那么有钱有势,林满月出了问题,会及时就医,孩子不一定会流掉

    。”

    “不一定?你说得轻松,要是盛韩轩查到我了,我怎么开脱?”

    放下水瓶,盛启泰开导他:“盛家是有钱,但还不是电视上警方那么细致地查案。你还是林满月的爸爸,首先就被排除了,天底下哪有对女儿下毒的爸爸呢?”

    男人没能被劝心安,那个盛韩轩,并不是一个普通人。眼中只有林满月,亲爸爸什么的都是不重要的。

    “以后啊,我会给你制造与林满月培养父女感情的机会,你潜移默化地哄她拿钱出来投资,买股票买……”

    “这些都不忙,眼下是把林满月拉肚子这一关过了。”

    男人打断了盛启泰的话,情况不容可观。

    孕妇的身体,能经得起泻药的摧残吗?

    还没显怀呢,应该月份不大。

    “有什么好怕的,出事了我也保得了你的。”盛启泰信誓旦旦,他觉得自己真有那个能力。

    孩子要是流掉了,有多方的责任。

    林满月自身的责任,是抛不开。

    不乱吃东西,就不会拉肚子了啊,最主要的责任就在林满月身上。

    没能保住盛家的孩子,林满月就是盛家的罪人!

    男人还是不怎么相信盛启泰的话,又开始踱来踱去的。

    “你别一直在我面前走,走得我头晕,坐下来,我跟你商量一下以后的计划。”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你不要在这里待久了,别被盯上。”“现在林满月是国宝,全都把注意力放在林满月身上的,不会有人来这里的。你要是有机会看到我孙子,背地里你对着我孙子多说说我的好话,让他记住我这个爷爷是爱他的。能够单独带出来玩,就更好了

    。”

    孙子是姓盛的,儿媳妇是外姓人。

    那么小,要是教一教,应该能喜欢上他这个爷爷的。

    男人又停下脚步,看向盛启泰问:“你,不是还想对那个小孩子下手吧?这事我是怎么都不会答应的,只是要钱,不想要人命。”

    盛启泰没解释,不稀罕解释。盛择优是他的孙子,他哪里舍得哦。

    楼梯处的阿禾,悄悄上楼了,选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着。

    盛启泰一直没离开,直到窗外天黑了,他在跟男人商量点什么外卖。

    还有心思吃东西的人,也只有盛启泰,男人只说不饿。

    灯一闪一闪的,好像是电压不稳。

    再过了最后一闪,灯灭了。

    连窗外的光都看不见,路灯都没有。

    难道是全区停电吗?

    他们不知道的是,整幢房子被黑布给罩住,与外面的光隔开了来。

    “孽子!”

    一声苍老的声音从楼梯那边传来。盛启泰心一紧,这声音,不是去世的老太太吗?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