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孽子!”

    再一次的声音,盛启泰更加确定,这就是去世的老太太声音。

    另外的男人不知道是谁的声音,黑灯瞎火的突然有人说话,还是吓得不轻。

    来这里住了没很久,还是盛启泰对这里更熟悉一些,男人催着盛启泰:“会不会是保险丝烧了,你去看看吧。”

    盛启泰打开手机的灯,去查看保险丝。

    开关往上往下搬弄了好几下,屋内的灯都没有亮。

    盛启泰才说:“可能是停电了。”

    男人心里还是麻麻的,同样打开手机的灯,要开门去外面看看情况的。

    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后,轻轻扭转门锁,门没能打开。再用力往后拉,门依然关得紧紧的,锁芯转动的声音都没有。

    黑漆漆的,没电门还打不开,这……

    疯狂地拉门锁,反锁的键也没有放过,还是没能打开门。

    做了亏心事,心里更是心虚,男人问:“盛启泰,刚刚是不是有人在说话?”

    盛启泰还在看保险丝呢,被这么一问,不是很确定地回答:“没有吧。”

    人死不能复生,老太太都死了那么久了,也许只是幻听而已。

    “孽子,你都干了些什么!”

    这一声质问,盛启泰猛地回头,除了有光的门后站着那个男人,没有别人了。

    “谁?谁在说话!”男人大声问,想从身上摸出防身的武器,什么都没摸到。

    在家里待一天了,除了他们两就没别人了。

    难不成是有贼?

    盛启泰百分之百确定这声音就是老太太在说话,他是不相信老太太复活了的,用手机照着光去了厨房,拿出了一把菜刀。

    有了武器,寻找女儿的假爸爸就躲到了盛启泰背后去了。

    “有本事出来,别在这里跟我装神弄鬼!”说着,盛启泰还挥舞了几下菜刀。

    明晃晃的,一看刀口就很锋利,靠近就会流血。

    然而,回答盛启泰的是,一阵阵的阴风。

    不知道是从哪里吹来的,凉得透骨。

    盛启泰握着菜刀的手又在空中乱挥舞了几下,“有本事你就给我出来,装神弄鬼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不是英雄好汉,我是你妈。”

    阴森森的声音,找不到声源,就像是来自四面八方。

    假爸爸手捂住了嘴,不让他自己叫出来。

    阴风阵阵带着阴森的话语,这是身临其境的遇见鬼了吗?

    盛启泰还是不信,大吼一声,举着菜刀跑向楼梯口,手机光照着楼梯上并没有谁。

    反应还算快,盛启泰指使假爸爸:“报警,报警啊!”

    假爸爸哆哆嗦嗦的解锁屏幕,没看信号显示就拨了报警电话,没通。再把手机拿到眼前来看,一格信号都没有。

    “打不通,我手机打不通,你报!”

    盛启泰从楼梯口倒回来,两个人站在一起会安全一些。

    菜刀没放下,点开手机来看,同样没有信号。

    电话求救无门,盛启泰就跑去开门,准备跑走。

    门,依然是打不开的。

    怎么扭怎么拉,都没有效果。

    又气又着急,不跑的话感觉命都可能交代在这里,盛启泰就用刀去砍门,想硬生生把门砍坏。

    也是一种“缘分”,之前的门被阿禾给踹坏了,重新换了质量好的门,几菜刀根本没有用。

    “还想跑到哪里去,来地下陪我跟你爸,你不该留在这世上。”

    假爸爸被这阴森森的声音吓得站不稳,噗通一声摔跪在地。

    怀疑成真,真遇见鬼了!

    盛启泰还是不怎么相信老太太回来了,把菜刀从门上拔下来,举着说:“你到底是谁?有种就出来!”

    “我是你妈,我来见你了。”

    阴森的话音一落,再吹来一阵夹杂着纸钱和蜡烛的味道,越来越浓,风不再是风,而是烟雾弥漫。

    盛启泰举着菜刀的手,都不是那么稳了。

    这样的场景,从来没有遇见过,太邪门了。

    跪在地上的假爸爸,想睁眼看都被熏的眼泪模糊的,视线隐隐感觉到,那半空中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挂着的。

    手擦着眼泪,视线一秒的清晰,终于看清了挂在半空中是个人了!

    不对,不是人。

    人怎么可能这样挂着,还不得挂死了!

    “那里,那里啊!”假爸爸指着半空中的红鞋子。

    门后的盛启泰同样被熏得泪眼模糊的,一手菜刀一手手机没扔掉,只从眼缝看过去,伴随着假爸爸的手机灯光,他看到了半空中的一双红鞋子。

    菜刀就此掉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音。

    那鞋子,老太太死后就是穿得那双。

    这一切的一切,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了,亲眼看到,盛启泰不住的摇头,不敢上前来又出不去,辈在门后用力抵都没有用。

    “下来陪我跟你爸,不要留在世上害人了。”

    阴森森的话从半空中悬挂处传来,盛启泰不敢看,恨不得此时耳朵聋了。

    假爸爸手忙脚乱地要爬走,突然从顶部掉下来一个东西,砸在他的背上。

    东西是可以滚动的,滚到了他的脚边,是一个头骨!

    那眼部之处是没有眼珠,却像是一个灵魂在看着他。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不停地喊着救命,没有方向地爬走,头撞在了沙发背后。无路可爬,就蹲躲在沙发后,头低着双手还捂着耳朵。

    那救命声,更像是一记记的警钟敲在盛启泰的心上。

    所有的沉稳和淡定,都随着假爸爸的惊吓,一起飘走了。

    又一个头骨从空中飞过来,落在了盛启泰的脚边,不敢看都还是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差点没吓昏过去。

    纸钱、阴风、老太太、还有头骨,老太太回来了吗?

    “孽子,来陪我!”

    半空中悬着的,左右飘动,像是要飘到门后来。

    不能踩地,没有影子,飘动的灵魂,那不是鬼是什么!

    盛启泰不再喊什么装神弄鬼,而是膝盖一软跪了下去,“妈!妈你不要来吓我,有什么东西不够了,托梦给我我会烧给你的。”半空中悬挂的没有再飘动,厉声质问:“我要你把你自己烧给我!”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