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6章 报仇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怎么样,才能让那群嚼舌根的女人闭嘴?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林满月找到了任佳期和米安一起,想到了报复的方法。

    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就是以牙还牙而已。

    林满月没有自认为她是个手段高明的人,别人都骂她了,她去找上门理论吗?

    这么善良,活该被骂。

    骂她的人是很多,但是她没有听见,不知道具体的人。

    既然项以轮都告诉她了,她才不会就此算了。

    那几个人以前在名媛会就混在一块儿,正好几天后是其中一个人的生日,她可以去报复了。

    林满月的肚子还没显怀,她们四个人化了妆,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面貌,混进了生日庆祝宴上。

    来者是客,而且穿的都是名牌,寿星女自然是不会赶人的。

    现在这个社会,朋友多了路好走,没有闹得太僵就不要得罪人。

    以前的名媛会多好啊,能相互认识相互介绍,并且还能通过名媛会的身份去结识更多的富二代。

    说散就散,一下子就不在了。

    为了不露出破绽,林满月她们四个人是分开的,林满月跟阿禾在一起,任佳期和米安在一起。

    隔着人群相望,不用说出来都能从眼神中判断出要做什么。

    任佳期的意思是上去跟寿星女说话,林满月的意思是她去。

    两人都在声音上可以进行自由控制,样子不像自己,说话都不是平时的声音。

    任佳期还是让林满月去打招呼,她跟米安留在原地。

    毕竟是今天的主角,有很多人要接待的,林满月上前去寒暄了几句就退开了。

    隔了一会儿,任佳期才带着米安去跟寿星女说话,跟林满月她们一样,还是退开了。

    人来得差不多了,寿星女刚结识的男朋友才来。

    长得很帅,家里条件算中产阶级,达不到顶尖的程度。

    大家凑在一起,唱了生日歌,寿星女许了愿望,再就是送礼物。

    在任佳期的故意起哄下,闹着寿星女要当场拆礼物。

    起哄,大家都加入了,寿星女也没发现是任佳期起得头。

    拆就拆吧。

    先拆男朋友的,一条钻石项链,还算珍贵。

    再拆朋友们的礼物,一堆礼物,自然是先挑出好朋友送的。

    其他的人,后面慢慢看不迟。

    紫色的彩纸包着的,上面的蝴蝶结打得特别大。

    好友甲促狭地笑:“我送的可是好东西,绝对让你眼前一亮。”

    信了是好东西,拆盒子的动作都加快了。

    彩纸丢开,盒子打开,寿星女没把东西拿出来,只看了一眼就把盖子盖上了。

    周围的人还没看到呢,又在任佳期的故意煽动下,要寿星女打开给她们看。

    “什么好东西啊,给我们看看呗。”

    “就是啊,肯定是个宝贝。”

    “还没看过宝贝呢,让我们开开眼界啊。”

    朋友甲双手往下压着,在安抚大家的情绪,还自豪地说:“宝贝算不上,我送的礼物是能让他们情侣愉快的。”

    “快打开,快打开呀!”大家都在催。

    男朋友觉得这样遮遮掩掩的,太小家子气了,也催着寿星女打开。

    寿星女一张脸涨红的像猪肝一样,怎么样都不愿意打开。

    朋友甲就从寿星女手上抢过了盒子,帮着打开,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金属带锁的男性贞操罩。

    周围安静了,就算是没有买过贞操罩,看那形状就能想到那是什么东西。

    给情侣愉快的东西就是男性贞操罩吗?

    周围的人都看向了寿星女的男朋友,男朋友不是爱玩的那种男人,看到这种东西都顾及不了人多,脸就立刻黑了下来。

    给男人买贞操罩,什么意思,防止男人出轨吗?

    开玩笑,也不是这样开的。

    并且,还是以情侣愉快的前提下,送这种东西!

    “不是!我不是送的这个,搞错了!”朋友甲把贞操罩放回盒子里,急忙把朋友已的礼物盒递给寿星女,来做补救。

    慌乱中,寿星女再次打开好朋友的礼物盒,里面再次放着男性贞操罩,盖都来不及盖,被周围的人看到了。

    真会玩啊,送两个贞操罩。

    男朋友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

    这变化太快了,好好的聚会,怎么闹成了这样呢?

    寿星女追着要拉男朋友的手,被男朋友给甩开,然后大步离开。

    追不到,寿星女回来后,就骂起了她的好朋友。

    好朋友否认:“我是给你送得机票和国外商场的购物卡!根本就不是这个!”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定是羡慕我找到了男朋友,嫉妒我所以说这些,把我男朋友气走!他跟我说分手!说我太过份!你们高兴了!”

    “嫉妒你?你这个男朋友明明是你装嫩说是大学学生妹才勾搭上的,迟早会露馅!”

    “那也比你们没男人要的强!我跟他都说好以后结婚一个月出国旅游一次的,因为你们,他要跟我分手!你们就想要我跟你们一样单身没人要!”

    越吵越严重,双方动手打了起来。

    没人注意到,有四个人已经悄悄离开,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顶着一脸不可细说的妆容,她们四个人在街边等的士。

    扮演就要扮像,开豪车来的话,只要查车牌号就能查到身份的。

    特别是林满月的那辆劳斯莱斯,车牌号太明显了。

    没有空车经过,任佳期感叹:“塑料友谊经不起检验,幸好我们彼此之间是真爱。我才不羡慕你们老公和男朋友有多好,你们过得幸福,我可开心啦。”

    米安连着点了三下头,不能更赞同任佳期的话了。

    羡慕的来吗?

    满月的老公可是盛三少!她们要是有嫉妒心什么的,这友谊根本经不起三天!

    林满月扬眉吐气地说:“是啦,我希望我关心的你们,都幸福。”

    报仇啦!

    看那几个人以后还怎么说她!

    一辆的士停在她们身前,并不是空车,里面有坐人。

    后排车门打开,一个身影跳下来,直接朝着任佳期扑过去。

    幸好阿禾反应够快,把任佳期拉开,那人扑了个空。

    “老婆!”

    熟悉的声音,听得林满月头皮发麻。

    那人再转过来时,林满月她们差点把眼珠子给看出来,是盛启泰!

    “老婆!”

    盛启泰张开双手又朝着任佳期扑上去,被阿禾再次躲开。有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