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喜怒无常!
    林满月跟盛韩轩两人都没说话,盛莉华想要用聊天的方式来拉近彼此的距离,都求路无门。

    客厅的音乐放着,盛莉华也听不见钟折恺在房间里对盛启泰做了什么。

    曾经是做过心理医生,但却是林满月的人,能对盛启泰多好?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盛莉华想说话来着,嘴巴张着还没发出声音,就被盛韩轩一个冷漠的眼神给制止了,像是在告诉她敢开口说话试试!

    不敢试!

    在还没有化解姑侄之间的矛盾之前,盛莉华才不会贸然行动的。

    好不容易,听到了锁转动的声音,盛莉华坐不住站了起来。

    卧室门打开,钟折恺走了出来。

    只是一眼,林满月就确认,钟折恺成功了。

    盛莉华冲上去,被钟折恺给拦住,“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盛启泰没什么事都会被你闹出什么事。”

    说得轻松,那叫没什么事吗?

    众目睽睽之下,都能坐地上抱车轮了,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吗?

    屋里没有动静,盛莉华从钟折恺拦着的手臂下钻进去。

    盛启泰人已经躺在床上了,心下一惊,手触到盛启泰的鼻子下,还有气息。

    门口的钟折恺,看到盛莉华的这个动作,很不屑地冷哼一声:“睡着了而已,你去探他的鼻息,以为我把他给杀了吗?”

    当面指出来,盛莉华假装被盛启泰掖了掖被子来缓解尴尬。

    钟折恺并没有打算放过盛莉华,又说:“我来是看盛启泰的病情的,这样的怀疑,真是够够的啊。”

    东西已经拿到了,林满月关掉手机音乐,要走人了。

    钟折恺自然是跟他们一起走的。

    盛莉华不再给盛启泰掖被子了,追出来问:“他情况怎么样了?”

    走在前面的林满月和盛韩轩没有回头,只有钟折恺停下来,转身说:“你那么会探鼻息,你去探一探不就知道情况了。”

    盛莉华:“……”

    简直是混账东西!

    再怎么样她都算是长辈,跟长辈说话是那样的吗?

    盛莉华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容医生,儿子钟折恺是跟容医生一个样,恃才傲物,让人不喜。

    钟折恺才不管盛莉华的脸色好不好看,走人了。

    所以,这次,盛莉华并没能跟侄子拉近关系,还是保持着之前的状态。

    另一边,上车后,钟折恺就把任佳期的证件递给了林满月。

    伸手接的不是林满月本人,而是盛韩轩。

    证件在盛韩轩手上,也没打算给林满月。

    钟折恺不解:“给满月看看,任佳期掉的是不是这个?”

    然后,盛韩轩举起了证件,手还往后伸了又伸。

    幸好林满月不是近视,确认照片就是任佳期。

    钟折恺还是不解:“韩轩你干嘛呢,给满月看看,你往后藏什么?”

    盛韩轩说:“东西是从盛启泰那里拿到的,不排除上面有什么有害物质,来害我的女人。”

    林满月:“……”

    钟折恺:“……”

    有害物质什么的,这毕竟只是一个证件,又不是水啊食物之类的。

    还有,当着他一个单身狗,这么护着老婆,有没有考虑一下他的感受?

    才帮了他们这么大一个忙,不说谢谢就算了,还来刺激他……

    证件没拿回盛家,直接送到了任佳期家楼下。

    标志性的劳斯莱斯,任佳期看到过好多次这辆车,并且也坐过很多次,这么出现在眼前,还是要用敬仰的眼神去看一看它的。

    副驾驶的车门先打开,钟折恺下来:“佳期你今天真漂亮。”

    任佳期眉尾一挑,“说得什么话,今天漂亮,以前不漂亮了?”

    女人啊,女人的心,海底针!

    夸奖都不乐意了吗?

    钟折恺改口:“佳期最漂亮了,天天都漂亮。”

    后排的车门打开,林满月下来了。

    任佳期又问:“当着满月的面说我是最漂亮的,你把满月放在哪里?”

    钟折恺是个能屈能伸的人,圆滑的很:“啊,我的眼睛快瞎了,是什么光在照耀着我?原来是佳期和满月的美丽之光,求求你们不要再散发迷人的美丽了,我的眼睛啊!”

    盛韩轩下车,很不悦地斜了钟折恺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好的吧,卸磨杀驴,帮着拿到了证件,就要他闭嘴了。

    闭嘴就闭嘴吧,谁叫韩轩是老大呢。

    钟折恺做了个嘴上拉拉链的动作,还不够呢,再用手捂住了嘴。

    任佳期不吝啬赏赐钟折恺一个白眼,“你一定是假报身份学历,什么海归啊,一看就是戏精学院的。”

    钟折恺手准备拿下来,被盛韩轩一个眼神警告,没给他自己做辩解了。

    盛韩轩把证件递给了任佳期,接过拿到手,失而复得,任佳期并不是很高兴。

    “真是盛启泰拣去了吗?他会不会已经发现了我?”

    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化妆技术那么高超,那是神奇好不好。

    再说了,顶着那样的妆容,任佳期也没有行骗或是害别人,她怕什么?

    唯一的担心就是,不想给林满月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做盛家的女主人,已经够难了的。

    还要被盛启泰等人想方设法地陷害,任佳期心疼自己的好友。

    林满月说:“应该是没有的,钟折恺跟盛启泰做了深层次的交流,他最清楚盛启泰的现状。”

    任佳期又看向钟折恺,是要他给出一定的解释,她自己好心安。

    捂着嘴的钟折恺,摇了摇头。

    真是!

    任佳期都想去拎钟折恺的耳朵了,吼他:“说话,哑巴了吗?”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喜怒无常!

    被吼,钟折恺手指张开,指缝中露出他的双唇,“韩轩叫我不要说话,你又叫我说话,我该听谁的?你们商量出一个统一的意见来,我再来照做,左右为难夹在中间很难做的。”

    林满月也不吝啬赏了钟折恺一记白眼,“这叫什么左右为难,哪天我们把你丢到非洲草原,左边是老虎,右边是狮子,你看你选择从哪个方向跑,那才是左右为难。”

    卧槽!

    血腥了啊!

    那种程度只是左右为难吗?

    明明是四面八方都为难好不好!

    林满月说完,盛韩轩还点了一下头,钟折恺就不敢拿乔了。

    别人没那个能力,好朋友盛韩轩是一定有的。

    去非洲草原跟狮子老虎做邻居?

    千万不要!

    钟折恺笑眯眯地说:“盛启泰目前是精神错乱的状态,经过具体的治疗极有可能会恢复正常,能想起曾经拿走过佳期你证件的可能性很小。”

    任佳期关心地问:“盛启泰还能恢复?”他们,是没有一个想盛启泰恢复正常的。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