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6章 她的儿子,是成精了吗?
    高级病房再高级,门外说话还是能听见的。

    林满月吸气呼气,不让自己动怒。

    千姐是个大好人,也听着门外的话,气得要下床找那个人理论,被保姆给按住了。

    烦躁的心静了下来,林满月安抚:“千姐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

    别人说,千姐是不信的,这话出自于林满月的口,千姐就信。

    她们这些保姆,比林满月都要先到盛家,盛家家事是跟她们无关,可她们是看着林满月是如何在盛家立足的。相比叶虹茜和盛莉华,她们更喜欢林满月。给了她们足够的尊重,不会像叶虹茜和盛莉华那样,不把她们不当人看。要不是叶虹茜每次都对林满月下手,总裁也不会把她们母女赶出盛家。错不在林满月,

    而是在叶虹茜母女身上。

    门外的放生者,哭穷和筹款,都没得到回应。

    能傻站在外面,求原谅?

    看了阿禾好多眼,放生者走了。

    转弯时又停下来,再看回来,阿禾还是站在病房外的,并没有追过来。

    只是,放生者不知道的是,他出医院后,就被跟踪了。

    来到公交车站,等到了要乘坐的那一路,被人群挤着上车。

    公交车行驶了好几个站后,放生者才下来。

    一路直走,没有注意身后有没有被跟踪,回家了。

    天黑之后,放生者才出门。

    没有小心防备有人跟踪,还是走得很放心,走到了一座天桥上。

    天桥上有很多小摊贩,卖拖鞋的、卖袜子的、卖首饰的、卖泥人的、贴膜的很多很多。

    放生者来到一个卖干货的小摊前,买了一小包玫瑰花茶,付钱是现金,还是折叠在一起的。

    老板没有看,收了直接放回包包里。

    放生者从天桥的另一边下来,再在路边买一碗吃食,再走去了公交车站。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拍了下来,照片洗出来被送到了林满月手上。

    暂时没有回盛家,林满月带着儿子住在之前她和盛大佬的房子里,今天任佳期和米安都在。

    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她们还有四个人呢。

    其实盛大佬也有安排人来查,她就是不想自己闲着。

    林满月说:“我就说了是有人组织的,背后一定有人。走那么远,买玫瑰花茶,有这个必要吗?”

    四个人都是侦探上身,任佳期分析:“会不会在坐车的路途中,那个放生者就跟他的同伙接到头了,用我们不知道的方式完成了沟通?”

    米安没说话,她觉得她们两说得都对。

    那些个放生者,其实就是烟雾弹,打着做好事的幌子来行伤害的事。

    查得到啊,他们也没有跑,还去医院看望了被蛇咬伤的人。

    事件的处理,大多人会以为是意外吧。

    任佳期又想到了一个可能:“会不会是林真真洗黑钱的团伙还没有抓完,来对你进行报复?”

    “真要是有漏网之鱼,那些人跑都来不及,会回来做这些事吗?”

    “不一定,有些人混不下去了,就是怀着死都要拉一个垫背的人,做恶事。”

    好吧,林满月反驳不了了,的确有那种人。

    那一张正面照,放生者和卖干货的老板,林满月看了好久都没能看出破绽了。确切地说,她不认识卖干货的人,更谈不上曾经有过什么仇恨了。

    任佳期她们也不认识,就是一个陌生人。

    没有讨论出结果来,反正就是认定了有人组织计划的放蛇事件。

    盛大佬回家了,她们才走。

    阿禾有留在这里,以便林满月外出没人陪。

    盛宝贝这个小家伙,有了他自己的意识,就要跟爸爸争宠了。

    一家三口睡下来,盛宝贝总是有意无意地往林满月身上挤,就算是被盛韩轩抱下来了,没一会儿就挤上去了。

    盛韩轩最后一次把儿子抱下来,放在夫妻二人中间,给出警告:“再这样的话,我就把你关在门外了。”

    盛宝贝的头偏过去,看着林满月:“要妈妈,关爸爸。”

    盛韩轩:“……”

    林满月爱怜地摸了摸儿子的头,倾身亲了额头一下,“要妈妈,也要爸爸。”

    盛宝贝笑得露出他的大白牙:“凶不要,妈妈美,要妈妈。”

    盛韩轩起身,打算真把儿子丢去门外。

    盛宝贝不要抱就自己笨拙地爬起来,小胖手抱拳地对盛大佬作揖,“爸爸是大人,我的小人,大人原谅小人。”

    林满月:“……”

    她的儿子,是成精了吗?

    盛韩轩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没有强行抱走儿子,也没有上床来,而是站在床边,问:“谁教得你这些话?”

    林满月主动摇头,她没教!

    在外时,有时候在电话没空理儿子,都是找了世界各地的动画片放给他看。小孩子对动画片,是没有抵抗力的。

    盛韩轩猜都猜的到是谁,那个任佳期!

    先纠正儿子的错误:“你是我盛韩轩的儿子,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做该做的人说该说的话,不做那等小人。而你现在的年纪和身体,按你能理解的说法你是小的人,要加个的。”

    林满月无语三秒钟,盛大佬真是认真啊,儿子能听懂这么多话吗?

    再看盛宝贝,听了爸爸的训话,很谦虚地点了点他的头,没有再做辩解。

    这一点,林满月觉得儿子是随了她。

    在盛大佬生气或者讲道理的时候,千万不要试图辩白,只会惹怒盛大佬。

    盛韩轩继续说:“你是哥哥,你妈妈肚子里有比你更小的,你看我现在让了你,你也得学着我让着比你更小的。所以你往你妈妈身上爬,就是在压着肚子里更小的,这样做对吗?”

    盛宝贝摇头。

    “很好,不想被我关在门外,你就安份地睡,记住了吗?”

    “记住了。”

    父子两,训练有素,盛宝贝就被盛韩轩抱着换了个位置,没再挤在他们夫妻中间,而是睡在了盛韩轩的另一边,换成了盛韩轩在中间。

    等小家伙睡着之后,盛韩轩在被子里捏了捏林满月的手。

    “嗯?”林满月的声音带着睡意。

    “放蛇背后的人,查到了。”一语惊醒梦中人,林满月快闭上的眼睛,猛得睁开。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