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7章 再也跑不掉了
    “是谁?”

    林满月是控制了再控制,才没有大声问,不然吵到儿子。

    太可恶!

    盛韩轩捏了捏她的手,“你先冷静。”

    怎么冷静?

    如何冷静?

    如果那天她没有跟着盛大佬出差,外婆和宋姿没有去新加坡,那么多毒蛇,咬到她们了怎么办?

    被咬到,没能及时进行治疗处理,为此死掉,又怎么办?

    她还能活着,能够跟盛大佬躺在一张床上说话,是她运气好。

    可运气这东西,太玄乎了。

    那个作恶的人,不能放过!

    盛韩轩手肘撑着床起身问躺着的她:“不能冷静下来是吗?”

    不能!林满月摇头。

    “那我们就做能够让你冷静的事。”

    说着,盛韩轩就吻上了她的唇。

    喂喂喂!

    这叫冷静的事吗?

    明明是更激动的事好吧!

    难道又是她理解错了吗?

    林满月粉拳捶他的后背,当然没有用力,只是提醒他儿子还在。

    盛韩轩趁着给她呼吸之时,鼻尖抵着她的鼻尖问:“冷静了吗?”

    这样子,如何让她冷静?

    林满月还在想该怎么回答呢,吻又落了下来。

    好的吧,没法冷静了,考虑不到冷静上面来。

    这一吻,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吻得林满月的双唇都有点疼了。

    盛大佬也问了她无数遍“冷静了吗”,也无数次没给她回答的机会,继续吻。

    吻毕,盛韩轩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再次问:“冷静了吗?”

    “冷静了冷静了!”林满月抢答。

    再吻下去,明天得戴口罩了。

    盛韩轩这才平躺下去,手还是与她十指紧扣的。

    “放生的组织是不假,一群没有什么建树的人,企图幻想用放生的方式来获取好运,以此改运。”

    林满月动了动唇,还是把盛大佬说得话听进去了。

    越是巧合越是可疑,刚好成立什么放生组织,刚好选择放生的地点是盛家附近?

    太多的巧合,就是刻意。

    没听说放生是在居民附近的,一般都是大自然!

    “放生的蛇中,还有毒蛇,除了在市场上买一些普通的蛇,剧毒的蛇是不常见的。来源一时间不好查,但是放生者的社交可以查。那个鼓动他放蛇来获得佛祖大慈大悲保护的人,也查了出来。”

    林满月问:“是谁?”

    “于文志。”

    卧槽!

    是他!

    放那么多蛇,是要毒死盛家人的节奏。

    他们都死了,盛启泰还活着,作为盛启泰所谓的儿子,于文志就能把盛家给接过去了。

    真有这么好的事?

    盛家是这么容易打垮的,盛世集团能成为本市的龙头企业吗?

    盛韩轩说:“我以前是没想把于文志怎样的。”

    林满月点头,她相信盛大佬的话。

    一个因为好赌欠下一屁股债的人,逼上绝路也没什么难事。

    盛大佬那么忙,把时间放在一个好赌之人身上,太浪费了。

    “害我家人,即使是一只蚂蚁,我都要把他踩死。”

    林满月偏头看向盛大佬,他的脸上是毅然决然的狠厉。

    弱,就放过了?

    真正的弱,才不是于文志这样。

    于文志是心黑!

    以前也是装作大善人,那些学生都管于文志叫于爸爸呢。

    放那么多毒蛇,心肝脾肺肾都是黑的!

    “他人呢?放毒蛇咬我们不成功,是不是又跑了?”

    “没跑,还在苟延残喘地经商。”

    “经商?在哪里?欠下那么多钱,现身没被认出来吗?”

    “伪装的很好,你都没有认出他。”

    林满月:“???”

    她有跟于文志见过面?

    自毒蛇事件之后,她没有再见过什么陌生人,除了千姐的医生和那个放生者。

    “是那个放生者?”

    “卖干货的。”

    盛韩轩告诉了她答案。

    又卧槽了!

    真没认出来!

    她们几个对着照片看了好多遍,都说了是陌生人。

    而且那个卖干货的人很胖很黑,脸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到全是肥肉,头发是长的披在后背,那种风格就像是个性格怪异的人,想不到是于文志。

    林满月记忆中的于文志,戴着眼镜很斯文的,年纪不大头发有些白的,前后的差别太大了。

    “他不逃,难道就不怕查到他头上去吗?还是他有足够的自信,我们查不到他?”

    “跟我谈自信,那种人就不配。”盛韩轩再捏了捏林满月的手,“你知道是谁了,安心睡吧,做出要伤害你们的人,我不会放过。”

    目标明确,林满月还真就安心了。

    有盛大佬在,相信那个于文志再也跑不掉了。

    欠高利贷没钱还,鼓动那些人来放生害得盛家的人差点遭殃,这件事该还还了。

    这一晚,林满月睡得很香,梦都没做一个。

    醒来时,盛大佬已经去上班了,隐隐听到盛宝贝的笑声,不知道在玩什么。

    林满月换了衣服出来,看到阿禾在打拳,盛宝贝则做忠实观众在鼓掌笑。

    呃……看着儿子傻傻的……

    阿禾一个后空翻,稳稳当当地落地。

    盛宝贝小手欢快地鼓掌,笑声可以掀翻屋顶。

    打拳打了很久了,阿禾拿起椅子上的毛巾,擦干了脸上额头上的汗,才问:“夫人想吃什么,我叫人送来。”

    盛大佬说自己下厨有油烟,才不让她进厨房,林满月也没有拒绝,点了几样她想吃的。

    等餐点送来的间隙,阿禾又跟林满月汇报了医院那边的状况。

    “放生组织有几个人又去了医院,表示愿意跟盛家人协商,捕蛇他们会派人去清理干净。”

    “要跟我们协商,是要求跟我和韩轩见面?”

    “是的,他们说到时候双方签定协议,就此事做一个了断。”

    签协议,就得是盛家的主人了。

    不然旁人来签,没有作用。

    林满月不怒反笑:“呵呵,他们算个什么玩意儿,想跟我们见面我们就答应了?”

    要获得佛祖的保护做善事,是他们自己的事,不该拿盛家人的人身安全来做赌注。

    再说了,盛大佬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幕后黑手是于文志。

    再跟那些放生者见面,盛家好再被算计进来?

    还是于文志觉得,她跟盛大佬两人智商有问题吗?“不见!”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